特別報導

緬甸春天人物專訪

沒有人是局外人:不割席春季革命,這次羅興亞人要一起打造沒有軍事獨裁的緬甸

2021/10/30 ,

專訪

亞洲公共文化協會

圖為在孟加拉邊境的羅興亞難民營。Photo Credit: AP Images/達志影像
亞洲公共文化協會

亞洲公共文化協會

創立於2017年,立基於台灣,旨在促進區域公民社會間的交流與理解,並賦權創造改變的基層行動者。APCA is based in Taiwan. We support youths and change-makers in the region to create a better public cultur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仰光工作的羅興亞人Myo Min決定反抗軍方的獨裁統治,儘管羅興亞人至今的公民身份仍不被承認,但他說認為無論前任政府如何對他們,羅興亞人同樣應肩負在未來打造一個正義緬甸的平等責任。

文:Naw Betty Han( 前緬甸時報記者,現任《Frontier Myanmar》資深記者。於2014年加入緬甸民主之聲「Democratic Voice of Burma」並開啟記者生涯,關注政治、外交與人權議題)

28歲的羅興亞人Myo Min出生於若開邦孟都鎮,成長於若開邦,目前居住在工作機會較多的仰光。他在2月政變之後,開始與仰光的其他羅興亞人一起參加春天革命。

歷屆政府皆否定羅興亞人的公民身份,且將他們視為孟加拉人,而非羅興亞人。儘管羅興亞族群受到歷屆政府的歧視,在軍方奪取政權之後,Myo Min仍決定以羅興亞人的身份反對軍事獨裁。

「過去50多年,軍方一直在壓迫國家,並以各種方式傷害人民。我不希望他們再繼續非法統治。」他說:「無論前任政府如何對待我們,我們羅興亞人同樣肩負在未來打造一個正義緬甸的平等責任。」

自2021年2月以來,Myo Min一直與仰光羅興亞社區一起參加示威,並支持革命。他表示,羅興亞少數族群已加入民族大罷工委員會(General Strike Committee,GSC),他亦嘗試撰寫了一篇與2021年政變有關的報導。

Myo Min因為羅興亞人的身分而不准在緬甸讀大學。他在馬來西亞取得工程學位,由於對政治深感興趣而加入仰光政治學院(Yangon School of Political Science),目前在一個研究組織中擔任研究助理。

Myo Min從小就因為身為羅興亞人而受到歧視。這些都是讓他記住自己是羅興亞人,且無法改變的事實。

「我在對於什麼是羅興亞人有一些模糊的概念之前,已於若開邦受到不一樣的對待。當時我還很年輕,在學校不准坐在第一排,不准參加學校的慶典和活動。我記得有幾位老師叫其他孩子我的女兒或我的兒子,卻叫我們『Kalalay』,也就是『孩子』。更糟糕的是在高中畢業後,就不准唸任何一所大學。」Myo Min述說他的生活經驗。他又補充了幾個族群遭受歧視的範例。「即使在鎮裡也沒有行動自由。我聽到的羅興亞人奮鬥事蹟越多,就越瞭解,也越愛我的族人。」

但是,隨著年齡的增長,他面臨了更多不利的情況。他居住在若開邦時,目睹2012年的暴動。實際上此次之事件是若開邦軍隊發動的野蠻行動。村中的婦女和兒童遭到警察和士兵劫持到卡車上,一位士兵甚至在他眼前槍殺了一位兒童。

「一些我認識的人遭到監禁,因為他們放火燒了自己的房子。實際上是捏造的藉口。」Myo Min繼續說道。

zcm10klbqcdw48ly3czb48w1eg06j4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大批逃離家鄉的羅興亞人,照片攝於2017年10月。

對Myo Min而言,在親眼目睹士兵的野蠻行為之後,實在沒有理由不參加春天革命。

「事實上,在這個國家中,我們羅興亞人總是面對困難和挑戰。」他說。「現在因為這些革命行動,我們才能享有片刻的和平時光,」Myo Min說明他的想法。

然而,當其他許多人正在為了更高的目標奮戰時,Myo Min也不允許自己落於人後。他義無反顧地加入戰鬥,並付出比過去之奮鬥歷程更多的心力:羅興亞人貢獻的時候到了,這個少數族群比其他大多數人都瞭解軍人的野蠻與暴力。

他很高興在對軍事政變展現強大的反抗力量時,能獲得其他族群接受。

「這一片土地展現出強大的合作力量。」他說。如同GSC等類的組織,滿腔熱情地與我們羅興亞人合作,為我們帶來無比鼓舞。我相信此種主動與密切的合作,將能引領我們為打造正義之國奠定基礎,」Myo Min說道。

他說,自從加入春天革命之後,目睹了許多社會互動方面的改變。他很高興能與其他人在平等的立足點上共同合作。

「即使過去曾經對羅興亞一詞感到懷疑的人,現在也想要知道羅興亞人遭到迫害的真實故事。很高興能看到他們往正確的方向前進。」Myo Min說道。

「我相信。」他繼續說:「我們羅興亞人將能獲得平等的權利。為了實現此目標,居住在緬甸的所有族群都應讓具有相同的觀點:這一個國家的所有族群與社群都應該享有同等的權利」他說。

Myo Min也希望未來緬甸能成為平等的國家。

「我深信在革命之後,必須修訂將人民輕率分為國民與外國人的惡劣現行法律。例如,軍政府統治時期制定和使用的公民法,就是一部歧視緬甸當地原生少數族群的法律。

不僅是緬甸各族群,外國盟友也參加春天革命,他說很高興活躍人士也參加這一場革命。

「如同奶茶聯盟的此類活動係針對獨裁者而發動,以便獨裁者能知道我們的社會不容許不公不義的行為。我相信我們會戰鬥到底,」Myo Min說道。

Myo Min說國際盟友因為歌頌獨裁而遭到指控。他相信他願意呼籲他們一起戰鬥,直至正義降臨。

「我們將與國內外的夥伴們一起奮鬥,打造一個沒有軍事獨裁的世界。」

AP_21068380806787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圖為在印度查謨難民營的女性羅興亞難民,出示聯合國給她的難民證。

緬甸春天人物」專訪系列是由「亞洲公共文化協會」(APCA)製作,並授權關鍵評論網轉載。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吳象元



緬甸春天人物專訪:

「緬甸春天人物」專訪系列,由一群無法署名的緬甸基層獨立記者完成,他們在族群衝突的一線,在槍林彈雨下,在黑名單的夾縫中,一步一步完成訪談與寫作。過程中,他們數度移動與躲避軍政府的追擊,在監控下,他們早已習慣不用自己的名字,而他們的文字就像落葉,離枝便與他們再無關係。是這樣得來的文字,讓我們得以更接近緬甸人的精神,而且一篇文章,承載了受訪者與獨立記者,兩份精神的份量。我們期待這些緬甸春天人物的寄語與落葉般的文字可以散播出去,讓緬甸春天人物的精神,流傳在我們的區域。 「緬甸春天人物」專訪系列是由「亞洲公共文化協會」(APCA)製作,並授權關鍵評論網轉載。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