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重回山林的台灣囝仔

罹患「大自然缺失症」的台灣囝仔

2017/12/08 ,

評論

羊正鈺(小羊)

本圖攝於高中地理課本|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 李修慧

羊正鈺(小羊)

大家都叫他「小羊」 ,陰錯陽差念了四年化學,但其實主修籃球;發現對實驗室化學反應興趣缺缺後,懵懂進入中山MBA,2008年共同創辦MBAtics,期許重新定義MBA的價值。2012-13年在非洲擔任志工,2013-19年成為關鍵評論網的一份子。2020年投身於高教創新,期許自己做個像老師的學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山林教育「大自然缺失症」指的是人類因疏遠自然而產生的各種表現,如感覺遲鈍、注意力不集中、好發生理和心理疾病。

文:羊正鈺

「台灣地居板塊接觸位置,受板塊擠壓,定型複雜多樣。台灣島內2/3的面積為山地,山勢高聳陡峭⋯⋯中央山脈素有台灣屋脊之稱......」

上述,是台灣學生們在地理課本上認識土地的方式。當然,生在網路世代的孩子,只要花點時間也可以查到:

台灣是全球高山密度最高的島嶼之一,為了推展登山活動,1970年「中華民國山岳協會」籌組的「百岳俱樂部」萌生選定台灣百嶽之構想。如今台灣人耳熟能詳的「百岳」,是人為選出來標高三千公尺以上,擁有奇、險、峻、秀,且山容起伏明顯的一百座台灣山峰。但事實上,台灣超過三千公尺的高峰達260餘座,也就是說未被列入百嶽,但雄奇嵯峨的山還有很多。

即便如此,卻不表示,我們的下一代,生在有「福爾摩沙」美譽的台灣,卻真的有機會、有意願走入山林。

失去山林的孩子

2005年,美國一位資深記者,也是長期關注並投身自然的作家理查.洛夫(Richard Louv)寫下《失去山林的孩子》一書轟動了教育界,他提出「大自然缺失症」(nature-deficit disorder)的兒童發展現象,當孩子在只有電子產品的環境中成長,會出現許多身心問題。

洛夫在書中提到「大自然缺失症」並不是醫學診斷,他是借用這個詞與家長和教育工作者討論一種現象,指的是人類因疏遠自然而產生的各種表現,如過胖、感覺遲鈍、注意力不集中、躁鬱傾向、好發生理和心理疾病。

他認為這樣的病症在個人、家庭和社區中均可以發現。而且自然缺失甚至會改變都市人的行為及思考模式,長期的研究顯示,缺少公園及露天場所與高犯罪率、抑鬱及其他都市弊病也有相關。

同時,洛夫指出「大自然缺失症」也會導致兒童對於自然界缺乏基本的尊重、不再理解食物的來源、不再認識動植物、不再對家鄉的地理感興趣等等。在學校中,壓力過大和注意力缺乏症也會造成各科學業水平的下降,以及創造力的下降(在自然中玩耍為主動的發現,而玩電子產品或看電視為被動的接受)。

在《失去山林的孩子》書中一位景觀建築學教授、同時也是國際兒童遊戲權利協會的主席摩爾(Robin Moore)表示,導致戶外活動減少的原因有很多,像是:戶外活動空間設計不良、父母擔心孩子的外出安全、州立課程沒有戶外學習的內容等。

2004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開始強調課室外的學習。2009年美國推出「不讓孩子留在室內法案」(No Child Left Inside Act),英國下議院在2010年建議將課室外學習(Learning Outside the Classroom)放入國家課程裡,其他如澳洲、日本及香港也都日益重視。

沉迷在螢光幕的台灣學生

當然,洛夫在書中描述的是美國的現象,或許不表示我們也是如此,以下就讓我們來看看台灣的狀況:

2013年,兒童福利聯盟針對國中七到九年級的「國內青少年休閒生活現況調查報告」,發現青少年最常做的休閒,多以室內活動為主,依序為上網(72.9%)、看電視(67%)、聽音樂(53.6%)、睡覺補眠(42.4%)。有高達八成(78.9%)放假最常休閒的地方都在家裡,另外,高達七成二(71.7%)的父母認為讀書比休閒活動重要,不需要花太多時間。

2014年,金車教育基金會針對國小五年級至高中職學生的「生態休閒概況調查」,發現《環境教育法》已上路三年,但青少年接觸自然生態的機會卻沒有增加。36.1%學生只在寒暑假才會參加與自然生態有關的活動,甚至12.3%青少年全年都沒有去,顯示生態活動嚴重不足。而除了家中寵物之外,青少年最常見的動物首位是流浪狗,占74.2%、其次則為麻雀63.1%。

2015年,兒盟調查國內各縣市的國小五、六年級「台灣家庭3C沉迷現象檢視」也得知,三成五(34.9%)家長曾玩3C產品玩到半夜,跟小孩比較起來(29.5%)相差1.2倍;若從孩子的角度觀察,高達三成的孩子(28.6%)表示自己的爸媽在家多數時間都在滑手機。

「戶外教育」不是走出學校就夠了

前荒野保護協會理事長李偉文曾提到,一份對五年級學童進行的調查顯示,學生在課後接近自然的時間平均每週只有30.2分鐘;反之,盯著螢光幕的時間卻高達22小時,也就是接觸電視、3C產品的時間相差了40倍。

由11個全國性NGO所組成的「優質戶外教育推動聯盟」就發現在《12年國教課綱的總綱》裡,戶外教育不管在國中小或是高中各階段,學習時間一週不到1小時,大多數的學習仍是背誦、閱讀二手資料為主。聯盟成員曾鈺琪認為,在課綱草案裡,戶外課程僅在「校訂課程〔註〕」中,需由學校自主規劃,並以其他活動競爭,實際上能如何運用,還得仰賴教師是否有勇氣與得到支援等等。

而荒野保護協會理事長賴榮孝更在《別讓孩子繼續在教室關十二年》一文中強調,在他曾經待過的教育現場,這些彈性課程也常被拿去上所謂主科課程,比如說名為「數學研究」,其實就是上數學,因此整體平均下來,能進行戶外教育的時間根本不到一節課。

螢幕快照_2017-07-19_下午7_37_38
Photo Credit: 國教院

賴榮孝還說,一份2013年全國性的校外教學抽樣調查中,46,282名的國小四、五年級以及國中一、二年級學生中有46.7%表示非常喜愛校外活動,而高達40.6%的學生認為每年校外教學應六次以上。不過,大多數的學生喜愛參加校外教學,最大的原因是「可以跟同學玩樂」,最想去的地點或活動則以「主題遊樂園」最多,占比高達七成。

而國內校外教學或畢業旅行仍難跳脫「一三六八九」(義大、劍湖山、六福村、八仙樂園、九族文化村)的窠臼,國家教育研究院課程及教學研究中心副研究員黃茂在就指出,優質的戶外教育不只是要走出教室,並非是單純的戶外活動,而必須結合課程的設計。(戶外教育實施指引

「有品質的戶外教育課程,必須要有課前、課中及課後的教學規畫,」黃茂在強調,教師在課程前先帶孩子進行體能、認知和心態的準備;在課程中可以發揮自身專長或委外借重專業資源;課程後則應有進一步的反思、沉澱及轉化。

以登山來說,如果沒有配套的學習措施,可能只換來汗水、淚水及謾罵的口水,甚至無法讓孩子了解自我挑戰的意義。

親子天下《帶孩子走向戶外, 知識才會貼近生活》文中就舉了新竹市光武國中為例,該校曾經是家長眼中的「流氓學校」,卻透過發展「課室外學習」的課程設計,落實教育不再只是為了升學,而成為排隊搶讀的明星學校,如今包括合歡山探索、綠島海洋體驗、泰崗溪溯溪、單車環島教學,都是強調以「解決問題」為中心、知識的延伸與擴展、學習有意義且以學生為核心的統整課程。

而不管是學校、班級或個別教師帶領,從事的是在地學習、冒險探索或運動休閒等戶外教育,家長、校長和教育官員都扮演著關鍵的角色,尤其是對於「安全」的接受度。

TNL採訪了台灣第一所生態中小學、雲林樟湖校長陳清圳也認為,一個學校能不能成功推行山林教育的關鍵,是校長的觀念以及對「安全係數」的管控,比較有挑戰性的課程(像是單車、爬山、溯溪、攀岩、泛舟、獨木舟),教育界的老師、校長、教育局通常不太敢做,害怕萬一出事怎麼辦?

陳清圳在樟湖就對於「安全係數」的管控,有一套可以具體量化的方式,比如說把風險來源和產生的後果分成5個等級,那最高5*5是25(就是死亡),那他就會把分數定得很嚴格,例如10分下才可以出發,所以要懂得降低風險來源。

像是騎單車,假如某個路線是交通要道,比較危險,那就避開,選擇那種寧可多繞一點的路線,不經過工業區、市區、沒有紅綠燈、盡量降低點的風險,再加上交管,所有的交管人員都要能就位、訓練到可以隨機應變,提供更多的保障。

接下來,就讓TNL帶你一起看看,在樟湖生態國中小學的陳清圳、一手打造出「通泉草幼兒園」的鄭婉琪和成立長達20年專門辦給高中升大學的大武山成年禮是怎麼操作「戶外教育」的?

〔註〕校訂必修課程係延伸各領域/科目之學習,以專題、跨領域/科目統整、實作(實驗)、 探索體驗或為特殊需求者設計等課程類型為主,用以強化學生知能整合與生活應用之能力。例如:英語文寫作專題、第二外國語文、自然科學實驗、社區服務學習、戶外教育體驗課程、公民實踐、學習策略、小論文研究、本土語文或議題探索課程等。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與其爬100座山,不如好好認識一座——不准學員「攻頂」的大武山成年禮


重回山林的台灣囝仔:

台灣有2/3的面積為山地,為什麼我們的孩子卻離山林這麼遠?當校外教學難以跳脫「一三六八九」(義大、劍湖山、六福村、八仙樂園、九族文化村)的窠臼,難道真的無法讓下一代在山林中成長、以大自然為師嗎?陳清圳校長說道,「記多少植物、物種也只是死知識,台灣最欠缺的是去思考,人為什麼會在土地上?我們應該做什麼?該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