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新媒體的求生之路

新聞平台Blendle︰iTunes模式賣文章,能對抗標題黨、拯救傳媒嗎?

2016/07/18 , 新聞
TNL香港編輯
Photo Credit: Blendle網站截圖
TNL香港編輯
TNL香港編輯,發佈香港、兩岸及國際新聞。

文︰程玉然

單一平台盡覽全國報刊,無廣告,不喜歡文章還可以退款。這個自稱新聞界iTunes、2013年創立的荷蘭流動媒體平台Blendle,其創新的營運模式不靠獨家、不靠訂閱也不再靠廣告,而是讓客戶以小額支付(micro-payment)逐項購買文章。

「人們願意付錢看好報道」

成立一年後,Blendle不但沒有蝕本,用戶超過25萬,還開始接洽國際媒體加盟,現時用戶更多達55萬人。他們認為,平台證明人們願意付錢看好報道,收入足夠支撐平台營運,更證明了媒體能夠獨立於廣告收入生存,顛覆媒體既有盈利模式。

跟傳統報刊以至網上媒體比較,Blendle的優勝之處在於提供完善用戶體驗,吸引到本來不願付費的人群。其收費與退款系統更鼓勵媒體間良性競爭,製作更高水準的內容。

Blendle以逐篇文章小額收費,從單一介面就可閱讀全面的內容,省卻申請及管理多個訂閱戶口的限制與麻煩。另外,如果讀者閱畢文章後感不滿意,可以要求退款。

點擊轉化成真正利潤 鼓勵高質內容

在人人都能寫文章提供內容的今天,專業傳媒為資訊帶來的附加價值,如資料整合及評析,似乎已被消磨殆盡。傳統商業媒體為留住收視,全部捲入製作海量內容爭奪點擊率的消耗戰,Blendle「賞罰分明」收費機制,似乎能夠使傳媒製作的專業內容再次「有價有市」。

Blendle的數據發現,一年下來,退款率維持在大概5%,有一半被「回水」的文章來自八卦雜誌,當中包含標題黨文章。而需要花費心力的分析、解說型報道,對於用家而言更有吸引力,讀者不願為容易取得的即時新聞花錢。

收費中,Blendle抽取3成,其餘歸出版者所有。在這個模式下,實質利益鼓勵媒體更專注於製作高質文章,淘汰譁眾取寵的「呃click」文章。

小額支付綜合平台 有利獨立媒體

收費網上內容非Blendle首創,早於2010年,已有新聞媒體以收費模式推行網上內容訂閱服務。其中較成功的例子要數《紐約時報》,於2016年首季,它的收入已有57%來自訂戶,較2010年推出收費計劃前增加19%。有些媒體則推出局部收費屏蔽,只提供部份免費內容,並提供分層式收費選擇。

Blendle認為,跨國主流媒體具廣泛覆蓋率和主導性,才有能力號召足夠付費讀者支持。反之,小型或獨立媒體卻可以受惠於綜合平台,得到更多曝光率及收入。有別於單一媒體提供的訂閱套餐,Blendle讀者不必再全包式購買整份內容,只需為有興趣的內容付款,更貼近手機用家的消費習慣。

「朋友說,就像未有Spotify前不會上網買歌,沒有Netflix不會上網買電影,」Blendle創辦人之一Alexander Klöpping轉述朋友的經驗,指出「大家不過是未有合適的平台去作出消費選擇。」

紙本沒落,傳媒如何浴火重生?

對於媒體而言,來自平台收入是額外收獲,換言之,Blendle並沒有侵吞原有訂戶,而是吸引本來不會付費的讀者。雖然無法得知真正數字,但Blendle用戶與原有訂戶似乎是兩個重疊不多的客群,Blendle的推出並無造成其他媒體的大規模退訂潮。

File_001
Photo Credit: Jessie Ching
《Economist》雜誌在街頭送鬆餅推廣訂閱

Blendle的營運模式能否上軌道仍是未知知數,但紙本沒落,卻是不可逆的全球趨勢。港人每月用於報紙的開銷平均為28港元,即一星期才買一份報紙,又如何能支撐製作成本?

電子化趨勢造成的衝擊,的確使傳統媒體以至媒體使用者反思整個行業的生態失衡。雖自稱第四公權,但媒體數十年來必須依賴廣告維生,或是受大金主左右。若成為要向股東交代的上市公司,為「向股東交代」,廣告成為主要業務,新聞專業更被邊緣化,減人手削資源,高質素報道無以為繼。

即使網絡世代來臨前,問題存在已久。網絡年代將既有模式推倒重來,或是行業浴火重生的好機會。

香港又如何?

「但香港的讀者,對觀點長文有足夠需求嗎?」點閱串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MagV)市務總監陳仲名(Billy)反問。在香港做電子出版平台,Blendle模式是否可取?同是綜合平台,Blendle讓讀者各取所需,以雜誌為主打的MagV,策略則是「大包圍」以量取勝。

大中華地區媒體進入數位年代,能否以收費模式殺出血路?且看下篇Billy的分享

核稿編輯︰鄭家榆

專題下則文章:

對抗政商打壓 各地新聞媒體如何尋找資金營運?

新媒體的求生之路:

網絡媒介上,有收視不再保證廣告收入,點擊率卻變成最即時而單一的衡量標準。經歷網絡化的各式媒體,為迎合大眾口味,追逐點擊率疲於奔命,專業價值更是無險可守,成本高的深入報道更無以為繼。 專業與收入,是否永遠「情義兩難全」?業界正尋求更創新的營運模式,乃至轉營為非牟利媒體、公營服務等其他模式,讓有價值的專業新聞繼續服務社會。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