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新媒體的求生之路

以新聞作公共服務 非牟利媒體重新演繹傳媒的社會角色

2016/07/14 ,

新聞

TNL香港編輯

Photo Credit: Gary Cameron/REUTERS/達志影像

TNL香港編輯

TNL香港編輯,發佈香港、兩岸及國際新聞。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印報紙如印銀紙」的年代已經遠去,既然做傳媒盈利有限,非牟利媒體可能更能夠捍衛專業、堅守原則。

文︰程玉然

近年,部份新媒體選擇成為「非牟利媒體」,做新聞界NGO,以社群為本,將新聞重新定位作「公共服務」,提供高水平的資訊與知識,以助社會成長。現時互動即時的通訊科技,亦增加了新聞媒體與社群互動的可能性。非牟利媒體媒體與社群的互動,先從救災重建說起。

經濟受衝擊,以媒體修復社會

接連遭受經濟衝擊後,曾經是汽車之城的底特律風光不再,成為了「如同遭受卡特里娜吹襲」的經濟災區。該市失業率高達20%、利得稅收無法維持市政、7萬5千棟樓宇破損空置。2013年,連市政府都宣告破產,緊急服務無法維持,甚至連街燈都不能用。

災害已不是純粹的財產損失,而是實在影響日常生活。當地的重建,亦有如災後復甦,不僅是修補災害損失,同時推動未來發展。當地以社區為本的獨立媒體,就掀起社會復原作用。

底特律市政府一夜破產,市內的貧窮與罪惡卻非一日之寒。促進社會復原作用,不僅應對「死人塌樓」的緊急狀況,長遠危機,如種族衝突、發展與保育的衝突、人口結構問題,也可以由非牟利傳媒作切入。這些媒體以報道提供資訊和分析,為討論和行動提供堅實基礎。

自2013年起,騎士基金會(Knight Foundation)設置了兩筆共50萬美元的基金︰The Detroit Journalism Cooperative及The Michigan Reporting Initiative。前者資助當地數個獨立媒體,就該市財政危機的成因,以及危機對社區民生的影響,作出解說型報道。又撰寫以數據為基礎的新聞,討論城市日後發展的可能。

後者則探討在密歇根州設立災害經理(Emergency Managers)的成效,提升市政機構應付大型緊急狀況的能力。

公私營媒體合作 提供即時與長期服務

開展2年,以The Detroit Journalism Cooperative名義製作,由當地9個媒體的員工聯手製作的特別項目Intersection,把底特律的種族故事已寫到第3章,以數據及圖表將龐大的社會問題分拆再分析,從種族到貧窮問題,層次分明。

他們將60年代的種族衝突與近年的相關示威連結,為社會矛盾梳理出歷史源流及社經因素,並以易於理解的報道方式呈現。

這個計劃更是傳統商業媒體及獨立非牟利媒體的合作計劃,藉傳統機構的傳播網絡,令獨立媒體報道能接觸更廣大的觀眾群。因此,計劃也是實驗私營機構與非政府組織合作模式的可能性。

這類新聞服務共不限於底特律。在受真正風災吹襲的新澤西州,汲取卡特里娜一役的教訓,在4年後颶風珊迪吹襲後,由當地非牟利媒體NJ News Commons與當地蒙特克萊爾州立大學的合作媒體中心合作,於緊接的選舉日進行互動實時報道,維護災民的投票權利。

該行動中,既有專業編採人員進行實時報道,亦鼓勵災民利用#NJvote標籤,在社交媒體上載與投票相關的消息與問題,再由大學生整理成實時互動地圖。此例可見,利用媒體即時動員並非社會運動專利,在災害、維護權益等情況下一樣大派用場。

蘊釀公民社會的搖籃

「居民與決策者如何理解底特律的危機,對未來數十年的發展有深遠影響。」騎士基金會底特律項目總監Katy Locker指,所謂的「多難興邦」—由災難推動社會復原,必須在社區獲得足夠的資訊,並積極參與社會事務的情況下,才能實現,非牟利媒體在此就能發揮作用。

「從社區出發」,看似是理所當然的取向。然而,過往數十年來,作為「大眾媒體」,傳媒對觀眾的理解都是千人一面、刻板的「大眾」,想法不免自以為是。「長久以來,媒體一直將觀眾視作理所當然,」傳理系教授Jake Batsell表示。

「然而,這已經不可行;媒體必重新認識觀眾,並切實了解他們的期望。」而了解觀眾群,則不僅限於分析留言、使用大數據等技術操作。媒體需要有擔當「公民聚落」(Civic Hub)的自覺,教育及促進市民參與社會事務,成為蘊釀公民社會的搖籃。

像上述兩個案例,以基金提供營運資金,是非牟利傳媒的常見營運模式,穩定的財政支持專業獨立報道。騎士基金會是美國其中一個主要媒體基金,自1950年代起,資助美國各地的獨立媒體,並進行媒體相關研究,願景為培養掌握資訊,積極參與的社群。

作為「非牟利媒體」亦取得普立茲獎的網媒ProPublica,擁有來自等各大媒體的45人專業團隊,就是以Sandler Foundation作為主要資金來源;這基金會就是人權監察院組織Human Rights Watch的創辦者,媒體是它進行民主及人權建設的一部份。

特殊地位保障獨立性

「傳媒不應是一份份或是一篇篇計量的『文字產品』,而是公共服務。」在牛津大學教授Julia Cagé認為,既然傳媒肩負重要的社會責任,若要真正保障它不受商業或其他權貴左右,單是改革資金來源並不足夠。

她認為,媒體應享有如大學或高等教育機構般,獲社會及政府體制認可的特殊地位,以保持獨立。又應該像其他非牟利組織般可獲免稅,並享有媒體所需權利,如查閱文件的權利,令它們有能力作出公正而深入的報道。

相關文章︰

資料來源︰

核稿編輯:tnlhk

專題下則文章:

雜誌平台MZ+︰一個月費,可盡覽港台兩地250本雜誌,你願意付嗎?



新媒體的求生之路:

網絡媒介上,有收視不再保證廣告收入,點擊率卻變成最即時而單一的衡量標準。經歷網絡化的各式媒體,為迎合大眾口味,追逐點擊率疲於奔命,專業價值更是無險可守,成本高的深入報道更無以為繼。 專業與收入,是否永遠「情義兩難全」?業界正尋求更創新的營運模式,乃至轉營為非牟利媒體、公營服務等其他模式,讓有價值的專業新聞繼續服務社會。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