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越」聲繚繞:戰前戰後的越南音樂演變史

【越南音樂】一個在越南音樂史中,以他名字為分類的創作者:鄭公山

2020/06/15 ,

評論

越南阿旺

Photo Credit:Thai Hoa TRAN CC BY 2.0

越南阿旺

陳玉旺,柬埔寨名ច័ន្ចយីវ៉ាង,生於柬埔寨金邊,年幼時常隨親人穿梭於越南與柬埔寨間,後而轉直至臺灣生活至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順化和河內都有以他命名的街區,他的名字被收錄到了法國的百科全書,2019年80歲冥誕Google Doodle 特別為他做了一版紀念,也是越南首個被紀念的名人,無論過去褒貶如何,他在越南音樂上是空前,也是絕後。

「一千年受漢賊統治,五十年被西賊殖民,二十年連日戰爭」

一首〈媽媽的家產〉(gia tài của mẹ)概括出了受中國統治後一千年的簡史,道出越南近千年來的多舛命運,也真實寫出一個民族不太願意正視的痛處。

若進到越南幾個主流音樂網,點入分類欄位,會發現有個以人名命名的分類「鄭樂」(nhạc Trịnh)。

圖片來源 :音樂網站截圖

「鄭樂」分類裡,是各個歌手不同時期的演唱,唯一的共同點,便是詞曲皆出自這位越南現代音樂教父:鄭公山

以音樂詞曲創作者當作類別,可見其於創作上的影響及地位,認識越南音樂前,若不認得這位傳奇人物也枉了所花的工夫。一般人是以詞曲創作的角度認識他,而同時他也是歌手、詩人、畫家,演過電影,談了無數場戀愛,1939 年生的鄭公山,承天順化人,在西貢法國學校念了哲學後以「秀才」(tú tài) 畢業。

1965年,他開始了創作的人生,認真來看,鄭公山的反戰音樂主要是以藍調創作的反戰歌,歌詞真諦而赤裸,當時越戰正打得火熱,其音樂作品也逐漸在大學生間揚起一波浪潮,他的第一張專輯黃皮膚之歌(Ca khúc da vàng) 其中的〈媽媽的家產 〉更成為經典中的經典,輕快的曲調中,卻是字句抨擊、諷刺著時代下的越南。

【Gia tài của mẹ(媽媽的家產)】

「gia tài của mẹ, để lại cho con」(媽媽的家產,留給孩子)。這是一句「本應如此」的心態,父母的財產不就是留給孩子嗎?這樣美好的狀態,實際上來看,媽媽真正能留給孩子的是什麼?

gia tài của mẹ,

媽媽的家產

là nước Việt buồn

是憂愁的越國

một rừng xương khô

滿森林的枯骨

một núi đầy mồ

整山的墳墓

ruộng đồng khô khan

枯萎的農田

nhà cháy từng hàng

整排火燒的房屋

một bọn lai căng

一群混血

một lũ bội tình.

一群負心漢

這首歌,卻成為他日後被社會主義的北越或美國扶持的南越特別撻伐的作品,撻伐他為何可這樣說自己的國家、同胞,因此鄭樂的作品曾一度在南北越都被列為禁歌。時空背景上,當時他抨擊的對象應該是南越士兵居多,但連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陣線(南越境內反抗政權組織)都覺得他的歌曲會使前線士兵失去戰鬥意志,一些北越激進分子甚至揚言,要待統一後欲將其「審判」。

筆者覺得有趣的是,當時1967年,越南戰爭尚未結束,實際打了18年,他是如何預見「20年內戰」?還是這故事線要再往前從法國殖民布起才對?

同樣赤裸寫實的,還有〈關於屍體的歌〉,實際上鄭公山寫了好幾首來描述這個戰爭「最大的產物」,值得一提的是,若不看歌詞,這些歌曲調皆為輕快爽朗的,好似主角以超脫的視角望向那一切,像是去郊遊般沒有沉重與悲傷,但描述的內容都是那樣赤裸地清楚,十足示現在聽眾的想象中。

【Bài Ca Dành Cho Những Xác Người〈關於屍體的歌〉】

將死亡比喻為「回歸」,對於人生如戲的態度,他的〈回到天涯盡處〉(về nơi cuối trời) 又用了最簡潔、輕淡的態度來描述。

雖然是新式音樂頗受西方影響,但悲傷的描述中,並未使用那些典型如小提琴等樂器來勾勒出那些感觸,僅是在反覆的曲調裡,描述式地,仿佛在訴說「我不要你跟著難過,但此處確實有著一股悲傷」,至於聽者感受如何都是自由萌生的感觸。

這樣的人,或許你會覺得他是個憂國憂民,有著偉大情操的藝術家,但之於他,或許愛情及「身為一個人」,才是人生最主要追求及解析的意義。

談起愛情,逸聞中,浪漫的性格使他有過多段戀情,但終身未婚,他妹妹說:「我哥吃得少也睡得少,有時候深夜因為一個靈感而醒來,便會寫作或畫畫到天亮。」也因為知道自己作息不正常,鄭公山自覺對於日後若有枕邊人會造成對方很大的困擾。

Khánh Ly (慶璃)便是一位和他關係不斷被外界猜測的歌手,提起鄭公山的作品必然要知道慶璃,當年她在大叻表演,尚未有太大名氣,鄭深卻被她歌聲吸引,覺得除了她以外,難有別的歌手能將其作品詮釋得更好了,便主動邀約慶璃一起跟他走唱,從此慶璃就再也沒有唱過別人的作品。

豐富的情史締造了他扣人心弦的情歌創作,他習慣寫了一篇散文後,再為其做詞曲,也就是說,歌曲的背後都是一篇散文或小說。

最經典不過的,便是曾一度紅到日本的Diễm Xưa,Diễm 是「艷」,Xưa 是「昔日」、「過往」之意,日文為「美しい昔」,慶璃70年代首次與鄭公山赴日以越、日語表演此曲,之後開始有不少日本歌手也紛紛演唱。

【慶璃首次在日本演唱〈Diễm Xưa〉】

【島津亞矢演唱版本】

【其他網路歌手演唱版本】

【越南版《重返二十歲》(em là bà nội của anh) 歌手 Miu Lê (妙黎) 演唱版】

【越南悼念版(中文字翻譯)】

可是「艷」真的是「美好」的意思嗎?這麼單純,就又不是鄭公山了。

根據其友人口述,Diễm是一個女孩的名字,而一首歌裡還藏了兩個故事,一個是他年輕時,在順化看著一位年輕的女孩上課的故事,他去世十多年後亦有報導指出故事原主角是一位叫「吳氏璧艷」的女子,歌曲於1974年收錄,數十年後仍是話題。

而歌詞中「Làm sao em biết bia đá không đau?」(妳又怎知石碑不會痛)又是一段揪心的故事。故事主人翁是鄭公山一位早逝的朋友,他年輕的妻子起初每年都會來墳前上香、獻花,直到有一天,妻子不再來了,因此有了 「chiều nay còn mưa sao em không lại」(今天雨未停為何妳沒來),而最終是「ngày sau sỏi đá cũng cần có nhau」(回歸塵土我們還需要彼此)等令人前後摸不著頭緒的歌詞,石碑,就是墓碑。

那或許是他為友人打抱不平的心態下所作,至於他自己,倒是豁然面對。他時常站在別人的角度去寫歌,像這首再次被越南版重返二十歲採用的 〈我的青春還有多少〉(Còn tuổi nào choi em),便是站在年華少女的角度,美好的她,所有美好的一切,期盼時間能再多延續些青春的時光...

【〈我的青春還有多少〉(còn tuổi nào cho em), 歌手Miu Lê(妙黎) 演唱】

受到佛教及西方超現實主義的影響,鄭公山自述,死亡從小就是他的陰影,也因此他創作了許多描述死亡態度的歌曲,描述人類最失落的一面,他那些描述仿佛在替那些孱弱的生命真實的發聲,其中幾乎所有越南人都曾聽過的經典,有幾首是最具「禪意」的,例如: 〈歸身之境〉(Một cõi đi về)、 〈沙塵〉(Cát bụi),其中〈沙塵〉是描述一種「我」的思考,思考是哪一粒灰塵化作為我,而日後我又回歸了塵土。

【鄭公山親自演唱的〈歸身之境〉 (một cõi đi về)】

Mây che trên đầu và nắng trên vai

頭頂著雲肩扛艷陽

Đôi chân ta đi sông còn ở lại

步伐邁去山河留下

Con tim yêu thương vô tình chợt mỏi

富愛之心顯感疲憊

Lại thấy trong ta hiện bóng con người.

方見我原來有了點人的模樣

2001年4月1日,一個時代畫下了休止符。

他畢生創作六百餘首歌,僅有二百餘首被人所知,甚至到2017年也僅有77首得以核發發行權,如今在音樂網的網站上,或許你會看見一行標示「xxx(歌名)屬於鄭樂類型,為鄭公山作品,點擊連結可以聆聽及下載跟多...」得以看出,鄭公山已經是一個專有名詞,他的音樂不再被歸類在哪裡,它就是鄭樂體係,是劃破了時代冷對千夫指的作品風格。

他是個人本主義者,所作的反戰歌地位如同美國的瓊·拜亞(Joan Baez)及巴布·狄倫;他的情歌反倒是傷感居多,十足的描繪著孤單、寂寞,曲調簡易好唱。

在順化和河內都有以他命名的街區,他的名字被收錄到了法國的百科全書,2019年80歲冥誕Google Doodle 特別為他做了一版紀念,也是越南首個被紀念的名人,無論過去褒貶如何,他在越南音樂上是空前,也是絕後。

Google Doodle紀念鄭公山80歲冥誕

文末推薦一首筆者特別喜歡的〈老院子〉(vườn xưa)給大家欣賞,坐下來,戴上耳機,跟著歌詞進入這個靜謐而奇妙的情境,一起認識這位越南樂壇最具重量、代表性的現代音樂教父:鄭公山。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

關鍵藝文週報


「越」聲繚繞:戰前戰後的越南音樂演變史:

提到越南音樂,許多人聯想的是「韓流入侵」的流行音樂,然而在此之前,在20世紀歷經殖民、戰爭、分裂和統一的動盪之中,越南本土音樂早在歷史洪流中建立屬於自己的音樂體系。本專題將以時序劃分,探討1930-1950戰前樂、1950-1975黃金樂、1960青年樂、1990年後流行樂的演變,此外會介紹南北越統一後,流亡海外音樂人創作的「海外樂」,以及在越南現代音樂史上扮演重要角色的鄭公山。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