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放手去做,放膽去追——我的精彩,我 #不客氣了

饒舌高材生「熊仔」:有實力,就沒在跟你客氣

2018/08/10 , 評論
廣編企劃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廣編企劃
由關鍵評論網《業務團隊》製作,由各品牌單位贊助。業務與行銷相關合作,歡迎與我們聯繫。  sales@thenewslens.com

2015年,當台灣嘻哈樂壇的閃耀新星饒舌歌手「熊仔」推出首張專輯《∞無限》時,許多人對於這位建中畢業、高分考取台大電機的「人生勝利組」高材生,能夠多麼深入瞭解饒舌文化的精髓,不禁有些許的懷疑,但他自國高中時期就開始醞釀雕琢的歌詞創作、展露驚人氣勢的Battle實戰鍛鍊,不僅讓熊仔在金音獎拿下最佳嘻哈專輯、最佳嘻哈單曲、最佳新人等三項大獎,更同時在金曲獎獲得提名最佳國語專輯獎和最佳新人獎。

近年來,不論是與多位嘻哈歌手合作激盪出的Air Force主題曲《走到飛》,或是嘲諷娛樂圈種種詭異潛規則的《買榜》,每每都成為膾炙人口的饒舌強作。熊仔這種「有實力,就沒在跟你客氣」的態度,到底是怎麼累積養成的?就讓他自己毫不藏私地告訴你。

繼續堅持下去,才能自我蛻變

儘管多數人是因為熊仔在台大畢業典禮上的饒舌風格致詞而認識他,但是早在國高中時期,他已是創作Freestyle Rap的箇中好手。「最早在電視音樂頻道上,聽到Kanye West唱著《Diamonds from Sierra Leone》,我就愛上了嘻哈饒舌,直到在廣播裡聽到阿姆《Encore》專輯的《Mockingbird》這首歌,整個就是被正拳擊倒,也激發起我開始學習創作的動力。」

DSC09702-1_2000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從改編歌詞開始,熊仔毫不畏懼地在部落格上發表自己的作品,進而從生活體驗裡發表創作。「同學一開始就是單純地覺得很白癡、很好笑,但即使是沒什麼同好的陪伴交流,我依然堅持下去、繼續寫下去。」

步入大學環境、加入嘻哈研究社之後的熊仔,開始感受到自我的蛻變。「認識到許多饒舌創作人,也讓我真正地接觸到嘻哈地下文化。以前除了聽國外的作品,當然也一定會聽大支、熱狗、蛋堡的東西,但是遇到真正生活在嘻哈文化裡的本土創作者,才會有更為直接、不同以往的體會。」不論在場上Battle或創作Diss都是絲毫不客氣的熊仔,在提及台灣嘻哈樂壇的前輩們時,話語裡卻是充滿著恭敬,以及感謝提攜的態度。

從不自我設限,不客氣地嘗試出獨創style

談到過往的Battle經驗,熊仔認為是讓他快速成長,並養成他這種「不客氣」態度的最佳戰場。「剛開始社團學長帶我們去參加活動,其實我還會有點害羞,都會穿著帽T、把頭給蓋起來。結果大一嘻哈音樂研究社的成果發展之後,當時參與評審的前輩滿人Manchuker竟然跑來加我的MSN,還很直接地說我Rap得不錯,真的是讓我自信心大增,也就愈來愈不會感到畏縮了。」從不自我設限的熊仔,當時甚至去學習國外頗為風行的Acapella饒舌,進而激發出不同於英語的中文饒舌威力,讓在國外參與過Grindtime KOTD等大場面的好手都感到臣服。

近幾年來,不光是Battle上的精進,熊仔感覺自己在創作上也嘗試出不同的成長方向。運用著在就學時熟悉的研究分析,讓他能熟練地將歌曲形式進行解構、再結構的創作,建立起他獨創的特色,但他並不因此而滿足。「後來發現到,這些太容易被別人學去了,再加上觀摩大支等前輩的典範,我就開始著重於創意層面的發揮。」像是之前與麻吉弟弟合作的《大人物》,就將當年麻吉弟弟的「倒著唸」做了2.0版的升級,讓倒反迴文的歌詞意思一樣成立,不客氣地在圈內人面前展現文字創作才華。

DSC09809-1_2000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從不自我設限,熊仔在創作上嘗試出不同的成長方向。運用所學的研究分析,自然而然地將歌曲形式進行解構、再結構的創作,近期加入了更多創意層面的發揮。

然而,若是遇上他人的偏執誤解或不實批評,熊仔更是不客氣地捍衛自己的堅定立場。在音樂上涉獵廣闊的他,受到美國前衛金屬樂團Dream Theater的啟發,因此為自己的下一張專輯創造出一位VR Rapper:豹子膽;先是在社群網路上以畫作、文字,來塑造出豹子膽的個性與風格,更在日前的金曲獎頒獎典禮上公開表演,沒想到竟引起嘻哈圈內人士的直接來電批評。

「今天你來罵我很Fake,而我當你是嘻哈圈的人,當然願意開誠佈公地講出我的想法與規劃,一起來討論都OK的,因為我當你是自己人;如果我把話都講清楚了,你還要用圈外人的眼光和想法來Diss我,那當然沒什麼跟你好客氣的了。」帶著堅定語氣的熊仔,眼神中也散發出火熱的氣勢。

嘻哈文化,讓我有態度做一個「不客氣」的人

聊起自己,熊仔反而變得靦腆了起來。「其實我個性是滿中二的,但是我也很瞭解嘻哈的文化,我們知道誰是自己人、很會照顧自己人,所以嘻哈人有時候難免會讓人感覺很排外。我自己並不會有這麼強烈的抗拒,不過有時候還是想要嘴一下、中二一下,也是滿爽的(大笑)。」

DSC09793-1_2000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熊仔的不客氣,源自於不斷的省思與自信構築。「我就是對自己完全不會有一絲的遲疑,因為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以及我的下一步是什麼。」

不過,迴望內心深處,熊仔也經常會以同理心來反思。「我看到不爽的事,會試著從他的角度去想,為何他會這樣;如果換成是我,會不會也有同樣的反應,整理清楚之後,我就知道自己是對的,那我就更是不客氣了。」他的不客氣,源自於不斷的省思與自信構築。「我就是對自己完全不會有一絲的遲疑,因為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以及我的下一步是什麼。」

做一個不客氣的人,熊仔覺得從嘻哈文化中學習到不一樣的態度展現。「嘻哈文化,本身就有著一個很不客氣的內涵,帶有社會批判的本質,而傳統華人文化,講求的反而是溫良恭儉讓。身為台灣人,這兩種看似衝突卻有包容態度的文化,反而交互塑造出現在的我;也讓我堅定地相信,當你認清自己、定下自己的角色之後,就應該要去做自己,該堅持的就要去堅持。」

熊仔的 #不客氣了:「待人處事的客氣,是尊重;但是實力展現的不客氣,也是尊重。」


放手去做,放膽去追——我的精彩,我 #不客氣了:

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蟄伏的過程看似靜止,卻是為了破蛹而出的瞬間燦爛。迅速發跡的饒舌歌手熊仔、古典樂壇跨界鋼琴家江天霖、從體育主播到創業家的徐裴翊、舞出真實自我的韓寧;以及陳盈駿、羅佩琳、陳奎儒、鄭兆村、曾俊欣,五位在籃球、網球、田徑領域揮灑汗水的運動員。當他們在說不客氣時,其實是充滿自信地沒在跟你客氣。放手去做,放膽去追!我的精彩,我不客氣了。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