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佔領中環

佔中暴力事件的背後,隱藏著80年前國共一脈相承的「古老智慧」

2014/10/06 , 評論
彭振宣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彭振宣
曾經夢想成為一個菁英,但很快就發現這個世界不需要菁英。於是希望讓自己成為一個公民。以一個公民的力量思考、行動,想親眼見識看看匯聚每一個公民的「共和」力量,究竟能為社會,為這片土地帶來什麼樣的改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今天就來談一下蔣介石清黨的手法,各位也可以自行與今日在香港發生的事件交互印證。看看港府跟共產黨玩的究竟是什麼樣的把戲。

香港佔中事件到了今天,出現了暴力毆打的廠面。在旺角與許多地方,出現許多反佔中的親共人士暴力毆打佔中的民主派,甚至有消息指出黑社會也參與其間對示威群眾暴力相向。

而晚間梁振英則發表聲明,要求香港警方需要盡最大努力維持秩序,希望民眾配合警方的疏散行動。

當我看到這一幕在香港上演時,實在感到非常的似曾相似。這似乎是某個近代史中的著名場面在今日的香港重現。仔細一想,這齣暴力戲碼在民國初年就曾經出現過,就是所謂的「清黨」。

「清黨」這個事件在台灣的中學歷史課本裡大家都讀過,就是孫文當初曾「聯俄容共」。但國民黨在北伐途中,蔣介石與共產黨發生衝突,爆發「寧漢分裂」。而最後蔣介石發動「清黨」將共產黨勢力從國民黨的佔領區中剷除,第一次國共合作破裂。

然而課本卻從沒提過「清黨」究竟是怎麼清?今天就來談一下蔣介石清黨的手法,各位也可以自行與今日在香港發生的事件交互印證。看看港府跟共產黨玩的究竟是什麼樣的把戲。

清黨的手法,就是國民黨先責成上海青幫派幫眾去攻擊國民黨的政敵(包括共產黨、自由派、國民黨中反蔣介石的派系)。

接著當時的東路軍指揮部再假借「維持秩序」的名義逮捕鬥毆的雙方。但幫派份子隨即就被釋放,而異議份子就順理成章的「被當作刑事犯」羈押。我引用蔣介石機要秘書,也是國民黨已故大老「陳立夫」在回憶錄《成敗之鑑》中的記載如下:

「我告訴吳倚滄,唯一可做的就是打鬥,因為一打了起來,國民黨和共產黨兩邊的人自然就會分出鴻溝來,這個辦法我們在安慶已經試用過。隨即我們就打電報給各地足以信賴的同志,要他們想盡辦法擺脫共產黨,至於身分不明的人,只要從打鬥中就可以知道他們的身份和態度,然後就盡可能清除他們。果然,國共的公開衝突接二連三地在浙江、江西、安徽爆發,而我們發的祕密命令果然是很成功的一招。」

「上海清黨委員會的秘書長是林其漢,上海民眾組織中對清黨最有貢獻的首推共進會,這會的領導人是青幫的杜月笙、黃金榮、張嘯林、楊虎等人。」

「4月11日夜間,黃金榮、杜月笙、張嘯林和楊虎,請上海總工會委員長汪壽華到華國南路的杜月笙寓邸。原來共產黨已經和上海的幫會連絡好了,而汪壽華已經加入了青幫,而且認張鏡湖為他的頭子。汪得知全上海人士都一致反對共產黨,大家又勸他趕緊離開共產黨,支持國民黨,並解散糾察隊,但汪不聽,後來在一場格鬥受了致命傷。」

「黃金榮、杜月笙、張嘯林等重整公會之中的幫員,讓他們幫忙掃蕩南市和閘北的糾察隊,工會中的共產黨份子都被逮捕後送到警察局或是陸軍中受處分,因為很多共進會的會員在工廠中做工,因此對公會的內幕很清楚,也就很快地消除公會中的共黨份子。」

1928年的上海外灘|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物換星移,事過境遷。當年國民黨利用這招對付共產黨在上海的支持者,將佔領區中的共產黨員肅清。港府縱容親共群眾的暴行,實在令人聯想今日在共產黨治下的香港,特區政府竟也玩這一套來對付要求「真普選」的香港市民。

目前看來港府雖然沒有將示威者以刑事犯羈押,但卻透過親政府民眾製造暴力事件來提供警方驅離示威的正當性,製造「疏散爭端」的假象。

國共過去雖然相互為敵,但看來也是教學相長,乃至成為一丘之狢。可惜雙方交流的並非學習怎麼樣落實民主,為人民謀福利,反而學的都是這種彈壓異議,對付人民的小手段。

只是今日民眾不比80幾年前,民智早已廣開。當年蔣介石這套可以唬過上海市民,今日香港若是再玩這套,不只香港,包括台灣乃至世界各國的民眾,都將不齒這種卑鄙的行徑。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羊正鈺

專題下則文章:

佔中行動的反思:「民主佔領香港」運動對社會有傷害?

佔領中環:

從歷經英國殖民到97年回歸中國,這座城市是中國最接近世界的窗口,如今,從922中大學生發起的罷課到佔領中環,全球的目光都聚集在這座中國南方的近海城市;香港和我們並不遙遠,請你和我們一起來關心此時此刻發生在香港的事,關於922香港學生罷課、關於佔領中環、關於香港的民主。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