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僑教推行70年,為何台灣會有這麼多東南亞「僑生」?

人數曾是台灣留學生來源國第一,回首大馬「僑生」來台歷史的前世今生

2021/10/21 ,

評論

杜晉軒

蔣介石逝世四週年,僑光堂舉行紀念大會,圖為僑生組織的華光合唱團與海光朗誦隊在大會上獻唱朗誦。Photo Credit:國史館
杜晉軒

杜晉軒

來自馬來西亞的華人,不是「華僑」。喜歡探討國家與個體之間的認同糾葛,而東南亞就是既複雜又有趣的觀察場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曾是台灣第一、第二大境外生來源國的馬來西亞,近三年人數銳減,有各種原因與說法,其中主因是認為中國高校積極在當地招生。本文講檢視大馬留台生的歷史,以及中國在當地的影響力。

「雞蛋不要放在同一個籃子裡」這道理很多人都懂,這也是我過去一直以來主張的,台灣在招收境外生的戰略考量上,過去太專注於人口基數不小、中文能力佳的馬來西亞華人來台,而近年來在新南向政策的效應下,越南、印尼人數開始追上來。根據教育部今年8月更新的統計,在109學年度,越南學生以1萬7534人位居台灣第一大境外生來源國,而馬來西亞倒退第二,僅1萬3964人,而印尼緊追在後,有1萬3804人。

在探討馬來西亞學生人數減少的現象前,我們先來「瞧瞧」僑生在台灣的歷史吧,這樣更能站在宏觀的歷史角度來看馬來西亞學生減少的現象。

冷戰與僑教

如果大家還記得今年9月國民黨主席選舉的話,當時黨主席參選人張亞中為證明自己有募款能力,公佈三張「本票」,宣稱2017年黨主席選舉時,他到馬來西亞募款,當地有位「僑領」稱如果洪秀柱當選,就捐款500萬美金。由於後來洪秀柱自己募款成功,因此這500萬美金的捐款並未兌現。

另一方面,對於這場黨主席選舉,張亞中還比喻為「辛亥革命」,要效仿黃花崗烈士的精神。如果大家熟悉黃花崗72烈士的話,其實當中有不少人是來自南洋的華僑。

無論這所謂的馬來西亞「僑領」是否存在,都說明了一件事,對國民黨而言,「華僑」的存在有著用於彰顯自身「正統性」的工具性價值。

1949年國民黨敗逃台灣後,為彰顯自身仍為「正統中國」,以及感念華僑對中華民國的貢獻(同時也統戰海外華人),1950年代恢復在大陸時期實施的僑教政策。雖然國民黨當局曾因財政困難,打算把僑委會裁併,但1950年韓戰的爆發,開始改變了僑委會的命運。

試想一下,如果1949年國民黨沒敗逃台灣,繼續在中國大陸統治的話,那回「祖國」留學的僑生可能不是到北京大學、清華大學,而是去開辦給華僑學生的福建廈門大學和廣州暨南大學了。

1951年,國民黨政府推出「華僑學生申請保送來台升學辦法」,該辦法在1958年被「僑生回國就學及輔導辦法」取代,並沿用至今。而僑教的擴大與奠定基礎,則是1954年獲得美援後才開始的。

1953年,時任美國副總統尼克森(Richard Milhous Nixon,1913-1994)在結束東南亞行訪問後到訪台灣。尼克森在台中東海大學的動土典禮上演講時表示,他發現許多東南亞華僑受到共產主義的薰染而到中國求學,他建議國民黨當局應招收更多僑生來台,以免東南亞被赤化。最終尼克森返回美國後,也成功爭取到給僑教的美援經費。

1954年起,在美援的挹注下,國民黨政府獲得美援蓋校舍、提供獎助學金津貼、僑生來台旅費等經費。對美國而言,僑生們來台後能接受「較」自由民主的思想,返回東南亞後傳播自由民主意識,以遏阻共產黨對東南亞的「紅色滲透」。

那對當時的大學而言,美援的到來有如天降甘霖,起初各大學基於資源有限而不積極招收僑生,後來為爭取更多美援以獲得發展校務的預算,才開始廣納僑生,如1953年全台僑生人數約427人,隔年僑生人數躍升至1058人,此後一直到美援完全停止的1965年,每年赴台升學的僑生人數都穩定地維持在一兩千人左右。

當時僑教利用美援的方式是,每招收一名僑生,就補助大學1萬元,意即大學的僑生人數收越多,爭取到的經費就更多,如最熱門的台大就收了相當多的僑生,因此蓋了僑生宿舍、體育館(舊)、僑光堂(現名為鹿鳴堂)等建築物,還有國立政治大學、國立成功大學、國立中興大學也是受惠良多。

在這裡要提醒的是,50年代的冷戰距離二戰結束不遠,當時東南亞地區仍處爭取民族獨立的年代,而分散在東南亞各地的華人,確實在法律身份上屬「中國」的「僑民」,因此許多「美援一代」的僑生,當中許多人確實在個人國族認同上是心向「中國」的。

那隨著各東南亞國家脫離殖民獨立,近年來台求學的大部分僑生,早已都是不具有中華民國國籍的外籍人士,如多年來位居僑生來源國榜首的馬來西亞,早在1957年獨立建國。因此對許多馬來西亞華裔而言,仍稱他們是「回國」的華「僑」,是相當與時代脫節的事情。

那為何僑生這身份至今還延續呢?主要還是攸關行政院僑務委員會的利益,在本位主義、因循守舊的思維下,自然不可能捨棄這重要的業績,若僑生身份的認定改變,僅認定有中華民國國籍者才能成為僑生的話,那每年「回國」的僑生人數必定銳減了。

台大鹿鳴堂修復再利用計畫  首次審查遭退回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當年的僑光堂,已改名位鹿鳴堂。

馬國學生到「兩岸」留學的消長

根據馬來西亞留台校友聯合總會的說法,第一位來台就學的大馬僑生,就是出生於東馬沙巴州亞庇市的楊來添。1953年,楊來添赴台就讀台北市的建國中學,1956年考上了政大新聞系,1960年畢業返鄉。

也就是說,楊來添赴台升學時,馬來亞還沒獨立,其家鄉也還是英國的殖民地,而他畢業返鄉時,馬來西亞也尚未組成,可見當時南洋華僑學生赴台升學的歷史相當早,而且當時國籍身分上,也確實是「回國」就學。

根據四年前的統計,從台灣畢業的大馬校友已超過6萬人,相信幾年後大馬留台校友人數還是有望突破10萬。這數字會比到從中國畢業的大馬校友還多,那為何會有這種情形呢?

由於馬來西亞第一任首相東姑阿都拉曼堅持反共的國策,因此馬國在1964年與中華民國互設領事館,而1966年在馬國擔任領事的前副總統蕭萬長,也鼓勵了馬方開放更多學生來台求學。

隨著第二任首相敦拉薩在1970年上台,外交政策轉向與中共當局交好,因此在1974年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也在同年把在台北的領事館撤出了。不過,儘管馬中兩國建交了,但民間的往來仍有限,馬國學生仍不被允許到中國留學。

在冷戰的國際格局下,馬國仍忌諱盤據在馬泰邊境的馬共,而馬共背後仍有中共的支持。一直到馬共在1989年「和平解散」後,馬國在90年代才與中國的關係「正常化」,馬國學生在90年代才得以合法地到中國留學,到了2005年才出現「馬來西亞留華同學會」,意味馬國近代「留中生」的歷史比留台生短。

隨著中國在進入21世紀後「大國崛起」,中國政府積極向海外輸出「軟實力」,如在各國廣設孔子學院、提供許多獎學金給周邊的東南亞國家學,而「一帶一路」在2013年被提出後,也吸引了更多馬國學生赴中留學,且其中有不少大馬非華裔(馬來裔、印裔)學生是去學中文的。故相比在台灣留學的大馬人幾乎九成九都是華裔,在中國留學的大馬學生的族群分佈更為多元。

此外,中國在2000年後與東南亞各國華人社團合辦舉辦各類「尋根之旅」,或是「中華文化冬令營」等活動,也吸引了不少東南亞華裔學生參與。

隨著留學中國對東南亞學生的吸引力不斷增加,不僅給正推新南向政策的台灣感到壓力,而馬國華人社會也給台灣不少「政治壓力」。

大約在2017年10月,馬國多所華文獨立中學(以下簡稱獨中),收到了呼籲家長勿讓孩子來台留學的「黑函」,信中呼籲該讓孩子到中國留學,並稱留台生返馬後的適應率僅有10%,面臨各種求職問題。而馬國留台校友會聯合總會於同年12月的「馬來西亞升學輔導研習營」上對媒體回應稱,該黑函內容與數據有偏差,無論是教育界還是企業界,仍對台灣畢業的人才有需求。

由於當時馬國媒體沒有刊登這黑函內容,而我從不同管道取得這黑函後,就報導了這起事件,當時台灣官方也站出來回應信函內容嚴重悖離現實。

黑函的出現在一定程度上,也確實反映了近年來馬國華人社會的「恐慌心理」。2016年民進黨再次執政,以及香港爆發的雨傘運動、反送中運動等事件,開始讓傳統上「親中」的大馬華人社會,尤其長輩們,開始萌生了大馬年輕人到台灣留學,就會變成支持台獨、港獨的「反中份子」。再加上美中「新冷戰」、兩岸局勢緊張,也確實加劇了部分大馬華人對送孩子到台灣求學的不安。

此黑函事件發生在2017年10月至12月,無獨有偶,根據馬國董總學生事務局的統計,華文獨中畢業生赴台灣、中國留學的人數在2017年出現黃金交叉點,當年赴台學的新生是1273人,中國(不含港澳)則是863人,隔年赴台新生是1198人,而赴中新生猛增至1307人。難道這是黑函事件的衝擊嗎?不完全是,是趨勢,赴台新生在2015年的1616人後就開始逐年下降,而同年赴中新生還只有175人。

馬國的董總是管理全國60多所華文獨中的民間單位,儘管並非所有來台求學的馬國學生都是獨中校友,也有國立學校體系畢業的,但獨中校友仍有一定的高比例。

若董總的數據不全面的話,就看台灣教育部統計處的資料吧。根據截止109學年度的統計,在籍馬國學生僅有1萬3824人,最高峰是106學年度的1萬7419人,隔年(2018)人數開始驟降。同時,根據馬來西亞留華同學會統計,2018年留學中國的馬來西亞學生有8000人,在2019年已成長至9500人,成長率接近20%。

由此可見,雖然2017年出現的黑函內容所言並非全是事實,但儼然是個預言,隔年起到「兩岸」留學的馬國學生人數已呈現黃金交叉的趨勢。另一方面,縱使沒有黑函,沒有華人家長對台灣政局的憂慮或誤解,如今新進大學的年輕人,也已多是在中國流行文化影響下的「00後」,在中國文化軟實力的輸出,也一定程度影響了他們選擇是否到中國留學的意願,如同早年台灣輸出流行文化到東南亞般,影響了數代的大馬華人來台求學。

至於這一年多來全球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給台灣、中國的高教市場帶來的衝擊為何,則還有待觀察了,因為中國仍禁止留學生舊生與新生入境,而台灣儘管有開放新生入境,但高昂的旅費、隔離檢疫費也讓許多新生卻步。

綜上所述,無論是1950年代只能到「自由中國」留學的冷戰年代,或是如今已有的選擇,可到共產中國或到「亞洲民主燈塔」台灣留學的新冷戰背景下,馬國華裔學生的個人選擇,仍擺脫不了外在的意識形態輻射所影響。

馬來西亞留台校友會聯合總會的屬會會徽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圖為馬來西亞留台校友會聯合總會門外,掛著45個屬會的會徽。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吳象元

專題下則文章:

回首冷戰年代:李光耀政府曾禁止學生來台,而會來台的新加坡僑生多非左派



僑教推行70年,為何台灣會有這麼多東南亞「僑生」?:

1949年,國民黨政府敗逃台灣後,為延續過去在大陸時期招收僑生「回國」升學的服務,遂在1951年推出「華僑學生申請保送來台就學辦法」,如今已推行70年。 僑生是冷戰年代的政治產物,在50年代美援的支持下才延續至今。如今進入所謂美中大國競爭「新冷戰」的時代,而近年中國也積極招收東南亞留學生。 因此本文將檢視馬來西亞、印尼、緬甸等東南亞國家的僑生歷史與未來發展。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