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僑教推行70年,為何台灣會有這麼多東南亞「僑生」?

不再排華後的印尼復興華文教育,新南向政策四年來僑生人數翻倍成長

2021/10/22 ,

評論

杜晉軒

位於板橋的國立華僑高中。Photo Credit:杜晉軒
杜晉軒

杜晉軒

來自馬來西亞的華人,不是「華僑」。喜歡探討國家與個體之間的認同糾葛,而東南亞就是既複雜又有趣的觀察場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根據2018年的統計,大約有1萬5000名印尼學生在中國留學,同年赴台留學的印尼學生有1萬1840人。招生方式方面,中國是透過舉辦教育展來招生,在印尼有民間留學代辦機構舉辦留學中國教育展,而台灣則禁止「仲介」協助招生,因此多會由大學與印尼留台校友會在當地辦展覽。

筆者在〈人數曾是台灣留學生來源國第一,回首大馬「僑生」來台歷史的前世今生〉一文提到,近年來在新南向政策的效應下,在109學年度,越南學生以1萬7534人位居台灣第一大境外生來源國,第二名的馬來西亞有1萬3964人,而緊追在後的印尼有1萬3804人。

根據教育部統計,印尼留學生在新南向政策的第一年,2016年僅5154人來台,前五年的人數均不超過4000人,到了2020年有1萬3804人(包括印尼外籍生和印尼僑生),成長率高達167%。而同一時期來台的印尼僑生成長率僅104%,從2016年的1208人增長至2020年的2474人。意味著印尼僑生僅佔全體印尼籍學生的17.9%,儘管印尼外籍生之中也會有華裔學生,但印尼旅台生中以非華裔為主流,已是趨勢。

印尼是世界第四人口大國,約有2.536億人,包括了100多個民族,但關於華裔人口確切數字,至今沒有準確的說法。例如,世界經濟論壇在2016年的統計,印尼有770萬華人,是最多海外華人人口的國家,而台灣駐印尼代表處僑務組2020年的資訊為:「印尼政府於1960年代曾統計該國族裔人口普查,當時華人人口為200萬人。時至今日,另根據非官方統計,印尼華人人口約1000餘萬人。」

至於印尼的官方統計,則是在2010年進行的,估計華人有283萬人,約佔人口的1.2%。對於這種情形,知名印尼華人歷史研究學者廖建裕認為,印尼官方的數字之所以不一定準確,乃因當年只有11個省份提供華裔人口數字,印尼有30個省。而且,許多華人已不太願意承認自己是華族,承認自身是印尼人,因此廖建裕判斷,華人大約佔印尼人口的1.45%-2.04%。

馬來西亞華裔人口約700萬人,雖然相比來台留學的馬來西亞華裔學生,比例上印尼華裔學生少很多,但從前面提到的數據來看,隨著近年中國影響力日增的趨勢下,中文的重要性更勝以往,以及印尼政府在21世紀後逐步解禁華文教育,才使得印尼華裔到台灣、中國等具華語教學環境的國家學習成為潮流。

坎坷的印尼華文教育

台灣光華雜誌》報導,在印尼的華人移民早在1900年於雅加達成立第一所華校中華會館,接著五十多年後,全印尼的中小學華校數量曾多達1000多所,學生近40萬人。直至1960年代末,排華運動的興起才讓印尼華文教育走下坡。

荷蘭曾殖民統治印尼350年,直到1942年不敵日軍南侵而退出印尼,隨後日本佔領了印尼3年多。二戰結束後,蘇卡諾在於1945年8月17日宣布印尼獨立,並成為印尼首任總統。

也是在1950年,在立場親中共的印尼總統蘇卡諾的掌權下,4月13日正式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而1955年在印尼萬隆舉行的亞非會議上,印尼和中國簽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和印尼共和國關於雙重國籍問題的條約》,第一條即是:

締約雙方同意:凡屬同時具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和印度尼西亞共和國國籍的人,都應根據本人自願的原則,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和印度尼西亞共和國國籍中選擇一種國籍。

儘管印中兩國看似已解決了華僑的國籍歸屬問題,但還是難以避免日後華人成為印尼政治鬥爭的犧牲品。

1965年,印尼發生流產的軍事政變:「930事件」,最終1967年軍事強人蘇哈托以其親共為由,取代了蘇卡諾成為總統。掌權後的蘇哈托開啟了「新秩序」(New Order)時代,以反印尼共產黨為由,發動全國性的剿共運動,估計有507萬人喪命,其中有許多印尼華人被控是中共政府的間諜,大批華人離開印尼到中國、香港,也有部分人到台灣。接著1967年3月12日蘇哈托掌權,同年10月27日宣布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斷交。一直到1990年8月8日,印中兩國才恢復外交關係。

在新秩序的時代下,蘇哈托政府推出了多項排華政策,包括強迫關閉華語學校華、華裔必須改名成印尼文名字、停售華文報刊及書籍、禁止任何與中華文化相關的宗教或慶典等措施。因此,至今仍有許多印尼華人不諳中文。同時,蘇哈多政府對於國立大學的名額,設下10%名額上限給華裔的作法,也是促使更多印尼華人選擇到海外留學。

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爆發,重創東南亞國家的經濟,對印尼政府不作為不滿的民眾,在被政治人物的煽動下,華人再次成為攻擊的目標,最終在1998年5月13日爆發排華運動,又稱「黑色5月暴動」。

儘管1998年印尼排華後,蘇哈托的接班人哈比比總統開啟了對華人友善的時代,接著1999年隨著印尼第4任總統瓦希德(Abdurrahman Wahid )的上任,2001年才進一步廢除了過去打壓華文教育的政策,印尼的華教才開始逐漸復甦。

AP_02011103859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瓦希德(中)是印尼第4任總統,他撤銷多項歧視華人與華族文化法令的總統,因此深受印尼華人的愛戴。

印尼僑生來台歷史

為延續過去在大陸時期招生僑生「回國」升學的服務,國民黨政府在1951年推出「華僑學生申請保送來台就學辦法」,而該辦法在1958年被「僑生回國就學及輔導辦法」取代,並沿用至今。

不過根據文獻的紀錄,國民黨撤退來台後的第一個僑生,其實早在1950年抵台,那位僑生就是台大外文系畢業的印尼華人蘇玉珍。蘇玉珍的父親蘇源昌曾任印尼《新中華報》社長,她台大畢業後也踏入新聞界,曾任《中央日報》副總編、《香港時報》台灣分社社長及《臺灣新生報》社長。蘇玉珍於去年9月11日在台北過世,享壽94歲。

僑教在50年代開始推行時,正值國共內戰結束不久,但國共內戰的海外戰場還沒結束。印尼的華小因國共鬥爭的關係,分為親國民黨的「正義華校」,和親中共的華校。由於蘇卡諾總統親中共,因此印尼獨立後,國民黨人創辦的華小首當其衝遭到打壓,因此這些「正義華校」的畢業生便選擇來台升學,有的人也因無印尼國籍,也在台灣落地生根了。

隨著印尼華人處境在60年代更為艱難,因此當時來台就讀中等學校的印尼學生人數劇增。1960年9月,有兩艘船載印尼華僑來台,一艘是從東婆羅洲出發的「太平輪」,載有111人,另一艘則是載了1400多人的「興安丸」,其中200多名是來台升學的僑生。

「興安丸」是台灣政府為避免航行中遭中共刁難,而委託日本商船運載的。儘管途中在香港時有遭到中共攔截,要將船上的印尼華人帶到中國大陸,但最終他們還是成功抵台了。而在那年代逃離印尼,來到台灣的印尼華人,多定居在桃園龍潭。

由於蘇哈托在1967年掌權後推行系列打壓華文教育的政策,使得此後來台的印尼僑生的華文程度不若以往,也無法採用當地的高中成績申請來台就學,因此台灣政府在1983年起,在台灣辦理了印尼僑生升學測驗,1989年起由僑委會辦理「印尼地區回國升讀大學院校在台輔訓班」(簡稱「輔訓班」),而印尼輔訓班則是在僑生先修部上課。

國立僑生大學先修班在1955年成立, 2006年與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合併,並更名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僑生先修部」。起初僑生先修部是在板橋華僑中學校區,1962年搬到蘆洲(現址是國立空中大學),1984年才遷入林口校區。至今僑生先修部是許多東南亞國家的僑生,在進入大學部前衝刺的地方,在這裡修讀一年的先修課程,再以考試成績,按志願分發到台灣各大學。

PXL_20211021_061037579
Photo Credit:杜晉軒
國立華僑高中內的孫中山銅像,銅像底座寫著「華僑為革命之母」

不過隨著來台就學的管道越來越多元,東南亞各國的華裔也能選擇以外籍生身分來台就學,僑生先修部的人數日漸減少。例如,近十年人數最高峰是在2014年,有1248名學生,最少是2018年只有497人。去年的109學年度僅回升至600人,其中印尼學生僅107人。

印尼留台校友會聯合總會(以下簡稱印尼留台聯總)副總會長劉禮華告訴《關鍵評論網》,在台灣各大學積極招生下,也有許多印尼華人學生選擇以外籍生身分來台升學,而他的孩子便是其中之一,不再如過往以僑生身分來台。不過選擇外籍生身分,就得讀印尼輔訓班,還要通過數理科目的考試,也可能會被分發到不一定想要的大學,

而關於外籍生、僑生這兩種不同的就學身份,也牽涉到國族認同的糾葛。

台灣向東南亞國家學生招生的重要方式,就是直接到當地幫教育展,而在印尼舉辦的第一屆「台灣高等教育展」是在2010年,20台灣、印尼則在2011年簽署了高等教育合作備忘錄。

印尼留台聯總是在1963年成立,全國有9個分會,比較大的主要是棉蘭、雅加達、泗水的分會。由於早年到台灣求學的多是華裔,因此印尼的留台校友會至今服務的對象還是以國內華裔學生為主。劉禮華表示,確實在新南向政策的推動下,近年來赴台的印尼學生猛增,而且非華裔的印尼土著已佔多數,主要的推動力包括台灣政府有給許多獎學金、台印政府有教育合作等。

劉禮華表示,除了傳統上學生依循學長姐、親友介紹等「口碑行銷」而決定來台外,主要還是靠辦教育展吸引學生報讀。他提到,由於印尼華人可選擇用僑生或外籍生的身份來台,相較印尼土著只能選擇外籍生,且僑生優惠比外籍生多(外籍生就讀國立大學,學費得比照私校),因此過去有印尼土著會質疑,為何印尼華人可選擇成為「僑生」,難道不承認自己是印尼人嗎?因此許多參展的大學已有默契,辦展時只會宣傳選擇成為外籍生。至於「僑生」,則由校友會另外再跟華裔學生宣傳說明了。

台灣高等教育展印尼登場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圖為2019年在雅加達舉行的台灣高等教育展。

中國競爭

根據2018年統計,大約有1萬5000名印尼學生在中國留學,是中國的第十大留學生來源國。同年,留學台灣的印尼學生有1萬1840人,人數相當接近。

對於印尼華人到中國留學的趨勢,根據劉禮華觀察,中國也一樣是透過舉辦教育展來招生,但作法與台灣不一樣的是,在印尼有民間留學代辦機構舉辦留學中國教育展,例如印尼的CHINA-LINK、印尼優利聯國際學院等機構,早在2003年開始舉辦留學中國教育展。

由於台灣教育部不允許「仲介」協助招生,因此在海外的台灣高等教育展,多是由當地的留台校友會或台灣教育中心承辦。目前在印尼的3所台灣教育中心分設於雅加達國立大學(Universitas Negeri Jakarta)、東爪哇泗水(Surabaya)的艾爾朗加大學(Airlangga University),以及日惹穆罕默迪亞大學(Universitas Muhammadiyah Yogyakarta)。受到疫情影響,這兩年的台灣高等教育展都是透過線上舉行。

而受到疫情影響,也許接下來數年赴中國留學的印尼學生會減少。相比這兩年台灣依然有開放境外生入境,中國已實施超過一年的邊境管制,已讓許多國際生被拒於國門外,至今舊生仍無法返校上課。

劉禮華指出,許多原本打算將孩子送到中國留學的家長,因中國的邊境管制而改變心意,將孩子送來台灣留學,也有的舊生為獲得大學文憑,不惜放棄中國的「本科」到台灣讀大一,一切重新開始。

另一方面,劉禮華認為文化融入方面,台灣會比中國好,因為有的中國大學,會讓外國學生專門被編在一個班,所教授的內容可能與本地人有別,不一定能讓外國學生融入,因此有的印尼華人學生到了中國留學幾年,華語還是一樣不流利。反觀台灣還是會讓一定比例的外國學生與本地生同班,他認為這樣會比較好。

然而,劉禮華也表示,許多印尼華人也開始對是否讓孩子到台灣求學有所猶豫,因為民進黨政府的「去中國化」路線,讓台灣大環境也在改變。儘管劉禮華不清楚未來政治對校園環境會有什麼變化,但台灣的大專教育品質還是值得推薦的。

印尼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圖為農曆新年到雅加達廟裡祭拜的印尼華人。照片攝於2019年2月5日。

參考資料:

  • 葉欣玟,《從異域到在地:印尼華僑來台後的生活面貌》,國立高雄師範大學客家文化研究所。
  • 陳美萍,《印尼僑生之族群文化認同與來臺學習動機關係之研究》,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應用華語文學系之研究所。
  • 去去去,去台灣!印尼學生留台熱(台灣光華雜誌)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吳象元

專題下則文章:

回首冷戰年代:李光耀政府曾禁止學生來台,而會來台的新加坡僑生多非左派



僑教推行70年,為何台灣會有這麼多東南亞「僑生」?:

1949年,國民黨政府敗逃台灣後,為延續過去在大陸時期招收僑生「回國」升學的服務,遂在1951年推出「華僑學生申請保送來台就學辦法」,如今已推行70年。 僑生是冷戰年代的政治產物,在50年代美援的支持下才延續至今。如今進入所謂美中大國競爭「新冷戰」的時代,而近年中國也積極招收東南亞留學生。 因此本文將檢視馬來西亞、印尼、緬甸等東南亞國家的僑生歷史與未來發展。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