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僑教推行70年,為何台灣會有這麼多東南亞「僑生」?

回首冷戰年代:李光耀政府曾禁止學生來台,而會來台的新加坡僑生多非左派

2022/01/07 ,

專訪

杜晉軒

新加坡華校中正中學。Photo Credit: Chung Cheng High School - Main
杜晉軒

杜晉軒

來自馬來西亞的華人,不是「華僑」。喜歡探討國家與個體之間的認同糾葛,而東南亞就是既複雜又有趣的觀察場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湛承憲指出,早年新加坡非左派華人有兩種,要嘛是受英文教育的華人,要嘛是右派,而會來台的多是右派,但同時又不受李光耀政府信任,早期不被允許去台灣留學。至於受英文教育的華人,由於教材少談中國歷史,自然會對中國較疏遠,加上西方對共產主義恐懼,因此多是反共者。

我在前文〈人數曾是台灣留學生來源國第一,回首大馬「僑生」來台歷史的前世今生〉介紹了馬來西亞人來台留學的歷史,那麼曾與馬來西亞是一國的新加坡,當地學生來台留學的歷史又是如何呢?

雖然新加坡是個以華人族群為主的城市國家,但多年來赴台就學的學生卻相當少,究其原因,還是新加坡實行雙語政策後,多年來已讓新一代的新加坡華人無法熟練地掌握華語,英語已成為新母語,自然多不會考慮到華語教學環境的台灣就學。

不過,即使是新加坡建國前後的華人還能掌握流利的華語,其實赴台求學上也面對許多限制,李光耀領導的人民行動黨政府甚至曾禁止學生來台升學,這背後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為瞭解新加坡學生來台的歷史,筆者訪問了新加坡留台大專校友會前總會長湛承憲先生。

蔣經國改善台新關係

湛承憲的經歷相當特別,他1941年出生於新加坡,7歲時跟隨母親返回祖籍地海南,15歲才重返新加坡完成華文中學教育。高中畢業後,湛承憲擔任過新加坡《新生報》駐法庭記者。

1963年,新加坡與婆羅洲的沙巴、砂拉越,與馬來亞共同組成馬來西亞,隔年湛承憲獲得僑委會獎學金,來台就讀國立台灣大學化學系,1968年畢業後便返回新加坡。

當時是冷戰的年代,美國在1954年起,從美援中挹注經費協助台灣發展僑生教育,提供獎學金、津貼、旅費給「回國」就學的僑生。1965年美援結束,這一年的8月7日,被逐出馬來西亞的新加坡被迫獨立,三年後湛承憲返回新加坡。

湛承憲記得,在50、60年代,新加坡社會左翼學潮興起,許多學生受左翼思想薰染,學生常發動罷課,社會瀰漫不穩定的氣息。湛承憲表示,受到中國共產黨影響,當時大部分華人學生都是左派,剩下的多是沒什麼政治立場,或者就是右派。以湛承憲的家庭背景來說,是不折不扣的民族主義右派,因為他父親湛永熙是同德書報社成員,年少他還時常跟隨父親參加社團活動。

同德書報社創立的背景,與孫中山有密切的關係。1905年12月,是孫中山到新加坡宣傳革命,與當地華僑領袖張永福、陳楚楠、林義順等人組織中國革命同盟會新加坡分會。由於早年供民眾閱讀報刊的書報社是大眾的聚集地,因此當孫中山獲知書報社有利於宣傳革命與吸收有革命思想的青年時,便於1907年鼓勵各方言群的革命黨人創辦書報社。最終,1910年同德書報社成立,一百年後的2010年,由湛承憲任社長。

湛承憲提到,同德書報社的領導人向來是新加坡華人社會的領袖,民望比另一個華人社團「中華總商會」還高,甚至每當中華民國僑委會換屆時,新任委員長的海外第一站,便是到新加坡的同德書報社。

馬英九拜訪同德書報社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前總統馬英九(中)於2019年6日拜訪「同德書報社」,湛承憲(右一)也有陪同。

不過,隨著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英國政府與中華民國斷交,那依然是英國殖民地的新加坡,當地華僑領袖的立場就顯得相當尷尬。簡單來說,當時蔣介石政府認為人民行動黨是親中共的左派政黨,而領導人民行動黨的李光耀,與親台北當局的同德書報社的關係自然不會太好。

因此新加坡無論是1959年成為自治邦,或到了1965年獨立建國初期,由於與台灣的關係緊張,因此才禁止學生到台灣唸書。值得注意的是,當時新加坡也沒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也同樣禁止學生赴中留學。新加坡是直至1990年才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外交關係。

那早年要到台灣留學的新加坡學生該怎麼辦?湛承憲表示,當時去台灣的方式,基本上都是買國泰航空機票,從新加坡飛抵香港,再轉機到台北。由於當時台新關係不佳,海關會質問出國的年輕人是不是要到台灣唸書,大家都會謊稱是到香港求學。

除了禁止學生赴台,新加坡政府也禁止國內華文學校跟僑委會有交流關係,除了是外交關係未改善之外,同時也是不滿僑委會依然把新加坡華人視為「僑民」。根據1967年國安局給外交部的檔案,提到新加坡華校聯合會轉發新加坡教育部給所有華文學校的通告,警告華校不可派代表到台灣參加僑委會辦的「海外華文文教會議」,信中強調新加坡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國內的華文教育政策是內政問題,不應該參加僑委會有造成效忠問題的活動。

1973年,新加坡總理李光耀接受台灣國安局建議,到台北和時任行政院長蔣經國會面,推動兩國軍事交流。1975年4月5日,過去與李光耀政府交惡的蔣介石過世,同月蔣經國與李光耀簽署了絕密的軍事交流與合作計畫,也就是依然存續至今的「星光計畫」。

湛承憲指出,隨著蔣經國掌權,台灣與新加坡的關係開始好轉,高中畢業生要去台灣留學的事情,也開始從地下走到陽光下,在海關時可以若無其事地回答說來台留學。

不過,無論台新關係為何,根據湛承憲的回憶,台灣政府都對新加坡僑生相當友好,一方面來台的新加坡人本來就少,加上孫中山在新加坡宣傳革命、創立同德書報社,有歷史層面的親近關係。

WhatsApp_Image_2022-01-05_at_17_03_28
Photo Credit:湛承憲
湛承憲先生與同德書報社

反共救國?

在戒嚴時期,對國民黨當局來說,僑生不僅是「回國」升學的僑民,更被賦予反共復國的使命。僑生的存在,除關乎僑委會的業績外,也關乎彰顯「自由中國」的正統性。

前文提到了新加坡學生早年來台就學的國際局勢,那什麼原因使得他們來台求學呢?湛承憲表示,會來台灣唸書的新加坡僑生,十之八九不是左派學生,因為在那年代,「非左派」學生遭到排擠。

早年來台灣唸書,必須有保薦單位的推薦,除了傳統親國民政府的「僑團」同德書報社外,湛承憲記得還有兩位中正中學的老師,一位叫戴始仲,另一位是蔡姓老師。值得一提的是,戴始仲是民國時期暨南大學校友,1984年他和全球各地的暨南校友出席在總統府召開的僑務會議,提出在台復辦暨南大學的訴求,最終「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於1995年在南投復校。

關於中正中學,雖然這所學校是由國民黨人背景的林謀盛在1939年參與成立的,但該校在50年代已被左派學生掌控。50年代的新加坡是學潮、工潮興起的年代,許多新馬年輕人無不受到二戰結束後民族主義、共產主義浪潮的渲染。1956年,為抗議新加坡第二任首席部長林有福取締「全星華校中學生聯合會」等左派組織,包括中正中學、華僑中學等左派華校生在校園發起靜坐抗議行動。

在新加坡政府的最後通牒未果下,10月26日凌晨發生學潮暴動。這場暴動持續72小時,有13人死,127人受傷,1033人被捕。這是新加坡50年代歷史中最嚴重,涉及地區最廣的暴動之一,最終官方宣布全新加坡進入緊急狀態。

1956年的新加坡華文中學暴動發生時,正好是湛承憲從海南島返回新加坡的第一年。暴動結束不意味社會的左傾氛圍退散,左派與非左派的對立,是今時今日的年輕人難以想像的,大至肢體衝突,小至語言暴力,其中非左派的華校生最難做人。其中令湛承憲記憶深刻的是,早年在新加坡,如果一個華人講華語,那英文教育背景的華人就會說「Wei(喂)!You are communist ah?」。湛承憲說「雖然我們(非左派華人)不是,但也被這樣歸類,因為華校生多是左派。」

Hwa_Chong_Institution_Clock_Tower_Front_
Photo Credit:Quince Pan@Wikipedia CC BY-SA 4.0
新加坡華僑中學

湛承憲進一步說明道,當時非左派華人有兩種人,要嘛是受英文教育的華人,要嘛是右派,而會來台的多是右派,但同時又不受李光耀政府信任,早期不被允許去台灣留學。至於受英文教育的華人,湛承憲指出,許多富有的新加坡人會將孩子送去英校,而英校課本也少談中國歷史,自然會對中國較疏遠,加上西方對共產主義恐懼,因此受西方教育影響的華人,若非百分之百反共,那也是非共者。

前文提到,原本新加坡和馬來西亞本是「兩岸一家親」,湛承憲對早年來台求學的新加坡、馬來西亞,以及各國僑生的意識形態也有一番觀察。

首先是新加坡與馬來亞華校生的差別,湛承憲指出,早年馬來亞華人受英國人殖民統治、馬來人的約束,因此不像新加坡華人般直接受中國大陸影響。他舉例,左派學生喜歡搞集會,若不參與的話,就會被批評是反共,在一些課題上持異見就會被打為右派。

湛承憲表示,馬來亞華校生方面沒經歷如此激烈的社會對立,左右派的衝突可上升至肢體方面的對抗,如左派學生會打耳光、推倒人,因此與馬來亞學生的相處也較無衝突。「當時的社會氛圍是這樣,現在的社會,無論星馬,大家思想比較開通的,講求自由民主、互相尊重…過去不是這樣,有你就沒我的做法…」湛承憲說。

也因為星馬兩地華校生與左派衝突的經歷差異甚大,也連帶影響了在台灣的反共「表率」。湛承憲觀察到,論反共程度,最激烈的是越南僑生,因為經歷越戰、越共的迫害,接下來是印尼,印尼僑生會認為之所以在母國被排華,是因為中共造成的。在過去的印尼排華歷史中,加害者多以反共為由,對華人、左派進行清算。

至於馬來西亞,湛承憲認為是最後一名,港澳、韓國、新加坡都還排在馬來西亞前面。湛承憲指出,由於多數馬來西亞僑生來台前,都沒有和左派學生、共產黨對抗的經驗,因此到了台灣,就對國民黨當局輸出的「愛國」、「救國」的教育較無感;而且,馬來西亞僑生也堅持自己是外國人,也對馬來西亞的身分感到光榮,覺得該與中國人、台灣人劃清界線,堅持自己是外國人。

筆者過去對馬來西亞僑生歷史的研究中,也提到許多馬來西亞華人學生堅持自己不是中華民國的「華僑」、「僑胞」或「僑民」,因此強烈抗議國民黨當局強制要求他們參加暑期成功嶺的軍訓,馬來西亞政府也對此提出外交抗議。

湛承憲記得馬來西亞僑生有表達不滿,但沒辦法做什麼,最終還是得上成功嶺(當時國民黨當局規定,不上軍訓就無法畢業)。不過湛承憲也提到,確實有些大馬僑生不排斥當兵,因為有飯吃,暑假也沒地方好去,但這他們多不敢出聲,還是會擔心被自己人跟馬國政府檢舉,導致國籍被吊銷。

「對國民黨來說,你不學三民主義,就是共產黨員」。對於當年馬來西亞僑生遭遇政治迫害的白色恐怖事件,根據湛承憲的記憶,他確實有聽說過有大馬僑生被控是匪諜,最終就被遣返了,至於新加坡僑生被捕則未聽聞。

那新加坡僑生是否也抗議強制軍訓的規定呢?湛承憲表示新加坡政府沒有任何表示,一方面因為和台灣沒建交,政策上不允許來台升學,對新加坡政府來說沒有國民受軍訓這回事;另一方面,由於新加坡政府規定國民護照必須每年更新,所以每當暑假一到,大部分新加坡僑生就必須回國更新護照。

至於是否有被校園內的職業學生、教官拉攏加入國民黨的情況,湛承憲指出,星馬僑生對這方面還是比較敏感,多會拒絕入黨,因擔心回國會受對付,導致國籍被吊銷。, 但對港澳、越南和印尼的僑生來說,比較無顧慮。

PXL_20211021_051352649
Photo Credit:杜晉軒
位於板橋的國立華僑高中

大馬人當新加坡留台大專校友會會長?

新加坡素來是移民國家,許多國家的人才匯聚至此,最終選擇入籍效忠「新國」,而其中新加坡的重要移民來源國,就是馬來西亞人。

已從新加坡留台大專校友會總會長卸任多年的湛承憲表示,如果他沒記錯的話,他應該是最後第二位新加坡出生的總會長了。

1980年.李光耀政府關閉當時東南亞唯一一所以華語為教學媒介語的新加坡南洋大學,而這所大學也被視為是星馬左派華人的大本營。南洋大學關掉後,雖然新加坡華校高中畢業生可選擇台灣升學,但隨著李光耀政府施行雙語教學政策,此後一代又一代的新加坡華人的華語水平開始滑落。在華語基礎不強的情況下,就不會想來台求學,而早年中國也還未改革開放,新加坡政府也禁止國民去中國,湛承憲感嘆地說「有機會的都去西方國家或留本地。社會也『向錢看』,認為唸華文沒出路…」。

由於非常少人去台灣唸書了,多年前新加坡留台校友會就面臨了人才斷層的難題。不過,隨著越來越多留台背景的馬來西亞人在新加坡工作,也成了新加坡公民,所以近年來已有不少原籍馬來西亞的留台校友成為會長。值得一提的是,現任新加坡留台大專校友會總會長陳正吉,其實是後來入籍新加坡的台灣人,他也是世界台灣商會聯合總會名譽會長。

根據台灣教育部的資料,新加坡學生人數在2011年只有354人,2020年有575人,最高峰是2016年的797人。值得注意的是,來台就讀學位生的新加坡人佔比不到一半,如2020年的575人中,只有152人是學位生,其他多是交換生、短期研習生、華語生。儘管未能找到更早期的數據,但大致上歷年來台就讀的新加坡學生人數不太多。

隨著冷戰年代已過去,新一代新加坡人多以英語為主要溝通語言,早年左右派對立的氛圍已不再,未來來台的新加坡學生面貌為何?人數是否還會進一步成長?也許可以再持續觀察。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吳象元



僑教推行70年,為何台灣會有這麼多東南亞「僑生」?:

1949年,國民黨政府敗逃台灣後,為延續過去在大陸時期招收僑生「回國」升學的服務,遂在1951年推出「華僑學生申請保送來台就學辦法」,如今已推行70年。 僑生是冷戰年代的政治產物,在50年代美援的支持下才延續至今。如今進入所謂美中大國競爭「新冷戰」的時代,而近年中國也積極招收東南亞留學生。 因此本文將檢視馬來西亞、印尼、緬甸等東南亞國家的僑生歷史與未來發展。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