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離岸風電「台灣製造」

創下全球風電首例的台灣,怎麼鍊出世界級的競爭力?專訪風機龍頭西門子歌美颯

2019/08/27 , 新聞
Abby Huang
西門子歌美颯位於台中港碼頭待組裝的風機葉片。|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Abby Huang攝
Abby Huang
現任 關鍵評論網新聞組採訪編輯

不再只是「歐洲特產」,全球現正吹著一陣離岸風電熱,研究顯示到2027年以前,亞太地區的離岸風電裝置容量可望成長20倍,而台灣更是中國以外,亞太離岸風電成長最快的國家。不過,目前只有2支離岸風機的「新手」台灣,竟讓全球離岸風電大廠相繼表態,搶著要在台建立風力機的心臟「機艙組裝廠」,如果順利,台灣將是亞洲第一個、也是目前歐洲以外,全球唯一的機艙組裝地。

乘著這波離岸風電熱,台灣在全球市場上,究竟能扮演什麼樣的角色?《關鍵評論網》專訪風機大廠西門子歌美颯(Siemens Gamesa)亞太區總經理倪邇思(Niels Steenberg),揭開台灣離岸風電的未來,從何展開。

離岸風電的起點,從這裡開始

位於台中港2號碼頭,西門子歌美颯的風機組裝場,猶如一個小型的歐洲工地。員工休息室中,有來自丹麥、英國各地的工程人員,30名員工中只有5個台灣人,夾雜在英語、丹麥語之間,若非炎熱的天氣,讓人幾乎忘記這裡是台灣。

這裡是台灣離岸風電的起點——由沃旭能源、JERA、麥格理資本以及上緯合資的「海洋風電」(Formosa I)第二階段的工程基地。今年3月開工,預計9月在苗栗竹南外海完成20座嶄新的風力發電機,將會是台灣第一座具商業規模的風場(總計128MW),格外受到外界矚目。不僅今年5月總統蔡英文才來參訪過,更有日本、韓國等地遠道而來的開發商、市長、企業家,都爭先想一窺這個中國以外、亞洲第一個離岸風場的建置過程。

工程人員表示,因為台灣還沒能力自己製造,目前風機組件多是國外進口——有越南來的塔架、德國來的機艙、葉片則來自丹麥,但都在台中港組裝並進行電路測試,再由工作船運到海上建置,目前已裝好2支風機,8月6日採訪當天,第2趟工作船才剛出海。

IMG_0121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Abby Huang攝
台中港碼頭一支支預備運出海組裝的風機塔架,三段式塔架體積驚人。

台灣目前是中國以外、亞洲第一大離岸風電市場,全球兩大風機廠商——西門子歌美颯和三菱重工維特斯(MHI Vestas)也被潛在的商機吸引,來台投資。根據市場分析,至2023年,預計全球離岸風電產業將持續被這2家風機商主導,合起來的市佔率將超過60%。

西門子歌美颯是由德國的工業集團西門子風電部門(Siemens Wind Power)與西班牙風機製造商歌美颯(Gamesa)合併的風機大廠,遍布全世界90個國家,目前是全球離岸風機第一大品牌,也是握有台灣最多離岸風機訂單的供應商。除了正在建置中的「海洋風電」,西門子歌美颯也是上緯「海能風電」、德商達德「允能風場」以及丹麥沃旭能源「大彰化東南及西南」一共260支風機的優先供應商(裝置容量共超過2GW)。

手中的訂單滿滿,西門子歌美颯除了和6家本土供應商簽署合作備忘錄(MOU)【註1】,也承諾在台設立機艙組裝廠。今年7月,西門子歌美颯標得台中港工業專業區(II)約3公頃的土地,將在這裡組裝、製造機艙等相關組件,預計1年半後投產。

「我們的野心,是使台灣成為機艙製造的重鎮。」西門子歌美颯亞太區離岸風電總經理倪邇思(Niels Steenberg)振奮的表示。

全球首例,2家系統商都搶在台灣組裝「風機心臟」

倪邇思指出,一台風機中最具價值的組件,就在機艙。

3_nacelle(2)
Photo Credit: 西門子歌美颯 提供
起重機吊起號稱「海洋風電」的機艙。每個機艙都裝有發電機、功率轉換系統等關鍵要件,能將風的動能轉換成電力,因此也有「風機的心臟」之稱。

倪邇思解釋,風機的葉片,只有樹脂、碳纖維、玻璃纖維3個要件,不能帶來許多供應鏈商機,另外葉片設計是高度專業的技術,在製作過程中需要很多人力,但台灣的勞力在世界上並非最便宜,因此西門子歌美颯並不打算在台設置葉片廠,將專注在機艙組裝上投資。

「光是一個機艙,裡面的零組件就有上萬個,這將為台灣打開大門,吸引更多的供應商想來台投資。」

倪邇思說,第一階段,主要還是進口外國零組件在台組裝,如果順利,第二階段會更多地使用本地供應商,讓更多送進機艙廠的零組件都有可能是台灣製造,像是機艙的防護外殼「機艙罩」體積很大,目前是委託丹麥機艙材料商Jupiter Bach製造,也希望未來可在台生產。至於什麼時候可能發生?他透露,最快在2024年,會有「下一波進展」。

除了西門子歌美颯,全球第二大風機系統商三菱重工維特斯(MHI Vestas)也傳出計畫在台設廠組裝機艙內部的功率轉換系統(PCM),全球兩大風機龍頭都要在台灣建立機艙組裝廠,倪邇思說「這是全世界沒有人曾經做到的」,他表示即使是離岸風電的發源地,整個歐洲市場目前只有2個機艙組裝廠,除了西門子歌美颯在德國的廠房,另1個則在丹麥,屬於三菱重工維特斯。就連離岸風電裝置容量最高的英國【註2】,境內也沒有機艙組裝廠,只有2個葉片廠和1個生產塔架的工廠。

「目前離岸風電產業主要集中在歐洲,除了中國有西門子歌美颯授權的葉片廠,恭喜台灣將會擁有亞洲第一個機艙組裝廠。」倪邇思表示,但他同時也指出,未來在台蓋起機艙組裝廠,還是要看台灣是否能在全球風電市場「生存下去」。

百分之百在地製造,會有什麼風險?

「離岸風電是一門全球生意,只有像這樣的全球生意,才能達到像歐洲風場零補貼【註3】。我們希望提供台灣便宜的電力,但國產化項目可能導致我們沒有太多選擇。」倪邇思擔心,國產化的制定,恐讓台灣的自由市場越來越難進行。

為了扶植國內產業技術,經濟部在離岸風電政策規劃中,特別設有「產業關聯性」條件,讓開發商從外圍、較不關鍵的項目開始選用國產化產品,逐步要求風機的關鍵零組件逐年達到國產化,最終希望能達到風場國產比例70%的目標。

離岸風電時程卡1_(2)

目前西門子歌美颯提供給「海洋風電」的風機,使用的是越南進口的塔架,不過為了達到2021年「台灣製造」的要求,台灣的金豐機器已經進駐台中港廠區,將與西門子歌美颯引進國際上有製造經驗的人員合作,研究如何在台灣生產風機塔架。

倪邇思指出,國產化是離岸風電的一個起點,和高價的躉購並行。風場開發商之所以能吸收國產化的高成本,就是因為20年的優惠電價(2018年適用的躉購費率一度電為5.8元),但長遠來看,「不見得能提供誘因」。

原因在於立意良善的在地製造,恐將使成本失去競爭力。

「國產政策的構想,是希望利用這段時間扶植在地供應商的能力,但到了2025年,仍有透過競價得標的風場開發商(北陸電力和玉山能源、沃旭這2家開發商搶下4個競標風場,價格為每度電2.2元至2.5元,雖然費率較低但不需負擔國產化要求),如果到時候本地供應商成本降不下來,開發商自然會去找別人。」

倪邇思指出,像英國擁有中國以外最多的離岸風場,但他們對於國產化的要求是循序漸進,從10%、20%,如今剛進到45%需承擔國產化的比例,但並未逐項要求需要國產化的要件,而是交由開發商自行決定,「目前為止,他們做得很好」。

倪邇思解釋,國產化有難易之分,有些組件當地已經有生產、而且價格和其他產地相似,容易在地購買;但有些項目,如要達成國產化,最直接衝擊的就是成本,而成本又決定了離岸風電產業是否能長期留在台灣。倪邇思以2024年的項目之一、風機發電機為例,西門子歌美颯的發電機都是自家生產,因為需要特別的機器,全球只有2個能製造發電機的設施,而這樣的機器又非常昂貴,依照台灣2024年釋出的裝置容量有限,這點若要做到將會非常昂貴,目前也還找不到有意願在台合作的夥伴。

不是蓋了工廠就好,若無獲利力也有隱憂

如今亞洲第一個機艙組裝廠將落腳台灣,倪邇思也提醒,台灣製造的零組件,最終還是要能與外國製造的競爭,不然只有必須符合國產化要求的廠商會買,畢竟以品質和價格,為何不買德國的?如果台灣製造更貴、無法獲利,工廠開了也會倒,「看看加拿大發生了什麼事。這是很常被拿來討論的例子,安大略有很嚴格的國產要求,人們來了、蓋了工廠,不過一但國產化要求取消,所有工廠都倒閉了,這不是我們樂見的,我們想看到離岸風電產業永續的發展。」

西門子歌美颯在2017年關閉了位於安大略省(Ontario)的葉片工廠,超過200名員工遭到資遣,原因就在於不敵市場競爭。加拿大製造的葉片,無法運到更遠的市場去還具價格競爭力,加上技術不斷提升、風機葉片越做越大,廠商無不希望距離風場越近的產地生產越好。


西門子歌美颯需要的,是全球的供應夥伴,是不只能供應台灣,更能供應全世界的訂單。這是不同的思維模式。

我們的野心是,我們已經來到台灣,就希望能留在台灣,不只是在這裡製造,我們希望將知識和技術傳給台灣,也希望未來能雇用更多的人。但要能留在台灣,除了20年的風機運維,也要有競爭力。我們一開始有台灣的訂單,下一步必須面向全世界,必須與全世界競爭。

永遠要問一個問題,成本有沒有競爭力? 台灣也是出口導向的國家,台灣比其他國家還了解,如果無法競爭,存在不下去。
我們是立足台灣、面向亞洲

「我們是立足台灣、面向亞洲(In Taiwan For Asia ) 。」倪邇思表示,離岸風電是全球競爭的產業,歐洲開發商也知道不能限縮在歐洲,日本未來也有很多離岸風場,但日本很貴,最快也要2024年才有機會,越南目前有些小型的風場計畫,但還不明確怎麼做到像台灣5GW這樣的裝置容量。

「你們的政治人物做得非常好,以5.7GW的裝置容量開啟台灣市場,獲得了非常大的成功,過去從來沒有走過這一步。」

但他也指出,風機牽涉非常廣的供應鏈,「我們不只向中國買,也向韓國、向全世界買,這是一個全球供應鏈,台灣要加入這樣的產業鏈非常有野心,但必須了解,這些廠商要面對的不只是台灣的市場,更是全球市場,這是我們想向台灣傳遞的訊息」。

台灣的上緯和永冠已經是西門子歌美颯的全球供應鏈,同樣也將供應台灣離岸風電的風機材料。不過,上緯和永冠在此以前,都有多年在中國、全球其他各地的供應經驗,所需的技術和認證,並不是光靠台灣練成的。有哪些供應商,有可能乘著這波風電熱而起、一躍成為西門子歌美颯的全球夥伴?這點倪邇思仍語帶保留,但他表示,目前專注打造台灣成為機艙組裝廠的製造中心,希望能吸引各國的公司,來台投資。

離岸風電時程卡2

【註1】目前和西門子歌美颯簽署合作備忘錄的本土廠商,包括了台塑(提供風機葉片的碳纖維材料)、永冠(負責風機的鋼製與金屬組件機械加工)、信邦電子(低壓電纜)、大亞(低壓電纜)、東元電機(偏航馬達)、華新麗華(高壓電纜);另外正在興建中的海洋風電,其風機葉片的樹脂,也是採用本土廠商上緯的產品。

【註2】全球風能協會(GWEC)2019年的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英國離岸風電裝置容量為全球之冠(7.9GW),其次依序為德國(6.3GW)、中國(4.5GW)和丹麥(1.3GW)。不過在2018年,中國新增的離岸風電量首次超越其他國家,以1.8GW的高裝置量奪下世界第一,超越了英國與德國。

【註3】離岸風電成本持續降低,歐洲政府補貼收購機制也逐漸退場。德國2017年修法把再生能源價格從政府保證收購的躉購費率制改為競標決定後,德國EnBW與丹麥的沃旭能源(Ørsted),2018年4月就以「零元」收購價標下德國北海風場。另外,瑞典能源集團大瀑布(Vattenfall)也分別在2017年12月、2019年7月,兩次以「零元」得標荷蘭西部外海的風場,這些開發商將不用再依賴政府的收購保證,發的電能直接在市場上買賣。

其他觀點: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5年練兵組「台灣隊」:2025年台灣將成風電王國,還是「下課回家」?

離岸風電「台灣製造」:

配合能源轉型,台灣催生出離岸風電這新興海上產業,從今年開始到2025年,年年都有風場完工、併網發電,將為台灣的再生能源貢獻超過3成的電力。而為打造出一條屬於台灣的風電產業鏈,國產化政策也如火如荼地開展。究竟發展到現在,成效如何、又有什麼隱憂?到2025年,台灣是否真能成為離岸風電的王國?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