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章節

自製專題

0 4 封面故事
法國國民議會

國會藝術.立法者的高度

「國會」是國家的最高民意機關,國會的功能是「反映民意」,代表人民監督政府施政。國會建築是對民意的最高尊重,也對外代表國家形象,尤其是最常見的「議場」,世界各國都凸顯自身特色,不僅是給國會議員欣賞,也提醒他們肩膀上扛著先賢的託付與期待。 你知道法國國會的雕像多到像美術館嗎?大笨鐘所在的西敏宮,就是英國國會的所在地!盯著美國參議員心裡發寒的是哪些人呢?現在,就讓我們來欣賞,歐美國會的藝術與美學,再回來想想台灣的立法院能夠做出哪些改變吧!

1 4 導讀文章

國會是人民的「家」:台灣每天上演「家暴」,歐美議場卻像美術館

Photo Credit:管碧玲 粉絲專頁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羅元祺

「我們的國家沒有家」(A hazának nincsen háza.),匈牙利詩人弗洛斯馬堤(Vörösmarty Mihály),於1845年寫下題目為〈國會〉(Országháza)的詩句,他感嘆匈牙利沒有一棟能夠代表國家力量的國會。

雖然弗洛斯馬堤有生之年無緣見到壯麗的國會建築,但匈牙利還是在1904年落成金碧輝煌的國會,他的遺憾最終還是由匈牙利政府實踐了。

最近台灣立法院為了審查《前瞻計畫》的預算,立委諸公們又大打出手,除了水球大戰還有摔角大賽,「人民的國會」再次登上CNN版面名揚國際。仔細想想,美國、英國、法國或是這邊提到的匈牙利,好像不曾聽聞國會議員在議場上演全武行,更吸睛的是他們的國會議場,有不少雕像、壁畫或浮雕。

相比之下,台灣立法院議場就顯得有些單調。

Hungarian_Chamber_(6002651590)
匈牙利國會議場,是否很耀眼奪目、美麗動人呢?|Photo Credit: Alex Proimos@Wiki CC BY 2.0
只有孫中山遺像的議場,立法院有張始終沒等到「主人」的椅子

台灣的立法院議場中規中矩,除了一面國旗和「國父」孫中山遺像,沒有其他藝術品,很大的原因是立法院興建時間比較晚,歷史痕跡不像歐洲的宮殿如此豐富。立法院其實還有鮮為人知的「前世」:日治時期台北州立台北第二高等女學校。

立法院本部的樓舍設計,兼具大正與昭和時代的特色,有1919年完工的日式磚木樓房,還有1935年增建水泥材質的現代主義建築。

至於立法院最核心的「議場」,則是在1960年興建,出自建築師虞曰鎮之手。立法院議場採常見的半圓形設計,在那個三不五時就會被佔領的主席台上,有三張高背木椅,雖然常在立法院打架時看到這些椅子被用來堵門,不過這三張「寶座」可是非常有意義。

面對主席台,正中間最高的椅子是立法院院長的座位,左側則是副院長;若副院長沒有出席,立法院秘書長也可坐上去。但最特別的是右邊那張椅子,在正式開議場合從來沒有人坐過,到底是留給誰的呢?答案是中華民國總統,因總統得視需求到立法院進行國情報告,而且座椅高度和副院長相同,象徵總統到立法院必須尊重民意,比民意最高象徵的立法院長還矮一截。

不過從來沒有總統去立法院做過國情報告,所以那張椅子至今還是沒有等到它的「主人」來坐。

2454806268_1f935824ec_o
立法院主席台,中間是院長席,最右側是留給總統的座位。|Photo Credit: Yu-Cheng Chuang@Flickr CC BY NC 2.0
國會是為民意犧牲奉獻的崇隆殿堂

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在1940年5月13日,對國會發表就任首相後的第一次演說,其中一句名言與邱吉爾的肖像,一同印在2016年9月發行的5英鎊紙鈔上:

「我能奉獻的別無他物,只有熱血、辛勞、眼淚與汗水。」
(I have nothing to offer but blood, toil, tears and sweat.)

「國會」是國家的最高民意機關,無論是哪一種政治體制,國會的功能是「反映民意」,要代表人民監督政府施政,所以「主權在民、議會至上」,國會比起行政機關更需要樹立權威。國會建築不但是表達對民意的最高尊重,同時也對外代表國家的形象,尤其是最常被外界所見的「議事廳」,各國都極力凸顯自己的風格與特色。

相比之下,我們立法院為何會這麼單調呢?或許台灣本土的歷史不如歐美國家悠久,畢竟我們沒有動輒上百年的宮殿或文物,但更重要的原因是我們難以凝聚共識。

台灣的立法院只想到掛國旗和「國父」遺像,法國卻把國會搞得像藝廊,不說還以為走進美術館。英國雖延續帝國時期的色彩,但只靠一條地上的紅線,竟然能避免像立法院整天打架的鬧劇。美國雖然沒這麼多藝術品,但也有很多意義深遠的雕像,時刻都沒有忘記建國先賢的努力。

現在,就讓我們來欣賞,歐美國會的藝術與美學,再回來想想立法院能夠做出哪些改變吧!

專題文章:

核稿編輯:羊正鈺

2 4 專題文章

立委只有「國父」遺像,法國議員抬頭看到的卻是「七賢人」

位在盧森堡宮的法國參議院議事廳。|Photo Credit:Romain Vincens@Wiki CC BY SA 3.0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羅元祺|圖片編輯:林奕甫

你是上班族嗎?如果你的工作環境就是辦公桌,門口放盆沒有天天澆水的景觀植物,上班空間一成不變、中規中矩,相信你待久了難免會倦怠,很難耐住性子做好每件事。

假如把你的工作場所換成藝廊、美術館,每個轉角遇到的不只是愛,而是一件件賞心悅目的藝術作品,光是用想的,是否就比你現在的工作環境還要浪漫呢?其實真的有如此夢幻的工作地點,就是如同藝術品集散地的法國國會。

原來是國民議會啊,我還以為是法國美術館呢!

巴黎塞納河左岸的波旁宮(Palais Bourbon),就是法國國民議會(Assemblée Nationale)。這間建於1722年的宮殿,在1798年開始展開作為議會的整建計畫,於1832年由建築師喬利(Jules de Joly)完成,即是今日國民議會的半圓形議場。喬利還在議場內規畫許多浮雕和雕像藝術,都具有特殊意義。

法國國民議會
法國國民議會議事廳。|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法國國民議會-演講台

在議場中央的發言台,下方有一片浮雕圖像,是雕刻師雷蒙特(François-Frédéric Lemot)知名的作品《歷史與名譽》(L’Histoire et la Renommée),底部是深色花紋的大理石,白色大理石雕刻的兩位女性鑲嵌在上。

正中央石柱的上方頭像,是象徵法國共和體制的女神瑪麗安娜(Marianne),下方是古羅馬神話能看見過去、預知未來的「亞努斯神」(Janus),提醒立法者勿忘過去的「歷史」,同時要盡責立法以維護未來的「名譽」。石柱的左右各有一隻雞,因為法國帝王的象徵是老鷹,為了去除封建色彩,改用「公雞」代表共和政體。

法國國民議會-浮雕

議長座位正後方,有一整片荷蒙(Jean-Baptiste Roman)完成的浮雕《法國將皇冠給予藝術與工業》,排列著科學、藝術的象徵。這幅作品展現創作者對法國的信心,能將所有法國的學術知識,傳播到世界的每個角落。

法國國民議會掛毯-雅典學院

抬頭一看,議長席的後方有一整片掛毯,上面的畫作是拉斐爾(Raffaello Sanzio)的《雅典學院》(Scuola di Atene)複製品,原作位於梵蒂岡博物館。

法國國民議會雕刻-自由
法國國民議會雕刻-公共秩序

《雅典學院》旁有兩座雕像,都是出自雷蒙特徒弟帕吉(James Pradier)之手,左邊象徵「自由」(La Liberté)、右邊則是「公共秩序」(L’Ordre Public),期許議員們能夠抵擋專制派的壓迫,捍衛共和政體的「自由」,並能堅定對抗任何威脅國家和平的叛亂,維持社會的「公共秩序」。

就在這兩座雕像的上方,沿著石柱到頂共有四尊雕刻居高臨下,分別是「雄辯」(L’Éloquence)、「謹慎」(La Prudence)、「正義」(La Justice)和「力量」(La Force)。

法國國民議會雕刻-雄辯
法國國民議會雕刻-謹慎
法國國民議會雕刻-正義
法國國民議會雕刻-力量
「七賢人」盯著看,法國參議員不敢隨便亂來

在法國市區的盧森堡公園,裡面有一棟興建於1615年的古典建築盧森堡宮(Palais du Luxembourg),是法國波旁王朝開國君主亨利四世(Henri Ⅳ)的皇后麥地奇(Marie de' Medici)打造的宮殿,如今成為法國參議院(Sénat )所在地。

1836年,建築師吉索爾(Alphonse de Gisors)接下了重新規劃盧森堡宮為議會的任務,於1841年完工。法國參議院最吸引人的部分,是寬達57公尺的會議廳(Hémicycle du Sénat),裡面的藝術品不勝枚舉,堪稱一座雕像博物館。

走進參議院會議廳,與國民議會一樣採用半圓形座位,這樣的設計最早可追溯至古希臘羅馬時期,也是今日最普遍採用的議會格局,象徵代議制的菁英同樣身處一個半圓中,可以順利達成共識。

L'hémicycle_du_Sénat_français_en_septemb
法國參議院議事廳。|Photo Credit:Bapti@Wiki CC BY SA 3.0

整間會議廳最醒目的設計,就是在議長席後方,共有七尊巨型石雕放在八根科林斯式(Corinthian Order)石柱之間,這七位賢人都是帝國時期偉大的立法者和政治家。

法國參議院雕像

看完「七賢人」雕像,往左右兩旁望去,分別有兩座嵌入牆中的雕像,是法國史上最被尊敬的兩位君王:查理曼大帝(Charlemagne, 768-814在位)與聖路易(Saint Louis, 1226-1270在位),他們在位期間是法國歷史最輝煌的一頁。

法國半身雕像

環顧四周,有四座半身雕像懸掛在會議廳的四個角落,從聖路易雕像旁開始,依序是馬塞納(André Masséna)、莫蒂埃(Édouard Mortier)、聖西爾(Laurent de Gouvion-Saint-Cyr)與拉納(Jean Lannes),他們是拿破崙的帝國元帥,還是法國大革命期間重要的將領,見證法國議會政治的誕生。

法國參議院-菲力五世加冕禮
菲力五世於1317年舉行的加冕禮,在位期間改善英法關係、強化國家財政紀律。|©Sénat
法國參議院-路易十二的三級會議
路易十二在1506年的「三級會議」(États Généraux),接受各地代表獻上「人民之父」稱號,他反對君主專制,盡力不侵犯地方政府的權力。|©Sénat

抬頭仰望,除了自然採光的半圓玻璃屋頂,還有兩片華麗的壁畫。這兩片壁畫是法國新古典畫家布隆岱爾(Merry-Joseph Blondel)在1840年的作品,左邊是菲力五世(Philippe Ⅴ)、右邊則是路易十二(Louis XII)。由於他們的行動都證明對法國有著正面深遠的影響,成為深受人民愛戴的皇帝。

雕像不只是給議員欣賞,同時告訴他們「責任有多重」

台灣立法院議場,只有國旗和孫中山遺像,非常嚴肅又很制式化的格局。肩負重任的立委,討論法案已經夠無聊,連工作的議場都如此枯燥乏味,難怪常常用拳頭宣洩心理的壓力。

法國國會有很多雕像、壁畫或浮雕,背後都是設計者的期許,不僅是給國會議員欣賞,也是提醒他們肩膀上扛著選民託付的任務,不可以辜負人民的期待。

也許就是雕像盯著看的「壓力」,對議員有心理上的約束力,法國國會才鮮少看到劇情神展開的脫序行為,更別說是打群架或把國會議長鎖在門外。如果在我們單調嚴肅的立法院,比照法國參議院擺放「七賢人」替我們「監督」立法委員,從台灣歷史發展的脈絡來看,你覺得應該要挑哪七個人呢?

專題文章:


備註:本文圖片皆獲得法國國民議會、法國參議院授權使用,請勿任意轉載。若經該國國會查獲,法律責任自負。

核稿編輯:羊正鈺

3 4 專題文章

國會不是格鬥擂台,英國議員再生氣也不能跨越「紅線」打人

Photo Credit: Mgimelfarb public domain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羅元祺

提到英國,腦中浮現的倫敦天際線會是什麼模樣呢?有約會浪漫首選的摩天輪倫敦眼(London Eye),還有被兒歌唱了不知道垮幾次的倫敦鐵橋(London Bridge),但相信不少人還是會想到電影和卡通時常出現的大笨鐘(Big Ben)。

大笨鐘位在泰唔士河畔、耀眼奪目的哥德式宮殿建築中,這棟建築是歷史可追溯至1016年的「西敏宮」(Palace of Westminster),不過它還有個更為人所知的名稱:英國國會。

西敏宮首次作為議會之用,是1295年國王愛德華一世(Edward Ⅰ),為了戰爭經費召開的「模範國會」(Model Parliament),從此之後西敏宮便成為英格蘭議會的所在地。西敏宮在1941年二戰期間德軍轟炸後大幅整建,成為今日我們所見的樣貌。

殖民地羊毛做的議長席,英國上議院的「帝國餘暉」

英國國會分成上議院(House of Lords)與下議院(House of Commons),最大共同點就是很特別的「對坐長凳」。早期下議院沒有自己的議事廳,1547年到1834年間是借用西敏宮的聖史蒂芬禮拜堂(St Stephen's Chapel)開會,禮拜堂的座位就是對坐式,方便唱詩班的神職人員使用,久而久之便成英國國會座位的安排方式。這樣的座位格局,也深深影響曾被英國殖民的國家,他們的國會議員也是這樣你看我、我看你。

2701203048_a22c4fb4de_o
英國國會上議院議場,中間金黃色的區域就是「王座」(Royal Throne)。照片左側,是主教神職議員和執政黨貴族的座位,右邊就是在野黨貴族的座位區。議場中間是書記官、法官的座位,照片最下方面對王座的三排座椅,則是給無黨派議員的「中立座位」。|Photo Credit: House of Lords Chamber ©UK Parliament

上議院由貴族、主教組成,議員數量並沒有定額,平均都在700多席左右。上議院的主體布置以紅色為基底,最醒目的設備,就是坐南朝北、由金色頂蓬架設、仿照十四世紀英王加冕椅「聖愛德華寶座」(Saint Edward's Chair)的「王座」。英國君王會在這裡主持國會開議大典,宣讀完寫在羊皮紙上的詔令後,新一屆國會旋即走馬上任。

在王座前這一團軟軟、看起來很舒服的議長席(Woolsack),最早出現在十四世紀,國王愛德華三世(Edward Ⅲ)認為羊毛經濟對英國非常重要,便收集英國各殖民地出產的羊毛,裝填在紅色布料裡,當作上議院議長的坐椅。不過在1938年整理時,發現椅子裡不知從何時起被塞滿了馬毛,因此重新放入大英國協各地出產的羊毛。

2564140397_2dae5fa33c_o
英國上議院議長席。|Photo Credit: House of Lords Chamber ©UK Parliament

上議院兩側有許多窗戶,窗戶間的牆壁擺放有18座雕像,這16位男爵和2位主教,是1215年英國君主立憲起源《大憲章》(The Great Charter)的重要見證者。由於《大憲章》規定當時的約翰王(John)需經貴族同意才可增稅,因此這18位見證者就被放在貴族為主體的上議院,作為重要的精神象徵。

天天互看卻從不打架,英國下議院的神秘紅線

相較之下,下議院裝潢就顯得樸實簡約,基底以綠色為主。下議院與上議院最大的差異,就是議場中央相對比較單純。

在雙方座位的第一排地板畫有紅線,開會時這條「楚河漢界」任何人都不能隨意跨越,即便罵到脖子爆青筋,議員們也不可以跑過去動手打人;相比之下我們的立委諸公,確實在立法院裡面很「自由」。

2701153820_d8a1197bed_o
照片上方就是下議院議長的座位,前面則是書記官的位子,再往前的長桌則是辯論用的長桌,首相跟在野黨領袖會在此激辯。議場左側是執政黨議員、右邊則是在野黨。議場地上,則有兩條非常明顯的「紅線」。|Photo Credit: House of Commons Chamber ©UK Parliament

不過座位不足一直是英國國會的難題,下議院議場僅能容納400多人,所以650位議員並沒有排座位,也沒有擺桌子或是表決器的多餘空間,比較資淺的議員只能站在走道上開會。

下議院的許多物品都是來自大英國協成員的贈送。例如議場內最醒目的座位,就是很像某尊神明神轎的綠色議長席。議長席幾經更換,目前的這張是1926年澳洲國會新大樓落成前贈送給英國的禮物。

2700549749_5049c1d0ac_o
英國下議院議長席,是不是很像神轎呢?|Photo Credit: House of Commons Chamber ©UK Parliament

議長席前方是書記官的桌子,再前方是擺放王權象徵「權杖」(Mace)的長桌,這把權杖是1660年查理二世(Charles Ⅱ)時期的皇家禮器,只要權杖沒有擺在這張桌上,下議院就不能開會。

Mace_UK
英國下議院權杖局部放大圖,權杖全長約1.5公尺,自查理二世(1660年)開始使用至今。|Photo Credit: Jessica Taylor(General Election 2015 Countdown)©UK Parliament

權杖兩側各有一個原先用來遞送公文的木箱(Despatch Boxes),這對木箱是由紐西蘭贈送,目前已經變成朝野辯論時的講台,面對議長的左側是執政黨木箱,內有《聖經》、《可蘭經》等各宗教經典,右側在野黨木箱則是放了一本在二戰期間國會轟炸時,被燒毀一部分的《聖經》。

2700549755_5d840e5aae_o
兩側麥克風前的木箱,即是朝野的辯論台,最左邊的架子是用來擺放「權杖」,只有開會時才會出現。|Photo Credit: House of Commons Chamber ©UK Parliament
幾經淬鍊,成就不凡:英國議會值得成為民主楷模

無論是制度、禮器、格局,或是國會建築本身,英國議會有著濃濃的帝國色彩。這個全世界最老牌的民主國家,竟然還沿用過去日不落帝國時期的議會精神,表示這套制度經過數百年的淬鍊,即便仍有專制時代的君主政體,仍通過種種考驗得以保留至現代民主社會,代表英國議會政治發展,確實值得成為民主的楷模。

相比之下,我們的立法院整天吵吵鬧鬧,「鎖喉、潑水、撒冥紙」似乎是既定議事規則的一部分,好像不這樣打來打去,就不是個稱職的在野黨。英國國會也會有意見不合的時候,頂多是在議場內叫囂、嘲笑對方,那條在下議院無人敢跨越的「紅線」,除了阻止議員的拳頭之外,也凸顯台灣與英國民主素養的「界線」有多不同。

專題文章:


備註:本文圖片皆獲得英國國會授權使用,請勿任意轉載。若經該國國會查獲,法律責任自負。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