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毛小孩 你的生命夥伴】從德國經驗看同伴動物:一個國家的強大及道德程度,端看它對待動物的態度

2017/04/21 ,

評論

劉威良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劉威良

劉威良

德國台灣協會前會長,台灣護理師、德國護理師及精神病患專業照護人,德國失智者專業照護人、從事動物輔助活動、教育及輔助治療的研究與資料搜集。著有《借鏡德國-一個台灣人的日耳曼觀察筆記》、《借鏡德國-毛小孩的神秘力量-從歐美的動物輔助治療看台灣動物福利》及德文著作《Mein Onkel aus Taiwa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的動保法在國際媒體上獲得大聲量的報導,但是,透過瞭解德國從對待人類「同伴動物」這種尊重生命權的做法,我們可以理解到,台灣的動物保護還有更多的進步空間。

4月12日動保法修正通過,虐殺動物可能坐牢兩年以下,罰金可達兩百萬元,宰殺貓犬或吃食貓犬肉,將被罰五到廿五萬元。這個消息,連德國畫報都刊登了,在國際上,台灣動保福利看似大為提升。但這樣的立法,或許該感動動保的立法罰責加碼,但對於長期的錯誤飼養方式,所造成的動物虐待,對普遍沒有虐待認知的台灣飼主及動保員來說,在動物福利的實務上,並未有太大的提升。

修法不代表動物福利的提升

用短繩綁與被關鐵籠都算虐待,德國嚴格禁止狗關狗籠,用短繩綁狗飼養。不反省、不教育什麼是錯誤的飼養方式,是台灣動物福利長期無法真正提升的原因,生命教育雖然是已經老生常談,但實際上大眾普遍對動物的生活習性沒有充分了解,完全缺乏認知而產生的虐待,又該如何執行公權力?法律中再高的罰則,仍只是紙上談兵。

虐待其實不應只限於顯而易見的外傷,長期被錯誤飼養,造成動物的精神壓力、甚至暴躁攻擊都算是傷害,這些現象卻讓政府動保員無法稽查。自2000年以來,在海外的我就常接到台灣南部高雄動保義工的投訴,義工表示當他們對稽查員檢舉飼主虐待時,常常得不到市府正面回應,為了動物做出舉發,檢舉飼主的飼養不當,自身反而遭飼主暴力威脅,相關單位即使出面會勘,也不執行公權力,深究原因其實就是舉發者與稽查單位對於虐待的認知不同,公權力執行者認為義工大驚小怪、沒事找事,義工則認為稽查單位不挺動物福利。

一個國家的強大及道德程度,端看它對待動物的態度

─印度聖哲甘地

在台灣對待狗的態度兩極化,部分民眾覺得狗就是畜生動物,養牠們的功能就是看家,在鄉間田野,有人乾脆置狗於鐵籠中,頂多上面放個板子遮陽擋雨,籠內放了食物和水,就算是對得起狗了,在這樣狀況下的狗,飲用水髒污、飼料發黴,是常有的事,用來守衛嚇小偷、保衛家產,被當成工具使用;另一方面把狗當寵物,太於溺愛、毫無家教,餵牠們吃人類的食物、美容染毛,穿著花俏的狗衣服、狗鞋子,把狗當成裝飾品、玩具,這些常見的狀況,對狗都是不幸。

這些在台灣生活中的對狗的日常,在德國卻是完全禁止的。在德國,任何動物都要考慮牠的生活習性,這也被規範於基本法之中。在德國要成為夠格的飼主,知道了解動物習性,是首要條件。台灣已經是一個民主國家,但卻沒有對待同伴動物該有的文明舉止,改善的距離還有一大段。我們光有法律罰則仍不夠,如果對虐待的事實毫無所知,人民沒有被教育如何對待動物,那修再多動保法,也保護不了動物。

同伴動物是同伴,大多數台灣人卻普遍對同伴動物沒有感同身受。一般飼主認為同伴動物有水喝,有得吃就好,毛小孩的福利,恐怕因為對動物習性的無知,而讓嚴重的精神虐待被漠視。有些市府動保員接獲投訴,親自探訪後,因沒有足夠的動保概念,不認為是傷害動物,或認為不願滋擾事端,常會責怪愛護動物的舉報者。義務動保員,為動物福利奔走發聲,卻變成是飼主與市府動保員的麻煩製造者。

毛小孩與主人之間並不是只有飼養關係,同伴動物之於人的法律位階,也伴隨著飼主在同伴關係中的飼養義務以及給予符合牠們生活習性的飼養環境。這點在實務的公權力執行,幾乎被漠視。沒有給予動物符合其習性的生活,即使在人的眼中再好,也是不符合動物生活的身心虐待,而飼主及執行公權力市府的動保員卻完全不自知。

德國狗不允許關籠 狗在台灣只是法律上的同伴

很多台灣小孩會被成人教育要遠離狗,因為狗會咬人。狗確實會咬人,但狗的天性不會隨便咬人,在德國即使是小孩也都知道,狗是不允許被關於鐵籠中的。狗的腳掌是肉掌,關在籠中時,狗腳長期接觸籠中的鐵絲或鐵條,會增加腳趾承受壓力,站久會疼痛;狗,不同於鳥禽類,可以用鳥腳趾抓鐵條。此外關於籠中,沒有足夠的活動空間,對狗更是精神虐待,長期壓力會造成動物變化成具有咬人的暴力傾向,或整天咆哮不止。狗的精神、肉體壓力,狗主人要負最大責任,但在台灣,大家為了方便,都不認為長期關籠是一種虐待。

RTXKVM2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可是,我們捫心自問,非這樣養不可嗎?我們可稱,牠是我同伴嗎?我們會這樣對待忠心的朋友嗎?我們可以這樣回饋牠們的忠心嗎?這就是台灣人對狗的愛嗎?很多人不曉得,狗也是群居動物。讓牠離群所居,就是最大的精神虐待。還更不用說,剝奪牠走動奔跑的權利。我們人關牠的原因,就只是人把牠當警衛,而不當牠為需要同伴的狗。人想利用牠,忘了牠基本的需要。

在德國養狗像教養小孩一樣花心血

在德國要養狗,沒有規定要有庭院,但教養最重要,飼主絕對要有時間教育他的狗。小時候的大小便習慣,都是四個月以內就要教會,幾乎所有的德國人養狗,都是讓狗住在飼主的屋裏,與飼主同住,如同家中夥伴。即使是出門渡假,即使是搭飛機、坐公車,許多人也會帶狗同行,狗在德國不只是法律上的同伴,同時是實務上的同伴中的毛小孩關係。因為人與狗同住,所以教會一隻狗社會化,聽得懂人的命令,是飼主必須盡到的責任。台灣是天下沒有不是的父母,而在德國絕對是,天下沒有不是的狗。

狗的行為好壞,完全取決於飼主。四月內的幼犬,盡責的狗主,會每三小時讓狗出去散步,讓狗習慣在室外上廁所,即使是半夜也要出去。當他們在關鍵期學會在外上廁所,以後就不用擔心牠在家大小便。德國飼主一定要教會狗聽命令,在德國,他們相信狗的行為是主人要全權負責。如果狗整天在家沒人陪,對狗也是殘忍的精神虐待。狗若飼養在室外的狗舍,遇到天氣太冷卻沒有進到有室內暖氣的住處,也會被視為虐待。

德國寵物店不賣貓狗 天下沒有不是的貓狗

德國寵物店是不賣貓狗的,因為牠們是同伴,是毛小孩,把小孩放在店裡叫賣商議在道德上是不被允許的行為。不懂駕馭自己狗的主人,有狗學校可以上。狗學校是教主人如何讓狗聽從主人,所以,德國狗學校一定會要求主人一起上課,而教育的重點在於教會狗聽從主人的話,而非如同日本或台灣,單把狗送去學校,狗主人付錢繳費就好。這點很像台灣家長,小孩送學校上課,卻不認為自己身負小孩最大的責任一樣。

德國人重視教育的責任,他們教小孩也是會邀請父母一起討論上課內容,學校並非全權擔負教育小孩的惟一權責機構,也不容家長卸責。如果狗有行為間題,如號叫太大聲,絕對是飼主問題。把狗聲帶割掉,是絕對的虐待,但台灣卻可被容忍,這情況,如何堪稱動物有福利?

在德國,養貓不關籠,設置貓沙讓貓咪方便。很多人家中,屋裡對戶外的門上接近地板處會有個活動小門,這扇小門通常是橡膠做的,讓貓可以自由進出。在一樓有陽台人家,還會看到有木頭做的貓樓梯,方便貓咪進出。德國人聽到美國人因為在家中養貓,擔心把沙發或傢俱弄壞,而把貓爪去除,都覺得不可置信,這是對虐待無知的寫照,可說是文化不同,也可以說文明程度的差異。

人類,大多期待飼養動物的好處,卻無法發揮同理心,遺忘了自己的責任,讓動物喪失能夠快樂地與我們人類一起生活的權利。文明的進步,不是以開名牌車或拿名牌包包這類的物質享受作為判斷文明高低的準則。如何反省改善對待他人、對待動物的方式,擁有符合不同群族、生物生活的習性,才是真正文明社會的標準。同伴動物如何在被定位為同伴的法律位階上,在符合同伴動物的生活習性下與人共處,更是評斷文明社會的關鍵。

【毛小孩 你的生命夥伴】系列專題

責任編輯:黃郁齡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毛小孩 你的生命夥伴】獸醫Dr.Ellie:對毛孩最好的感謝,是給牠你所能成為最好的你     



毛小孩 你的生命夥伴:

生活周遭,總是時不時能見到毛孩的身影,從認定主人的那一天開始,牠們陪伴我們、守護我們,用永遠純真的態度面對世界,直到生命結束。《打破牢籠》的作者Tom Regan:「動物,和人沒有兩樣,牠們有情感、有過去、有故事,像人一樣,每個都是獨一無二的生命,而不是可以隨意使用的東西。」台灣近年對動物的意識,可說於2013年電影《十二夜》上映後,引起越來越多人的關注,但台灣的流浪動物問題真的改善了嗎?或者,只是變得越來越難以輕易發現,越來越複雜,2017動保法修法上路,零撲殺也開始實施,此時正是加強飼主教育最關鍵的時刻,我們整理了一系列圖像、文章,不管你有沒有養動物,都希望你也能從中有所收穫。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