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章節
0 9 封面故事
Photo Credit :陳藝堂

「8+9」不只有義氣!

「狼若回頭,必有緣由,不是報恩,就是報仇」、「贏要一起狂,輸要一起扛」、「兄弟不看利益,只講義氣」……這些超狂「8+9語錄」也許你耳熟能詳,但你對背後的陣頭與家將文化瞭解有多深呢?關鍵評論網策劃了一系列文章,從家將的起源與流變、儀式與禁忌、北管音樂,到彩繪臉譜與刑具、全台家將團地圖,以及人物訪談等,帶你從頭認識「八家將」。原來「8+9」真的不只有「義氣」,更是台灣特有的民俗文化與藝術,值得我們認真對待!

1 9 專題文章

穿梭陰陽的特勤部隊:家將型陣頭出陣前、中、後之儀式與禁忌

Photo Credit:陳藝堂
唸給你聽

文:李佩儒

關於「家將」,狹義的來說特指六家將、八家將、什家將…等陣頭。廣義的談,家將型陣頭泛指「由人經由開臉(畫臉)、著神服、戴神冠,扮演神的一種陣頭。其目的是驅逐瘟疫、捉拿鬼魅、除煞保安。在出巡過程中,為了不讓鬼魅識破其由人扮演,故出陣過程中必須噤口不語,出陣前也必須堅守神明吩咐的紀律(如吃素、戒女色等)。」因此家將型陣頭的本質並非藝術表演,而是宗教性甚強的扮神陣頭。

台南白龍庵(註一)為台灣家將文化的發源地,至清代以降,已在各地區發展成各具在地特色的家將(型)陣頭;包括:什家將、八家將、官將首、八將團、二十四司、五毒大神、十三金甲、十三太保、三十六官將等,種類至少高達二十種以上。

什家將與八家將是民間信仰儀式中最常見的家將陣頭,能夠穿梭陰陽、賞善罰惡,象徵著保護凡間百姓不受鬼魅侵擾,相較於神明出巡賜福,家將可以幫助人間捉捕惡鬼、去瘟除煞,故出巡時的氣氛也較為嚴肅,並也伴隨著諸多禁忌。大抵上可分有出陣前、出陣期間與出陣後等不同時間類型,尤其出陣期間有許多禁忌需要眾多儀式參與者、觀賞者共同遵守。

未命名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左上:五毒大神,右上:三十六官將,左下:十三太保,右下:十三金甲。
出陣前的儀式與禁忌

稟報主神:就傳統概念來說,家將除了為其主神(註二)護駕,平時不隨意出陣。若接到友宮出陣邀請時,首先要稟報主神,以擲筊方式詢問主神願不願意讓家將出陣,如主神同意接下出陣任務,須把扮將人員(註三)之姓名呈報給主神,為了預告出陣日的到來,此時會恭請出主神令牌與另旗;家將館會架設「出軍臨時行館」於神龕前方,其目的如現今軍隊作戰,會設立一個調度後勤站的概念;行館內點上檀香,淨化家將即將著裝的裝備,也提前將出陣所需之物品展列出來,可避免當日缺少裝備之風險。

IMG_0609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東港同安堂八家將出軍臨時行館。

出軍前茹素、禁女色:扮演神明,必須要做到「淨化」身心的工作才有資格扮神像神;茹素是為了清潔體內,禁女色是為了淨化心靈。扮將人員除了出軍前茹素之外,平常也有不食的肉類,主要依各家將館規定,例如高雄鼓山地嶽殿吉勝堂之家將不食牛肉與馬肉,因為該廟供奉牛頭馬面將軍。

開臉:開臉是家將於出陣前耗時最長的儀式,家將臉譜看起來總是頗具威嚇性,目的是為了嚇阻鬼魅,當神的臉譜畫在臉上的同時,扮將人員由人轉變成神,進入扮神的開場白。

11403142_10203749379929646_7905433020229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已故白龍庵畫師陳宗和為家將開臉。

著裝:扮將人員開臉完成後,扮將人員會於行館內前開始著裝,穿上各角色所屬神衣,戴上神冠,穿上草鞋或紅包鞋(註四),整個過程必須有淨香爐於旁待命,把欲穿在家將身上的任何衣飾都「薰淨」,此時女性也禁止進入行館中,全程保持莊嚴隆重。

稟報上馬:這是出陣前最神聖而關鍵的儀式,家將陣全體帶隊至主神殿前,向主神稟報出軍,在稟報眾將上馬之後,代表今日任務正式開始,此時神明與兵馬已經下降於凡間,跟著家將陣出巡,所有禁忌在此刻更嚴格執行,氣氛變得莊嚴肅穆。

IMG_0378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高雄鼓山地嶽店吉勝堂家將出陣前於地藏王菩薩殿前稟報上馬。
出陣期間的儀式與禁忌

拜祖廟(註五)所有家將陣出發執行任務前,第一個參拜的就是自己廟,其意義有二:一是向主神展示陣法與演練成果,讓其驗收;二是表達對祖廟所屬廟宇的敬重。

IMG_0395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吉勝堂家將出陣前於地嶽殿前拜列隊,準備參拜祖廟。

刑具爺開路:刑具爺也稱「什役」、「使役」,刑具爺在整隊家將陣的最前方中央的位置,其任務有扛刑具與帶路,刑具爺肩膀上挑著刑具,在家將行進中發出鏗鏘有力的聲音,用來驅邪與趕鬼。刑具爺位於隊伍最前方,具有帶路職責,類似「報馬仔」之角色,如隊伍前有喪家、穢物、他團家將陣、玉皇大帝廟,刑具爺必須引導其迴避;如隊伍前有寺廟、紅壇,刑具爺必須帶領其參拜之。

護香擔:家將驅除鬼魅、掃除邪害的能力。所以許多宮廟也喜歡恭請家將來保護香擔;對進香廟宇來說,香擔裡的香火是極其重要的聖物,深怕過程中被邪靈搶走,家將是神界的特勤部隊,鬼魅與邪穢不敢接近之,故在傳統上由家將來保護香擔是很常見的儀式。

IMG_0500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家將保護香擔。

清厝:家將出巡並非常態,是可遇不可求的緣分,一般民眾若得知家將出巡之路線會經過家門口,如家中不平安者,會邀請家將入室內;其進到屋內後,會以法器敲擊家裡各個角落,為了收服家中所有鬼魅或煞氣。除了家中不平安者會邀請家將至家中,有些公司行號為了營業順利,也會請家將進入公司,把穢氣清除,祈求業務昌隆、員工平安。

收驚祭改:收驚祭改儀式是家將出巡時與民眾最貼近的時刻,通常信徒會在家將拜廟結束時,跪拜守候在隊伍前方,此時家將會列隊用法器輕輕拍打信徒頭部。信徒相信經過家將收驚祭改,病氣、壞運或不乾淨的威脅都會被家將帶走。所以每當家將出巡時,就有機會看到民眾大排長龍等待家將收驚祭改的畫面。家將所具備的療癒功能,正如同心理醫生一般,在保守的傳統社會裡,那個沒有心理醫師的年代,家將成為民眾重要的心理依賴。

IMG_0670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家將正在收驚祭改。

降駕:神明降駕(註六)、家將起乩(註七)。並非全台灣的家將團都會降駕,大部分的降駕型家將集中在台南以南之地區。這樣的狀況非常少見,通常只在有重大事件,例如:清厝時遇到難纏的鬼魂、遶境區域內有神明借助家將訴說需求或者收驚祭改時有信徒嚴重卡到陰。家將起乩的狀況是不可預知的,所以護陣人員必須隨時戒備,觀察家將的狀況。

DSC_2140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家將降駕。

敬酒包:敬酒包是家將出巡與兄弟館之間表達情誼最重要的儀式,友好的兄弟館會以酒與包子來慰勞家將的辛苦。接駕人員首先手持香爐大喊:「稟將爺,敬香」,把香爐放在家將前方,恭請其品香,接著第二位接駕人員則端上包子,於家將爺前方大喊:「稟將爺,敬包」,家將形式上地低頭聞一下包子,代表家將神已收取其心意。最後一位接駕為人員端上酒於家將爺前方大喊:「稟將爺,敬酒」,家將啜一小口酒表示心領。敬酒包儀式並非讓家將真正享用食物,而是一種供品敬神的具體表達。

1294289_10202518609921165_77987256011685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北港振玄堂武判官行家將敬酒包儀式。

噤口不語:扮將人員在開臉後由人轉變成神,由於家將出巡是為了掃除陽間的鬼魅和災禍,為了不讓鬼魅發現家將是由人所扮演而沖煞,所以家將在出巡期間不得隨意開口說話,執行如清厝或護香擔等重要任務時,甚至還需要咬香或帽子的劍帶來強烈執行此禁忌。如急需開口說話必須用與扇遮臉,小聲傳達給護駕人員。

嚴禁闖陣:家將就算不拜廟、不擺陣,列隊站著也是一種陣法,如有閒雜人等穿越其中,則稱為「破陣」;破陣會影響家將的氣勢,穿越者也會因破陣而沖煞,故家將出巡時周邊一定都要有護駕人員維持秩序,民眾若遇家將出巡,切勿闖入家將陣。

禁止女色:家將在出陣前就必須禁女色,在出陣期間更嚴禁女生觸碰到家將的身體。家將為男性神明,屬陽性,女性屬陰,如觸碰到家將身體除了男女授受不親外,在民俗上有失陰陽平衡。

如廁卸裝備:家將身上配戴的法器與衣著屬於神的物品,廁所是不潔之地,為避免褻瀆神威,如果需要上廁所則必須解開裝備,取下符令,才能夠進到廁所。

嚴謹飲食:家將出陣非常耗費體力,隨時需要補充水份,然而,為了不讓鬼魅識破家將由人扮演,故家將不能隨意飲食,必須由與扇遮臉才能小口喝水;需要吃正餐的時候則必須稟報主神、全體下馬,卸下裝備後才能休息片刻,開口說話或吃飯。

遇喪家須迴避:家將屬於管理陰間的部將,專門逮捕不該留在陽世的鬼魂,為了保護剛往生的鬼魂與家屬,不受家將驚嚇;如與喪家,家將會快速、無聲地通過,可行的話甚至繞路而行。這樣的舉動是家將對喪家的尊重。

遇不淨之物:家將出陣過程中如遇到不淨之地,如天橋或地道(有人在上方走動的建築物),家將必須手持羽扇遮住頭頂以防神威被侵擾。

遇他團家將陣:當家將陣與家將陣相遇,除非為兄弟館才須相互參拜;通常為了讓隊伍行進順利、不打擾相互的行程,會以羽扇遮臉,快速通過,以示禮貌。

IMG_2128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兩團家將相遇須以羽扇遮臉以示尊重。

遇聖需謙卑:家將屬於管理陰間的部將,遇到玉皇上帝需要快步通過,這樣的概念如同古代皇帝出巡時,百姓不得正眼而視以示最高敬意。

出陣後的儀式與禁忌

回宮下馬:完成任務的家將一定要回到祖廟,向主神稟報下馬。此儀式有兩個意涵:一是將今日收服的不潔(如鬼魅、煞氣與瘟疫等)交給主神審理,二是讓扮將人員恢復成「人」的儀式。

擦臉退神:家將下馬後會用金紙抹去臉上的臉譜,象徵完全脫離神的角色。

家將是所有廟會裡禁忌繁多、戒律嚴格的陣頭,並非單純的表演團體,象徵藉由裝扮來達到神明巡視人間、維持秩序。社會上常有對家將的污名,其實是對家將嚴守紀律的漠視,畢竟只是少數人的不良示範,才使家將莊嚴形象遭到扭曲。

走踏在田野現場,老將常常感嘆現現今的家將生態與以往大相逕庭,但不管傳統被如何扭曲,它終究是民俗的一部份,家將嚴肅慎重的精神不會熄滅,也不應消失,這項複雜且具代表性的民間信仰文化,值得我們共同守護與面對。

註釋

註一:位於臺南市北區北華街311號。

註二:家將通常為神的部將,統帥家將之神一般稱「主神」或「家將主帥」。

註三:扮將人員通常是信仰家將與其主神的信徒,義務來為神服務。

註四:根據台南白龍庵如性慈德堂堂主陳世欽所言,白龍庵的家將護駕主神時著紅包鞋,捉捕鬼魅時著草鞋。但現今家將著草鞋居多。

註五:家將所屬之廟宇,一般稱之祖廟。

註六:神靈降於人身上的狀態稱之「降駕」。

註七:人被神靈附體後的狀態為「起乩」。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翁世航

2 9 專題文章

北管憨子弟──北管音樂、亂彈戲與陣頭文化概述

Photo Credit: Yulin Huang/關鍵評論網
唸給你聽

「北管音樂」向來是台灣廟會陣頭不可或缺的元素,也是許多人對於廟會最常見的印象,即「震天價響」的鼓吹樂。就算是沒看過陣頭的人,可能也會對於不時在街頭上出現、相當「吵人」的嗩吶聲有印象。

正因為北管的喧鬧性質相當符合台灣人愛節慶熱鬧氣氛的性格,所以雖然這種音樂在台灣已沒這麼常見,卻仍然活耀於廟會陣頭之中。你知道這種堪稱是台灣傳統音樂的「重金屬」,也有細緻典雅如崑曲的絲竹樂嗎?以北管音樂伴奏演出的「亂彈戲」,如今哪裡看得到呢?跟廟會看陣頭的時候,又有哪些「眉角」需要注意呢?

吃肉吃三層,看戲看亂彈

「吃肉吃三層,看戲看亂彈」是過去流傳下來關於北管的一句重要諺語。現在我們一般都會解成「肉類以五花肉最好吃,戲劇則是以亂彈最好看」,因而認為「亂彈戲」(北管戲)就是過去最「上等」的劇種,也是我們如今常常聽到介紹北管音樂的第一句話。

其實北管在過去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在二十世紀初期歌仔戲出現之前,可說是當時台灣漢人最耳熟能詳的戲曲音樂,這是我們翻開台灣戲曲史就可以了解的事情。

而這句俗諺的後半句,也應該解釋為「要看戲就要看職業戲班的表演,而非業餘子弟演出的子弟戲」。因著北管在台灣形成特殊的子弟文化,所以北管也分為職業與業餘(子弟)兩塊,彼此也有競爭與合作的關係,而職業戲班的演員扮相俊美,也因多為從小訓練,故身段、唱腔較有藝術性,故說「看戲就要看職業戲班演的亂彈戲」。

回到當時的歷史脈絡之中,我們就會知道一句諺語的涵意,其實比我們想像的還要來得深刻。接下來,就讓我們從頭說起吧。

「北管」與「亂彈」

如今我們所稱的「北管」,大概是清代中葉由漢人自中國帶入台灣的戲曲與音樂。在中國並沒有「北管」一詞,台灣早期文獻史料也沒有「北管」的名詞,可能是「北管」進入台灣時,當時流行的是自福建泉州帶入的「南管」戲曲與音樂,所以作為對照,慢慢就出現了「北管」這個稱呼。

南管音樂舉例:蔡小月 - 荼蘼架(雙閨)

北管音樂舉例:新竹都城隍廟 竹塹北管藝術團 北管排場

但這裡的「南」、「北」之稱,與地域之南北並沒有絕對的關係,但卻相當符合一般人對中國南方、北方的想像,南管樂精緻典雅、北管樂則蒼涼質獷,故逐漸區分出兩個不同的聆聽族群與傳播場域。

那一開始台灣人如何稱呼「北管」呢?

清代時在中國有所謂「花雅」之稱,「雅部」指的是有「百戲之母」之稱、文人雅士喜愛的崑曲,「花部」指稱的則是京劇、秦腔等地方聲腔,也稱為「花部亂彈」,由其名即知有尊崇崑曲、貶抑地方戲曲之意。簡單來說,「亂彈」指的是崑曲之外所有的聲腔戲曲。

崑曲舉例:張繼青 - 《牡丹亭‧遊園驚夢》

但「亂彈」一詞進入台灣之後,就成為如今我們看到的「北管」戲曲的專門稱呼,並且因為使用「正音」、「官話」演戲,「亂彈戲」成為演神明戲必備的戲種,也因而至今的「地位」仍高於歌仔戲、客家戲。

而「北管」一詞也有狹義、廣義之別。如前所述,台灣人將「南管」之外的聲腔戲曲都稱為「北管」,故「北管」狹義指的是「亂彈戲」,廣義則還包含了崑曲、四平腔和其它非福佬、非客家系統的各種聲腔。本文所指即狹義的「北管」。

至於北管使用的「正音」、「官話」是什麼呢?對現在的台灣人來說,聽起來像是台語和華語的雜融,是大約十八世紀左右的中國官話,隨著北管一同進入台灣,如今成為厥遺的一種「戲曲語言」。相對於當時台灣的地方性語言如台語、客語,「官話」被認為具有與神明溝通的能力,故早期演給神明看的戲全由北管戲、四平戲、北管布袋戲、傀儡戲等官話系統的劇種包辦,後來才逐漸轉移為以歌仔戲、客家戲、布袋戲為主,但在「扮仙」之時仍然可以聽到以「官話」演出的北管戲。

文秋歌劇團 - 扮仙《天官賜福》

北管憨子弟

北管劇團分為職業戲班和業餘社團兩種,現今職業戲班只剩下宜蘭的漢陽北管劇團,堅持「日戲北管夜戲歌仔」,以「職業」的方式來訓練演員與傳承傳統。如今則與公立的歌仔劇團蘭陽戲劇團合併,致力於傳承北管傳統之美。

漢陽北管劇團 - 洛花河

而我們現今比較容易在廟會陣頭中看到的北管館閣,則是散落台灣各地方的業餘社團「子弟班」。「子弟」在過去並非專指學習北管的業餘人士,而是相應於全台各地熱絡的業餘戲曲學習者而產生的名詞。

子弟文化在日治時期達到高峰,當時全台各地都是以職業或地緣而集結的「子弟班」,地方的子弟們延請專業的老師(通常為職業戲班演員、樂手)來學習北管、京劇、歌仔戲等劇種,其中以在台灣歷史最悠久的北管子弟為最多。子弟文化流播之廣,連基本上不太與台灣島往來的綠島,都可以村為單位組成劇團,自台灣延請老師,於每年農曆八月十五土地公生時,全島三個村於土地公廟前聯台演出歌仔戲。台灣人對於戲曲的狂熱可見一斑。

這些業餘戲班們,皆秉持著子弟的優良傳統,只為了學戲演戲唱曲,出錢出力花時間都不打緊,至今仍保持著這個優良傳統。故有一句俗諺為「北管憨子弟」,就說明了子弟們為了北管,付出多少都不在乎的景況,說是「憨」,其實也是很可愛的一種說法。

北管使用「正音」這種沒有人會的戲曲語言,為什麼這麼多人想看、想學呢?在20世紀初歌仔戲出現以前,台灣的戲曲環境並沒有使用台語的劇種,有的是使用泉州話的高甲戲與七子戲、北京話的京劇、以及使用「正音」的北管等,全是由中國各地傳入的劇種。由於唱腔與語言是不能分開的,所以台灣民眾在欣賞這些劇種的時候,同時也在欣賞這種語言的音律之美。再加上大部分劇情模式雷同,即使聽不太懂,依舊可大致猜到劇情發展。

彰化縣伸港鄉的高甲戲團「南管新麗園劇團」

而北管子弟透過北管唱腔來學習「正音」,不僅可以深入了解戲劇的情節與聲腔,更兼具學習「官話」的功能,得以與對岸來的人溝通。他們更是一群「專業」的觀眾,可以在職業的亂彈班演出時「點戲」,看看這個戲班的能力如何。戲碼一出,職業藝人就要立刻上戲,所以一團戲班平時就得累積二、三百齣戲目,「點戲」也正是考驗藝人「腹內」的時候。

一聲蔭九才,沒聲毋免來

北管的音樂大致上分為西皮與福祿兩派。福祿派較早傳入台灣,稱為「古路」,信奉西秦王爺,以椰胡為代表樂器;西皮派較晚傳入台灣,稱為「新路」,信奉田都元帥,以京胡為代表樂器,唱腔與音樂聽起來較接近京劇,但實際為不同的音樂系統。

西皮派唱腔

福祿派唱腔

一般我們在廟會陣頭活動中,會看到北管子弟團以「軒」、「園」、「堂」、「社」自稱,各自有不同的來歷。大致來說,以「社」為名者多為福祿派,祀奉西秦王爺,如基隆聚樂社、宜蘭總蘭社;以「堂」為名者多為西皮派,祀奉田都元帥,如基隆得意堂、宜蘭暨集堂,這是以音樂系統來區分。

中部地區台中、彰化的「軒」、「園」,則多有傳承上的關係,如以彰化市內的梨春園或集樂軒為祖館,鄰近地區的館閣則會取相似之名,如彰化梨芳園、台中振梨園、台中玉梨園之名即出自梨春園;中部館閣則多同時學習西皮與福祿,祀奉西秦王爺。這當然也有地區性與個別差異,如新竹城隍廟的竹塹北管藝術團,即兼學西皮、福祿,也同時祀奉西秦王爺、田都元帥。

目前北管子弟班常見的演出方式為「排場」,於固定場合演出,形式類似於音樂會,不上妝演唱戲曲唱詞並以後場伴奏,也可帶以簡單的身段演出,是各家館閣互相切磋技藝最佳的方式。現在因「上棚」演出一台戲相當不易,故各地館閣多以此方式傳承曲藝。

至於「上棚」粉墨登場演出大戲,如今相當不易見,近年來因文化意識抬頭,逐漸重視傳統文化的復興,各地館閣子弟會延請老藝師傳授「腳步手路」(指演戲的身段、腳步、做打等),以年度大戲的方式演出。筆者所在的竹塹北管藝術團應該是全台少數一年可以公開演出三至五台大戲的館閣,並且每年固定學習一齣久未有人演出的大戲,為保存傳統文化盡一份心力。

北管排場與戲曲使用同樣的唱腔,大致上分為「細口」(台語發音為「幼口」)與「粗口」。「細口」表現較文雅細緻的腳色如小生、小旦、正旦等,使用假嗓;「粗口」則為本嗓,如老生、大花、老旦等腳色(「腳色」即「行當」,不同於劇中人物的「角色」)。聆聽時可以特別注意其「加聲詞唱法」,細口於字與字之間加入無意義之音聲「伊」來拉長語尾,粗口則是加入「阿」,北管唱腔音律是否動聽婉轉、字字之間是否擺置妥貼,此加聲詞佔很重要的地位。

細口唱腔舉例:玉鳳園 - 哪吒下山

粗口唱腔舉例:竹塹北管藝術團 - 蟠桃會

另有一種更少見的音樂形式「細曲」(台語念作「幼曲」_,類似崑曲在台灣的俗化版本,以絲竹樂隊伴奏,是相當典雅清麗的聲腔,與北管的「鼓吹樂」截然不同。過去子弟們會在夜間練習細曲,並在出陣時演唱,但現在僅有少數館閣仍保有此聲腔。

北管戲曲舉例:王宋來 - 昭君和番

北管是相當重視唱腔的樂種,一個演員的好壞最先即由唱腔判定,故說「一聲蔭九才,沒聲毋免來」。

輸人不輸陣,輸陣歹看面

出陣則是我們平常可以在廟會陣頭中觀看到的館閣演出,為應酬性的活動,乃館閣應各地廟宇的邀請,在神明誕辰等日子作為駕前鼓吹。通常我們可以在一場迎神賽會中,看到各地館閣、廟宇之間的關係與互動,雖說是互相助陣,但各家館閣也會互相「拼陣」,展出極盡豪華或稀有的行頭,如精緻雕刻的綵牌、彩旗、鼓亭等,也可以拼技藝、人數、衣著服飾,甚至結合神將隊、舞龍舞獅等,總之「派頭」就是不可以輸人。

現在出陣較常見的音樂形式為鼓吹牌子,就是我們一般印象中的「震天價響」的陣頭音樂。另外尚有鼓亭、十音、細曲等我們現在比較少見到的音樂形式,現在除了鼓亭之外,幾乎已於街頭上絕跡。

1652辛卯(100)台北大頭金來鼓亭參與舊市場普願宮遶境北管出陣

我們常說的諺語「輸人不輸陣,輸陣歹看面」,其中的「陣」,指的就是「陣頭」,即過去北管子弟互相「拼陣」,拼排場、拼派頭的有趣畫面。

西皮濟,不如福祿齊

現代人可能很難想像,日治時期乃北管館閣的全盛時期,子弟之間會因派別不同而對峙、拼陣,嚴重一點的甚至演變為群毆、械鬥。如宜蘭、基隆、花蓮、台北地區的西皮、福祿之爭,台中、彰化地區的軒、園對抗等,其中又以西皮、福祿之爭最為嚴重。宜蘭許多俗諺出自西皮福祿之爭,如「西皮濟,不如福祿齊」,即福祿派嗆堵西皮派人多勢眾,但不如福祿派團結。

西皮、福祿館閣之間的對峙、拼陣,如賽陣頭時鼓舞地方財團,動員角頭投入造勢;或者對台演戲時,事先蒐集情報、安排對自己有利的劇碼、精采好看的技藝,想辦法吸引更多觀眾;迎神賽會遭遇同場對峙時,即以大鑼、嗩吶的音量多寡來一拼高下,或者不斷吹奏牌子,不得重複曲牌,先停下來表示技不如人。

北管藝師邱火榮回憶起過去大龍峒保安宮保生大帝聖誕時,都會一次請三、四台戲一起對台演,職業亂彈班請不夠,還請子弟團一起演,而且規定每台都演一樣的戲。當時台灣人對於「戲」的要求,以及多個戲班互相拼台的畫面,現代人已經很難想像了,如今館閣文化逐漸式微,館閣之間也都以和為貴,西皮、福祿之爭也不復見。

或許就像現在陣頭的八家將、八將團、官將首等時有武陣碰頭對拜的情況,時不時也會有衝突或鬥毆的情形發生,這可能也可作為一個線索,由陣頭文化考察台灣人的「拼鬥」性格吧!

官將首 vs 八將團

參考文獻:

  • 台灣民俗文化工作室
  • 呂錘寬著《北管音樂》
  • 呂鈺秀著《台灣音樂史》
  • 黃素貞主編《鑼鼓喧天話北管 亂彈傳奇》
  • 吳英美主編《天官賜福。莊進才 ─ 北管的天天、月月、年年 展覽特輯》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黃郁齡

3 9 專題文章

【圖輯】八家將穿搭日誌:彩繪臉譜、刑具、衣著各有千秋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
唸給你聽

文:Nelly Wu/圖:Nelly Wu、Judy Kuo、黃郁齡

八家將是陰間警察,負責緝拿並審問犯人、保護主神、以及趨吉避凶等。除了在臺灣民間信仰方面十分重要外,在文化方面亦有相當豐富的層次,不論是服裝、臉譜、道具的運用都有其背後的故事。以下以嘉義振字派為例,透過圖文解釋相關之應用與內涵。

什役與文武差
89-05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

雖多數什役不勾臉譜,但亦有開臉者(如北港如興振玄堂),衣著方面則變化多端,除簡單衣著外,亦有著便服、打赤膊、著紅肚兜者,下身則統一著紅褲。而什役肩挑的扁擔內裝有刑具,各個家將團所放的刑具不一,最多可達三十六種,其中最簡單的為魚枷(形貌為雙魚並列之刑具),亦包含繩索、鐵鍊、腳鐐...等。多半都以木製模型替代、亦有以鐵製造者,一副刑具擔可達二、三十斤。

89-06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

文差與武差多半由兒童或團內青少年擔任,而文差除了開「小蝙蝠面」外,亦有開粉面者(其形貌與歌仔戲生角相似)。

89-07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

一般來說武差是開「小蝙蝠面」,而本文所述之嘉義振字派家將團則開與甘爺臉譜相似,但顏色對稱的「壽字面」。

甘柳謝范四大將軍
89-11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

甘爺通常身著黑色上衣,而嘉義的家將團則多著藍色上衣。戒棍方面,閩南語稱為「板批」,由竹節從中剖開製成。

89-10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
89-08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

謝將軍頭上之高帽亦有寫出家將館堂號者,道具方面,嘉義派系多執魚枷,臺南白龍庵派系則多執火籤。

89-09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
四季大神

在四季大神方面,各家將團之角色、臉譜、服裝、與道具等的組合差異甚大,下述為較常見的組合。

89-01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
89-02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
89-03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
89-04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

過去家將團之冬大神有手持真正毒蛇的,但現已不多見,多以木製蛇杖替代。

除了上述角色外,亦有些家將團會加上文武判官的角色。道具方面,四大將與四大神皆會持羽扇。而以上的敘述是以嘉義振字派為主,其他派系的臉譜道具、以及其背後意涵相異。

服裝與頭冠方面更為千變萬化,有的簡單樸素、有的十分華麗,唯有服裝顏色能稍作統一。但不論所謂正統或源流一說,這些服飾、臉譜等,都保存著各地區的文化價值,以及當地人的生活記憶。

參考文章:彩繪神威 ──家將面師陳金鑫•陳威龍(光華雜誌)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