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2022菲律賓總統大選

菲大選採訪後記:曾歷經戒嚴的老奶奶告訴我她不在意貪腐,更在乎經濟發展和治安

2022/05/16 ,

評論

札克利 / Zachary Lee

Photo Credit:李宗憲
札克利 / Zachary Lee

札克利 / Zachary Lee

短短兩年的新聞工作,曾採訪空難、氣爆、台南強震、太陽花學運和反課綱占領教育部等重大事件,喜歡衝第一線,記錄歷史。 對所有事情充滿好奇心,對任何問題都想追根究柢! 2016年暫時辭掉工作,到東協國家之一印尼,認識文化也學印尼語,希望透過文字抹去台灣人對印尼的偏見,重新認識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國家。 現居印尼雅加達,在英文媒體實習中。提醒自己Tell the truth and shame the devil.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曾經歷過馬可仕時代的《CNN Philippines》副主任跟我說,馬可仕家族早在返國後就積極在全國各地準備多年重奪政權,至於羅貝多到去年是否要選總統仍搖擺不定,光是兩人籌備選戰的時間就差一大截,要打贏這場戰實在太難。

文:李宗憲(德國之聲記者)

飛機上,從3萬英尺高空望著呂宋島,心裡五味雜陳,小馬可仕高票當選菲律賓總統後,他到父親墓前憑弔,並公布了幾張拭淚的照片。

5月9日總統大選開票當晚,投票截止後不到一個小時,小馬可仕的票數就以驚人速度遙遙領先,同時也把代表改革派、主張自由民主的羅貝多(Leni Robredo)甩在後頭。

那一整夜,我看著電視上的主播在棚內報票數,記者在羅貝多及小馬可仕總部及家鄉現場的連線報導,他們臉部表情雖沒有流露太多情感,但身為同業,彷彿能看穿他們心中的百感交集,因為小馬可仕競選期間,他對媒體並不友善,不僅逃避辯論及主要媒體的邀約,也不願與其他候選人同台,甚至忽視記者提問。

他堅稱,要靠自己與選民溝通,通過社媒頻道和網紅節目宣傳自己,也因此躲過媒體的尖銳提問,同時逃避談論政見或承諾的責任。馬可仕團隊及他的支持者在社群媒體下了很大功夫。

而在選戰期間,極具爭議、以散播假消息聞名的《SMNI新聞台》也因此聲名大噪,由某宗教成立的媒體,過去常抨擊反對杜特蒂的人,這次則受到許多小馬可仕支持者的親睞,收視群暴增。

小馬可仕一直到選舉當天,都沒有對未來將如何治理國家給出具體內容,只不斷強調「團結」口號。競選團隊也未針對經濟、教育政策給方向,未來施政模糊到在當選後,我要採訪分析未來時,許多專家學者都說只能給出「wait and see」的答案。

也因此,未來小馬可仕會如何面對或「處理」新聞機構令人不安, 一股低氣壓從選後就在當地新聞界瀰漫著。身邊的記者朋友既難過也迷茫。

而學界更是如此,有學生會發起罷課抗議,也有學術機構釋出馬可仕「戒嚴」時期的影片版權,供民眾網上免費觀看,有圖書館免費提供有關「戒嚴」的電子書供下載,甚至有大學在選後,宣布全校放兩天「調解選後壓力假」。

我的同溫層大部分都支持現任副總統羅貝多,雖然投票前的民調早已差了一大截,但因選前年輕人大規模的自主動員和數十萬人的集會,很多支持者仍抱有一絲希望,期待奇蹟出現。

可惜,沒有奇蹟。

菲律賓副總統羅貝多造勢  41.2萬人參加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菲律賓副總統羅貝多(Leni Robredo)陣營4月23日於大馬尼拉巴賽市舉辦大型造勢,主辦單位表示現場支持者達41.2萬人。

統整過去幾天和當地同業以及記者前輩的討論,這場選舉結果,是眾多複雜因素層層堆疊。其中,包括民眾對1986年人民力量革命後的掌權者感到失望,進而對自由民主失去信心。

至於馬可仕家族,支持的勢力一直存在,如同我採訪一名老奶奶,經歷過戒嚴的她,對貪腐根本不在意,它更在意的是國家經濟發展和治安,而菲律賓各地及不同階層的人,對戒嚴的感受也有很大不同,更甭說這次佔很大比例的年輕選民,對馬可仕戒嚴時期不熟悉。菲律賓朋友們說,在求學過程中,這段歷史一直被輕輕帶過。

另外,羅貝多的親民形象雖然讓很多人埋單,但對小馬可仕的支持者而言,反而像「演戲」做作,加上羅貝支持者大部分是受過高等教育的選民及城市菁英份子,中底層人民對菁英感到厭惡,或許是種覺得自己長期被看不起的反撲。

AP_19163115913052
Photo Credit: AP / TPG Images
菲律賓現任副總統羅貝多(Leni Robredo)

但馬可仕執政,對窮人真的有好嗎?現在當然言之過早,但我有個支持羅貝多的菲律賓朋友,在選前買了好幾張親小馬可仕的企業股票,在他當選後,大漲了20幾趴。他無奈笑著說:「看吧!小馬可仕當選後,得利的是誰呢?還不是讓我賺了錢,可以買張商務艙機票去歐洲玩。」

曾經歷過馬可仕時代的《CNN Philippines》副主任跟我說,馬可仕家族早在返國後就積極在全國各地準備多年重奪政權,至於羅貝多到去年是否要選總統仍搖擺不定,光是兩人籌備選戰的時間就差一大截,要打贏這場戰實在太難。

總之,民主選舉仍是少數服從多數,當地仍有一些評論是樂觀正面的,他們看到羅貝多所帶起的年輕粉紅勢力,仍不能被低估,只是得繼續觀察這股力量,能持續多久及發揮多大能量。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原本可能打破家族世襲政治的羅貝多沒有當選,菲律賓的家族或世襲政治一定會延續,有個菲律賓大學教授說,很大可能下一任總統就是薩拉(Sara Duterte),下一屆則是小馬可仕的兒子。也因此,轉型正義在菲律賓可能永遠無法進行。

280592073_10224362841952474_594075082518
Photo Credit:李宗憲
菲律賓媒體報導小馬可仕和薩拉獲得勝利。

至於小馬可仕接下來會將菲律賓帶到何方,真的必須「wait and see」,但有了龐大民意支持,接下來施政應相對容易。未來,是否真能重返「黃金年代」我不敢期待,只希望別把他父親的威權獨裁帶到這個時代,但倒是有很多生意人仍非常看好未來菲律賓的經濟發展,因為小馬可仕曾經承諾會繼續杜特蒂的基建計劃。

菲律賓是台灣最近的鄰居,高等教育完善、人才擠擠,英文做為第二語言的他們,文化藝術創作能力,醫學專業都不比其他歐美國家差勁,但薪資水平低、貧富差距高,更有數百萬人被迫出國從事勞力階級工作,醫生變護士、老師變保母、記者變看護,真的令人失望難過。

而這個政策,正是馬可仕執政時期,在所謂「黃金時代」後為了舒緩戒嚴時期的高失業率所實施的勞力輸出政策,原本只是短期計畫,卻造成往後和被減數百萬人被迫遠離家鄉賺錢的常態,海外勞工的匯款成為菲國主要的外匯來源,長年以來海外勞工,可能進一步導致政府忽視創造工作及解決國內失業率的重要性。

小馬可仕說,要大家以他的行為評定他的為人,而不是家族歷史。不過馬可仕在競選期間也沒有選擇和他父親劃清界線或反對父親的威權獨裁,加上父親被迫流亡時,他也已經從政,實在難辭其咎。

無論如何,真的希望菲律賓的未來能更好。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

專題下則文章:

情誼可能比歷史的教訓還濃:為何多數在台灣的菲律賓移工會支持小馬可仕?



2022菲律賓總統大選:

菲律賓總統大選投票日在5月9日舉行,本專題帶讀者們了解這場選舉的過程以及結果。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