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揚眉女子:我們不是第二性

「性別不平等仍然存在,只是變得隱晦了。」天水圍師奶說出洞見。現代女性不用束腳,可以在職場上馳騁,就代表社會對女性的壓迫消失了嗎?欣宜肥胖的身體被封殺、97%的家務料理者是女性、外傭清一色是女性、殘障性服務鮮有女性份兒,這些鐵證都在透露著一個公開的秘密:女性仍然是第二性,她們的性慾、身體、自由被輕視,扮演著從屬和依附的角色;這種不被看見、不自覺的歧視,有如暗湧般在社會上蔓延。攝影展《她們的凝視》以鏡頭紀錄女性對社會歧視的眼神控訴,記者走訪了其中三位——女殘障者、主婦、女傭,發現她們被壓迫的處境各異,吶喊卻是一致的:她們想重奪人生的自主權,為姊妹們吐氣揚眉。

TheNewsLens 自製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