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後疫情時代」的近未來,我們的生活可能發生哪些改變?

【後疫情時代/出中國記】歐美企業持續撤離中國,唯一的懸念只有速度多快

2020/07/01 ,

評論

趙君朔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趙君朔

一個在金融風暴的前夕,從世界金融中心的某大學政治系博士班的研究室被踢出來,變成沒有辦公室的小業務,開始看更多書,思考更多政經與國際政治問題,於是在追者客戶討訂單之餘,開始被編輯追稿的中年大叔。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管是從疫情剛剛在北京二次爆發、中美對抗持續升高、或是從中共長期的國家發展戰略三個不同面向來看,以美國為主的歐美企業都會持續撤離中國,唯一的懸念在於速度。

不管是從疫情剛剛在北京二次爆發、中美對抗持續升高、或是從中共長期的國家發展戰略三個不同面向來看,以美國為主的歐美企業都會持續撤離中國。唯一的懸念在於速度,如果疫情間歇性持續在中國爆發,又無法保證在2021年就研發出有效的疫苗,加上美中試圖暗中接觸,尋找妥協方案的努力失敗,那麼可以預見會有更多美商、歐商為了規避公衛、商業和政治的三重風險而加速出走。

如果疫情能被有效控制,美國、中共能協商出一個類似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妥協方案(關於香港《國安法》)、中共在2020下半年採購美國產品的速度加快,那麼可以想見外商會傾向於留在中國原地觀望,但是如果中共為了應對經濟持續下滑和美國擴大處口管制,更強力推進國家主導的產業政策,並對貿易協議中承諾的智慧財產權保護陽奉陰違,那麽歐美企業在忍無可忍後,還是會選擇出走。

所以眼下最關鍵的議題是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和中共國務委員楊潔篪即將進行的夏威夷會晤,是否能在香港問題上達成妥協。(編按:本文撰寫時間為6月15日)中共暫緩或是取消在香港實行《國安法》的機會非常小,然而如果中共鐵了心要強推,美國很可能會推出三項對中共具有強大殺傷力的制裁措施:

  1. 將對中國敏感科高科技出口禁令也擴展到香港
  2. 限制經由香港的資金流動
  3. 制裁中共政治局常委,負責港澳事務的韓正

前兩項會讓中共已經受到相當打擊的產業發展和經濟雪上加霜,第三項則具有指標性意義,能加速中共高層內部的分裂。中共對此嚴重後果心知肚明,所以才緊急再度派楊潔篪赴夏威夷會見蓬佩奧,看能否以《國安法》只是形式上為了國家安全所必須,實際的執行會充分授權給特區政府為理由,說服美國高抬貴手。

但這樣的期待很難讓人樂觀。事實上,這不是第一次雙方為了討論香港情勢而密會。去(2019)年八月兩人便在紐約見過面,會後雙方都只發了一則極短而語焉不詳的聲明。但根據各種線索判斷(包括川普〔Donald Trump〕總統會後數則關於香港的推文),楊是希望以貿易談判的大幅讓步,來換取美國默許中共強力鎮壓香港反送中抗爭,但美國不接受此提議。

同樣的,在香港已經成為美國兩黨具有高度共識議題的情況下,加上疫情究責、中共對美國種族暴動煽風點火等其他催化劑,目前看不出美國有收手制裁的理由,除非中共真的撤回《國安法》,然而已中共從習近平上台後展現的決策風格來看,這也是不能的。

習在18大上台後,一開始表現了開明的形象,並強調要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上發揮決定性的角色,但從2015開始出現了政策的急轉彎,強調要由國家主導經濟發展,具體的表現就是2015年5月公佈的「中國製造2025」,這個計畫野心勃勃的要投入大量國家資源,發展十大尖端科技領域,並明訂在關鍵零組件上在2020要達到40%是國產品、2025要達到70%是國產品。如此高調的去「扭曲」原本已經很不平等的經商環境,更讓已經飽受智慧財產權被侵害與強迫技術轉移的歐美廠商心生不滿,也為之後的貿易戰埋下了火種。

除了在實際政策上高調冒進,中共在心態上也變的自大與封閉。所以在川普勝選時中共完全不擔心,覺得他只是一個自大愛吹牛的政客,《環球時報》更是直接了當的點明如果美國敢發動貿易戰,中國就把波音的訂單換成空中巴士,美國的iPhone和汽車在華銷售也會大受影響,美國大豆、玉米的進口也會暫停。

但在川普成功的繞開中共,開啟和北韓直接協商廢核的管道後,美國便根據1974年《貿易法》的301條款,以中共侵權美國智慧財產權為名,宣布對中共輸美約500億美元商品加徵25%關稅,而這批被課稅的商品,大部分就是屬於中國製造2025計畫中要發展的項目。但自信滿滿的中共以為用報復手段便能讓美國收手,結果就是到了2020年1月15日雙方在白宮簽訂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前,中共輸美商品共有75%被加了懲罰性關稅,國內兩家最大的通訊公司被制裁,同時製造較低階商品的外商開始出走到越南、柬埔寨和印度等地。

RTX6I9DV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除了在貿易戰的強硬對抗換來經濟上的慘痛代價外,中共對香港抗爭表現出來的蠻橫態度與縱容港警過度執法,也讓美國國會以破紀錄的速度在兩院都幾乎以全票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給予美國法源取消香港有別於中國內地的特殊地位,並制裁迫害港人人權的官員。

更加曝露習政權封閉而鐵腕決策本質的,就是在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並擴散到全世界後,中共不但未曾表達過一絲歉意,反而一方面以大外宣塑造自己救世主,一方面發動由外交官出面反咬美國或義大利才是疫情源頭的「戰狼式」外交,這種粗暴的把國內控制人民的手法照搬到國際上的手法,就是激起了以美國為首的強烈國際反彈。除了美國數州對中共訴訟求償、美國參議員提出的對中共究責法案,美國商務部此時將對華為的禁售令條件收得更緊,也可以看成是美國對中共戰狼外交的反制手段之一。

也就是說,前述的三大戰線上,在其中兩大——香港和疫情究責——美國和中共的對抗都不斷升高。貿易戰雖然暫時停火,但就川普最關心的縮減雙方貿易赤字來看,根據第一階段協議,中共承諾在2020年購買1720億美元左右的美國商品,而就目前公佈的2020年前三分之一的貿易數據,中共的總採購額僅達260億美元,比若按比例該達到的580億美元採購量的一半都不到。隨著美國總統大選日期的接近,這有可能成為民主黨批評川普的題材,長期來看,也為這份協議能否執行到底埋下很深的隱憂。

面對自己連番政策失誤造成的險峻情勢,中共還是完全不願意檢討、修正,按照中共政協委員、國際關係名學者賈慶國在China File網站上的撰文,中南海把前述各種強硬的政策和在中印邊境、南海、台海的挑釁,看成是面對美國步步進逼的被迫反擊,是為了維護國家主權所必需。

也就是在這樣的思路下,表面上為了防止繼續落人口實,中共各種官網已經對「中國製造2025」絕口不提,但是私底下,中共已經捲土重來,要推動一個中央、地方政府甚至民企一起參與的計畫來升級全國的基礎建設,計畫中涉及的領域有人工智慧、資料中心、行動通訊等。目前光是以北京、上海為首的十幾個地方政府就承諾要投入6.61兆人民幣,中國網路巨頭騰訊和阿里巴巴,也分別承諾要投入5000億和2000億人民幣在雲端計算和網路安全上。對此歐洲商會直接發表聲明指出「此種不公平競爭,只會惡化供應鏈脫鈎的趨勢和增加保護主義。」

所以綜合來看,問題的根源在於中共極權體制的封閉和不透明,讓疫情首先在武漢徹底失控,在短暫平息卻無人知道實情究竟如何時,現在又忽然在北京爆開。為了維持自己崛起大國形象,和美國的一連串紛爭都是越處理越糟,讓美國政府開始全面檢討、清查雙邊的往來狀況。在習近平大力推行「國進民退」弄到中共債台高築,總債務已達GDP的300%左右,卻換不到生產力與科技增長,還面臨巨大金融風險之下,不但不痛定思痛進行改革,反而加碼國家掌控經濟的力道。

這種在不斷惡化經濟中的豪賭對希望有個公平競爭環境的外商來說,不啻為雪上加霜。因此即使因為要撤走不易,而大部分不考慮外移的外商來說(根據中國歐洲商會二月的調查,11%的會員決定或是考慮撤走、美國商會去年年底的調查則發現有9%的會員已在撤離,8%尚在考慮),他們也暫停了在的華新投資計畫。

但如果又有新的壞消息如疫情又惡化、美國又制裁中共公司而引發中共報復性制裁在華外商,或是美國因為貿易協議破局而加徵新關稅,可以想見外商會重新考慮留在中國的決定,特別是仍然以出口國外為主的外商。最後一個會對這些外商產生拉力的因素,是美國是否會推出力道夠強的補貼政策來鼓勵廠商離開中國或是直接移回美國,在川普目前連任陷入苦戰的局面下,是可以合理預期他會下令相關部會在選前端出這樣的牛肉來實踐其競選口號「Make America Great Again」。所以不論是基於短期或長期因素,要目賭一場改變世界經濟格局的「出中國記」是可以預期的,剩下未知的,就是這場大戲到底是涓涓細流還是驚濤駭浪。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後疫情時代/全球戰略】美軍「印太戰略」大收縮,中俄佔不到便宜,烏克蘭或成最大贏家


「後疫情時代」的近未來:我們的生活可能發生哪些改變?:

COVID-19新冠肺炎雖然不是人類歷史上造成最多死亡的傳染病,卻可能在不遠的未來徹底改變人們的生活習慣,乃至於全球化的進程。 從微觀的生活層面來看,舉凡人們的社交方式、飲食習慣、娛樂型態,甚至工作模式,都會因這次疫情產生長久的改變。從巨觀的全球層面來看,這次疫情也會讓全球的產業產業鏈重新洗牌,打亂過去全球化所形塑的世界秩序。 因此《關鍵評論網》試圖從COVID-19對各行各業的影響開始,重新描繪出疫情過後的世界。包括日常生活的飲食、娛樂、醫療、交通,到國家層級的產業、國防等領域,初探「後疫情時代」可能的百工群像與生活樣貌。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