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後疫情時代」的近未來:我們的生活可能發生哪些改變?

【後疫情時代/全球戰略】美軍「印太戰略」大收縮,中俄佔不到便宜,烏克蘭或成最大贏家

2020/06/28 , 評論
許劍虹(Samuel Hui)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許劍虹(Samuel Hui)
許劍虹,1984年出生於德州達拉斯,自幼在台灣長大。初中後返回美國接受中學到大學的教育,並取得加州大學爾灣分校(UC Irvine)的歷史系學位。回台灣後,進入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攻讀博士。 曾經擔任《兵器戰術圖解》、《英文旺報》以及《中時電子報》的文字編輯,目前兼任《航空最前線》與《世界民航雜誌》的採訪編輯。多年來研究軍事歷史,已經出版兩本個人著作,分別為《飛行傭兵:中華民國空軍第1美籍志願大隊戰鬥史》與《那段英烈的日子:中日戰爭勇士餘生錄》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軍隊是各國政府意志的延伸,無論是執行封城任務還是在病毒壟罩下向盟國提供人道援助,都少不了軍隊的介入。然而軍人也是人,是人就有可能成為病毒的攻擊目標。

從去年11月起新型冠狀病毒在武漢爆發以來,全球已經有220個國家慘遭此一變種瘟疫襲擊,至今已經有900多萬名確診個案,當中有近50萬人死亡。為了防止病毒擴散,絕大多數國家都宣佈封城,並斷絕與其他國家之間的空中或者海上往來。民航工業更是首當其衝遭到毀滅性打擊,讓人不免憂慮全球化時代是否就此落幕。

軍隊是各國政府意志的延伸,無論是執行封城任務還是在病毒壟罩下向盟國提供人道援助,都少不了軍隊的介入。然而軍人也是人,是人就有可能成為病毒的攻擊目標。

而軍人大規模感染病毒,也可能影響全球戰略局勢的影響,美國海軍就為此,在一段時間內撤走了印度-太平洋地區的四艘航空母艦,只留下兩棲突擊艦美利堅號來遏阻中共海軍在南海的擴張行動。

美軍的印太戰略大收縮

美國是新型冠狀病毒影響最為嚴重的國家,根據《日本時報》5月20日的報導,截至5月底美軍不分軍種已有超過5,700人感染。其中羅斯福號航空母艦上,就有1,500確診案例,幾乎占了美軍整體感染人數的四分之一。受影響的美國海軍艦艇總計為13艘,其中四艘是尼米茲級核能動力航空母艦,而且絕大多數為部署於印太地區的船艦,導致美軍在此一地區出現戰略真空的情況。

船艦因為屬於密閉空間的關係,比陸地更為容易發展成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染溫床,病毒爆發之初的鑽石公主號就是最好的案例。如果把爆發或者曾經爆發過病毒個案的美國海軍軍艦通通納入,受到影響的艦艇可能還要超過40艘。

另外法國戴高樂號航空母艦、保羅騎士號護衛艦、比利時利奧波德一世號護衛艦、荷蘭海豚號潛艦還有中華民國的磐石號加油補給艦也都出現了大規模感染案例。

此外在今年4月17日,美國空軍還宣佈不再把B-52、B-1與B-2等戰略轟炸機部署到海外。其中關島安德森空軍基地是美國空軍全球打擊司令部對印太地區派遣戰略轟炸機的重要投射點,從4月17日起也不再會有任何戰略轟炸機的駐防。由於羅斯福號就是在關島隔離的,讓人不免憂慮此一戰略收縮是否也與新型冠狀病毒有關?

固然美軍防線的收縮,與中共近年來不斷增加的海空還有遠程打擊實力有密切關係,但不得不承認病毒確實大幅加快了解放軍海空軍挑戰美國西太平洋霸權的速度。四艘航空母艦的撤出,更讓中共成為唯一在西太平洋地區擁有兩個航空母艦打擊群的海上強權。遼寧號與山東號固然尚無挑戰美國的實力,但是對台灣確有不容小覷的威脅。

RTX7GTL3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各國軍隊受災慘況

軍人即便在陸地上,每天的工作與居住環境也是處於高密度狀態,感染病毒的可能性也比一般人還要高上許多。而在疫苗研發出來以前,幾乎也沒有什麼政策是能100%防止病毒蔓延到部隊裡面的。根據NBC新聞5月7日的報導,美軍採取的政策是暫時禁止有新型冠狀病毒病史的人加入美軍,除非在確認康復並獲得軍方的豁免後才能再度從軍。

百年來戰亂不斷的中東,卻反而因禍得福般的迎來了難得的和平。土耳其緩和了對敘利亞庫德族的進攻,伊斯蘭國等恐怖組織也宣佈暫停對歐美國家的恐怖攻擊。因為美軍擊殺伊朗恐怖分子蘇萊曼尼而陷入緊張的美伊關係,也在病毒蔓延的情況下,隨著美軍加速將伊拉克境內軍事基地轉移給巴格達當局,有了緩解的可能。

如前所述,美軍不是唯一受到新型冠狀病毒影響的軍隊,歐亞各國受到的影響同樣嚴重。以北約各國的情況來看,西班牙已經超過了英國與義大利,成為僅次於美國受新型冠狀病毒影響最為嚴重的國家。

西班牙國防部在4月份承認有230名官兵確診,但沒有任何軍艦受到感染。然而歐盟賦予西班牙海軍在非洲之角執行的海盜打擊任務,仍然受到了相當程度的影響。

德國聯邦軍隊4月份的確診人數為250人,其中有部分人是接受北約指派到立陶宛遏阻俄羅斯擴張行動的官兵。至於派往阿富汗執行維和任務的德軍,按照指令必須要隔離14天以後才能展開部署,稍早有四名派往阿富汗的義大利士兵受到感染。倫敦的皇家聯合研究所則評估,英國軍隊的感染人數將占總人數的20%。

RTS37V4L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載運援助物資的俄羅斯運輸機
趁勢出擊的俄羅斯與中共

歐美各國受到病毒重創,讓俄羅斯與中共有了向歐亞各國提供人道援助的方式來增加影響力。比如在義大利最危機的那一刻,西班牙與德國等歐盟國家不願意提供第一時間的救助,就讓俄羅斯逮到了機會。

總計有14架Il-76運輸機被動員投入了對義大利的人道救援行動,其中九架在24小時內載滿醫療物資、陸軍消毒車、100名俄軍化學兵、軍醫與生化戰專家抵達羅馬。

中共則在本身病情好轉之後,喊出所謂「一省救一國」的口號,向世界各國大舉輸出醫療物資。就連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在美國本身並不生產口罩等醫療設備的情況下,必須仰賴來自中國的支援。

或許是為了降低政治敏感度,北約並沒有派出自己的美製C-17運輸機到中國接收物資,而是啟用了向烏克蘭租用An-124的「戰略空運國際解決方案」(Strategic Airlift International Solution)。

烏克蘭安托諾夫公司生產的An-124,是目前為止全球體積最大的飛機,比C-17更適合執行往來於中國與歐洲的人道救援任務。參加「戰略空運國際解決方案」的北約會員國為比利時、捷克、法國、德國、匈牙利、挪威、波蘭、斯洛伐克與斯洛維尼亞,偏偏就是沒有美國,讓中共在當前「新冷戰」格局下有了爭取歐陸各國同情的機會。

此外中共還趁美國從印太收兵的機會,投入自製的運-20運輸機向泰國、緬甸、斯里蘭卡、印尼與巴基斯坦運送防疫物資。

這些軍事行動雖然名義上是人道援助,實際上還是要測試運-20運輸機的遠程投射能力,並且在外交上挑戰美國於東協會員國心目中的影響力。顯見美國過往在印太還有歐洲的軍事霸權,在新型冠狀病毒蔓延的今天遭受到了俄羅斯與中共的嚴厲挑戰。

無可取代的美軍

儘管俄羅斯與中共想利用此次病毒肆虐的機會,動搖後冷戰時代以來美國的全球軍事霸權地位,可實際上他們能做到的程度非常有限。

一來中國究竟多大程度上擺脫了新型冠狀病毒的影響?這個問題的答案,直到目前為止筆者認為是沒有人敢給予肯定保證的。中國方面所提供的官方數據,筆者從來不敢想信,也絕對不會採用。

至於俄羅斯,則已經成為排在美國與巴西之後,全球第三名的病毒感染國。也難怪為什麼俄羅斯在向義大利派出Il-76之後,我們沒有進一步看到他們援助更多的歐盟或者北約國家。

而烏克蘭利用此次機會,派出An-124擔任連結中國與北約國家的空中橋梁,暗中似乎也有聯合歐洲國家還有中共一起抵制俄羅斯的政治盤算,對莫斯科而言未必是那麼有利。

104111368_2629357220647061_5506132241882
Photo Credit: NATO Force Integration Unit in Estonia

事實上,美國也並沒有在對歐洲與亞洲的人道援助中缺席。以受到病毒衝擊最慘重的義大利為例,美國政府就提供了5,000萬美元的經濟援助,用於支持義大利企業生產醫療設備。另外還有馬爾他、葡萄牙、北馬其頓、阿爾巴尼亞、蒙特內哥羅、塞爾維亞、波士尼亞與黑塞哥维那等國,都得到美國不同的經濟或者醫療援助。

由12個國家,包括瑞典與芬蘭兩個非北約會員國共同成立的戰略空運部隊(Strategy Airlift Capability),在抗擊新型冠狀病毒的過程中更是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

截至今年4月7日為止,來自戰略空運部隊的C-17全球霸王III型運輸機,已經分三批將羅馬尼亞所需要的醫療服從大韓民國運送到布加勒斯特。顯見美國並沒有如同我們想的那樣,放棄領導世人對抗病毒的領袖地位。

更重要的是,世界上絕大多數的國家,並沒有因為受到病毒攻擊就希望換俄羅斯或者中共來當老大。超過60%以上的國家,仍希望能維持美國領導下的全球化經貿體系。

所以面對中共的遼寧號在南海,還有俄羅斯的Tu-95在波羅的海蠢蠢欲動,美軍做出的回應是派遣美利堅號兩棲登陸艦進入南海,然後讓B-1B轟炸機巡弋波羅的海,讓印太還有歐洲的美國盟邦們安心。

尤其是B-1B轟炸機進入波羅的海上空,更是向世人保證了美國空軍即便將戰略轟炸機都調回了美國本土,還是能透過強大的全球投射,還有快速機動部署能力,在KC-135R空中加油機的幫助下迅速飛往戰場支援戰鬥。

尤其是5月29日的飛行活動,更是首度出現烏克蘭空軍Su-27和MiG-29參與護航,顯見烏克蘭很有可能成為本次新型冠狀病毒危機中的最大戰略贏家。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後疫情時代/醫療健康】免疫護照、遠距看診崛起,醫護或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後疫情時代」的近未來:我們的生活可能發生哪些改變?:

COVID-19新冠肺炎雖然不是人類歷史上造成最多死亡的傳染病,卻可能在不遠的未來徹底改變人們的生活習慣,乃至於全球化的進程。 從微觀的生活層面來看,舉凡人們的社交方式、飲食習慣、娛樂型態,甚至工作模式,都會因這次疫情產生長久的改變。從巨觀的全球層面來看,這次疫情也會讓全球的產業鍊重新洗牌,打亂過去全球化所形塑的世界秩序。 因此《關鍵評論網》試圖從COVID-19對各行各業的影響開始,重新描繪出疫情過後的世界。包括日常生活的飲食、娛樂、醫療、交通,到國家層級的產業、國防等領域,初探「後疫情時代」可能的百工群像與生活樣貌。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