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後疫情時代」的近未來:我們的生活可能發生哪些改變?

【後疫情時代/航空業】衝擊力道沒有想像中那麼大,空姐在飛機上服務「貨品」

2020/07/03 ,

評論

TNL 編輯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TNL 編輯

TNL編輯部專用帳號,發表每天整理的新聞、重點新聞分析整理。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為跨國運輸的主要方式,航空業未來的發展如何?是否會因為疫情衝擊而產生結構性的變化?我們訪問兩位第一線的航空業與旅遊業從業人員,聽聽他們怎麼說。

文:羅元祺
受訪對象:航空業林小姐/旅行業小鄭

隨著武漢肺炎疫情在全球延燒,各項產業都受到不小影響,尤其是跨國邊境的移動,更是近乎停擺。作為跨國運輸的主要方式,航空業未來的發展如何?是否會因為疫情衝擊而產生結構性的變化?我們訪問兩位第一線的航空業與旅遊業從業人員,聽聽他們怎麼說。

Q1:在這波疫情中受創甚深的航空業,未來在票務與座位規劃上會有什麼改變?

旅行業的小鄭表示,就他接觸到國內航空公司的說法,票務在疫情之後不會有什麼變化,但在搭機前的體溫測量和疫調應該比較是可能的選項。

另一方面,在座位規劃上,如果政府沒有頒布要長期變成梅花座,票價又不大幅提高的話,航空成本應該負荷不了。美國的狀況是政府不規定,各航空業者自己決定要不要梅花座,結果還是一堆沒有梅花座。

然後依目前航空公司的討論方向,是著實都沒有討論到票務跟座位的改變,但有一點是航空業肯定會把貨運營收的比重再拉高,然後客運現階段會先以轉機客為主要經營方向,疫情再怎麼樣嚴峻,最晚被禁的和最先被開放的肯定都會是轉機客。

至於貨運就是旺,生意好爆。航空業要生存,在不能載人的狀況下,勢必把貨運比重拉高。現在也是很多空姐朋友,去客機上服務貨品,就是把客艙位子拿來塞貨,目前趨勢大概是這樣。

但三、五年之後的長遠規劃,應該還是要看疫情的狀況,如果第二波疫情爆發持續很久,屆時政府強制要梅花座,或是依然不能飛,那恐怕也是無解。若不是限制載客數、飛航成本高於收入,不然就直接不給載人,這樣一樣只能靠貨運解決;如果是前者的狀況,還不如砍航班都拿來載貨,搞不好營收還比較高一點。

總而言之,整體的航空業發展,還是要看是否會有第二波疫情的衝擊,現階段的票務與座位政策,並沒有很顯著的變化,只有加重貨運比例來支撐營收。

商務客入境可縮短居家檢疫 旅客不清楚政策(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Q2:缺乏退票彈性的廉航是否受傷最重?

航空業林小姐在第一線的觀察,認為旅客選擇廉價航空的動機,大概有以下三點:

  1. 提早計畫選購,票價會較傳統航空公司低廉
  2. 現今民眾大多已接受藉航空器移動,較不在意航程中所提供的服務
  3. 善用紅眼班機的起飛及抵達時間,能使旅遊時間最大化

至於選擇廉價航空的客群,也可分成三種類型:

  1. 一般小資族
  2. 預算有限的家族旅遊
  3. 背包客

在上述的背景下,廉航退票機制是否會造成重傷害,林小姐認為不一定。

由於全球疫情嚴峻,出國從事休閒旅遊,於短期內是無法成行的;又因各國家的防疫措施及政策,無論是傳統航空或是廉價航空,其客運收益與載客人數已是大幅下降,公司內部政策和利潤來源也大多轉由貨運來支撐。

廉價航空還有的優勢即是它的航點及客機的機型。除了有許多傳統航空沒有航權,或是機場設施不允許的直航航點,廉價航空使用的窄體客機,因不跨區直飛而飛行時數短,在人力調度允許下可以飛行的次數,相對也能提升;客機機艙由載客改為載貨,所花費的人力資源和時間,相較之下也更符合成本。

整體來說,即使廉價航空在更改或取消機票方面相對不彈性,但以現在幾乎不載客的情況而言,或許疫情的衝擊力道沒有想像中來的嚴重。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後疫情時代/東協新創】解疫情痛點,從三大軸線解讀東南亞數位科技創新應用


「後疫情時代」的近未來:我們的生活可能發生哪些改變?:

COVID-19新冠肺炎雖然不是人類歷史上造成最多死亡的傳染病,卻可能在不遠的未來徹底改變人們的生活習慣,乃至於全球化的進程。 從微觀的生活層面來看,舉凡人們的社交方式、飲食習慣、娛樂型態,甚至工作模式,都會因這次疫情產生長久的改變。從巨觀的全球層面來看,這次疫情也會讓全球的產業產業鏈重新洗牌,打亂過去全球化所形塑的世界秩序。 因此《關鍵評論網》試圖從COVID-19對各行各業的影響開始,重新描繪出疫情過後的世界。包括日常生活的飲食、娛樂、醫療、交通,到國家層級的產業、國防等領域,初探「後疫情時代」可能的百工群像與生活樣貌。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