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後疫情時代」的近未來:我們的生活可能發生哪些改變?

【後疫情時代/劇場表演】零演出就是100%收入歸零,線上直播能取代現場演出嗎?

2020/07/04 ,

評論

芬多經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芬多經

侘寂.Minimalist.重度貓奴。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藝文產業受到前所未有的疫情衝擊,面臨演出取消、延期或退票等狀況,讓向來募資困難、財務吃緊的劇場表演藝術更是雪上加霜,未來該何去何從?

隨著「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以下簡稱武漢肺炎)蔓延全球,嚴重衝擊許多產業,尤其是藝文產業受到前所未有的震撼,面臨演出取消、延期或退票等狀況,讓向來募資困難、財務吃緊的劇場表演藝術更是雪上加霜。

受到武漢肺炎影響,表演藝術界遭受重創。像知名的太陽劇團3月起取消全球數十場國際演出,收入不但歸零,還負債超過10億美元,陷入經營危機。原本就因為債務危機與占股問題,在財務重的時碰到本世紀最嚴重的疫情,日前已在加拿大聲請破產重整,資遣旗下3000多名正在休無薪假的員工,接著可能也在美國聲請破產保護,還要與股東進行收購債務及注資的協商。

太陽劇團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許多劇團今年則完全無法演出。紐約百老匯41座劇院在熄燈三個半月後,宣布取消歌舞劇秋季演出並開放退換票,今年都不會再營業,將延期到2021年才會重新開放。百老匯聯盟主席聖馬丁(Charlotte St.Martin)表示,「我們會回來的,我們還有很多故事要說。百老匯致力在安全前提下,找回靠戲劇謀生的人士,打開大門歡迎劇迷回流,」英國的老維克劇院則呼籲觀眾不要退票,以實際的票務支持已經岌岌可危的藝文表演產業。

紐約疫情陰影籠罩  百老匯劇院持續熄燈
Photo Credit: 中央社

2020年因為武漢肺炎的影響,原本就慘淡經營的台灣藝文團體更是遭遇巨大的衝擊與空前的營運危機,尤其之前來台演出的澳洲籍音樂家返國後確疹,導致一同演出的NSO樂團成員被要求進行居家隔離,連兩廳院也閉館進行消毒取消節目,許多演出為避免集會群聚可能發生感染的機會,幾乎都選擇延期或取消。國家兩廳院業務副總監許美玲表示:「兩廳院一年的節目演出場次約990場,因為這次疫情的影響,大概取消了三成的節目。」

而密閉式場所、空間狹小、座位緊密,不便維持社交距離,不利於防疫的藝文表演產業,與不敢進場的觀眾,都成為防疫方面最害怕的破口,造成許多演出檔期被迫停演、取消或延期。藝文活動延期對產業來說是一大衝擊,綠光劇團與紙風車劇團就預告只能撐到年底,雲門舞集則撙節開支過日子,對整個藝文產業造成不小衝擊。

像朱宗慶打擊樂團每年推出四檔全新製作,包括三季年度公演及豆莢寶寶兒童音樂會,都因為疫情的關係接連取消了第一、二季年度公演及海外巡演規劃。故事工廠受疫情影響,取消了26場表演。春河劇團團長郎祖筠則坦言,因為不能群聚、不能超過100人,劇團根本沒辦法售票,對所有劇場都是很大的衝擊,導致所有表演通通延檔。

「我們從澳洲音樂家確診後開始,所有的演出都延後或取消,中國大陸的演出有些也取消了,這是疫情最大的影響。」全民大劇團謝念祖團長接受《關鍵評論網》訪問時無奈表示:「整個劇團的現金流就斷掉了,不僅沒辦法售票,連之前做的行銷及應該進行的工作,也全部都停住了。我想各個劇團應該差不多是一樣的困境。」

2020-06-09-1591694697
Photo Credit: 全民大劇團提供
在舞台劇《最後一封情書》,謝祖武飾演專詐熟年女性的愛情騙子,卻意外墜入情網,伴女主角劉瑞琪走過生命最後一哩路。

果陀劇場營運長葉向華指出,一齣舞台劇的成本至少1500萬至1800萬,國外許多劇團的收入來源是票房、藝術單位贊助、個人捐助大約各佔三成,「而台灣的劇團90%都是靠民眾買票入場的票房,以前一天可以賣100張票,疫情爆發後觀眾不能進場看表演,一天連一張票都賣不出去,整個營運直接掛零。」

許多音樂劇、舞台劇演出紛紛取消延期,劇團面臨經營困境,演員與工作人員上半年幾乎零收入,不少藝文工作者靠政府紓困度日。表演藝術聯盟理事長、故事工廠執行長林佳鋒表示,3、4月是最忙亂的時候,他與劇團忙著處理節目延檔、場館安排、退票與資金籌措等。「劇場人是只為了演出而存在的一群人,現在是我們最艱辛的時刻,受到疫情波擊,上半年虧損高達1500萬元,靠著文化部紓困及辦理貸款、自行募款等方式辛苦熬過來。」

我們與惡的距離劇場版 首波卡司曝光
Photo Credit: 故事工廠提供
「我們與惡的距離」全民公投劇場版9日曝光第一波卡司,被害者家屬「宋喬安」、「劉昭國」及無差別殺人犯母親「李母」三個主要角色,分別由尹馨(中)、狄志傑(左)與謝瓊煖(右)飾演。

綠光劇團《人間條件六—未來的主人翁》取消15場演出,兩千萬票房收入直接蒸發,編導吳念真無奈表示:「大家人生都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對我來講當然很遺憾。」紙風車文教基金會執行長李永豐透露,綠光劇團每個月營運花費548萬元,「若今年底疫情還沒結束,劇團持續零營收下去,到12月可能欠下六、七千萬元,綠光與紙風車劇團就收起來了。」

解封後首場大型演出 吳念真被觀眾鼓舞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綠光劇團25日晚間在凱道演出「再會吧北投」端午限定 版,吸引超過兩萬名觀眾到場觀賞,導演吳念真(前左3 )感性地說:「我們被你們鼓舞了,因為這是綠光劇團 疫情結束後第一次演出。」

在所有表演都往後延期的情況下,每個劇團都焦頭爛額,原本的行程都亂了套。「從三月開始到六月底,果陀的演出全部延宕,因為疫情影響的票房,整體損失超過兩千萬。」葉向華受訪時直言,疫情衝擊是始料未及的震撼,而延期演出後續的場地協調、演出日期、參與人員的檔期安排、廣宣成本、處理退票手續,整過過程其實滿複雜的。

「收益就掉到零,損失是八位數字,觀眾也一直退票,對我們來說就等於是負數。」謝念祖坦言,劇場面臨前所未見的寒冬困境。「我想應該沒有人幫得上忙,因為就算你的票房賣完了,也沒有多的場地可以租來使用,尤其是所有的演出全部都移到下半年,這也是劇場產業尷尬的地方,我們無能為力,也沒有任何的辦法,就只能縮衣節食地想辦法渡過這一難關。」

李永豐表示,其它行業可能只是減少幾成營收,但劇場零演出就是100%歸零。「台灣的劇場獲利原本就不高,《人間條件六》製作成本180萬元,取消演出就是損失180萬元,加上每次參與演出的演員與工作人員,等於是強迫放無薪假。」李永豐四處奔波找金主借錢籌款,「政府提供的紓困方案能申請的都申請了,大家都甘苦啦,募款也是強人所難。」

其實藝文展演活動並沒有被全面禁止,只有規定「梅花座、實名制、戴口罩、量體溫」等防疫措施,但在疫情影響下,民眾還是紛紛退票,兩廳院售票系統從2月開始,取消及延期節目接踵而來,在3月份達到巔峰;而許多劇團為了配合防疫,紛紛取消原本安排好的商演合作,導致表演團體面臨經濟崩垮危機。雖然文化部緊急祭出藝文紓困補助及紓困貸款利息補貼方案,但這項措施對表演團體根本緩不濟急。

國內疫情稍緩  兩廳院邀觀眾進場支持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根據國家兩廳院統計,從2020年1月1日到5月10日期間,包括觀眾退票、展演取消、延期等,共有449檔節目、951場演出延期或取消,兩廳院售價票房金額為1.7億,藝文展演票房相比去年同期整整蒸發了3.2億,其中退票金額就高達1億元。「兩廳院售票系統或許無法涵蓋全台灣毎場演出的售票資料,但可以綜觀表演藝術票房的概略樣貌,」兩廳院藝術總監劉怡汝表示。

這波疫情影響表演藝術生態極為嚴重,而疫情的不確定性讓未來時局更顯茫然,於是劇場人開始想辦法突破逆境,解決這段格外艱困的時期,找機會轉型開創新的道路,積極尋求政府補助及民間資源贊助。像春河劇團的工作人員就整理以往的演員服裝及道具,在拍賣網站出售,郎祖筠也開班授課補貼劇團收入。

李永豐則在疫期期間思考,劇團能夠為表演工作者做些什麼。「除了我之外,我們這些老咖大部分的人都還有些存款,不需要煩惱房租開銷,但30幾歲的年輕人呢?結婚有小孩家庭的呢?靠表演吃飯養家的這些人,現在連找打工也不容易。」

shutterstock_135724199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原訂5月底在國家戲劇院首演的《我的大老婆》,幕前演員及幕後人員為了疫情過後的順利演出,多了時間練習讓演出更加精進。葉向華透露,果陀劇場為了保住工作人員生計,「完全沒有減薪或放無薪假,團長真的很照顧大家,努力讓員工留在這個環境,才能夠保證讓演出繼續下去。」

為了支持的觀眾,也為了團隊的生計,故事工廠創辦人暨藝術總監黃致凱也表示,這段期間劇團並沒有停止排練。他將延期空下的場館當作大型試演機會,進行無觀眾正式演出,「剛好可以把握機會調整劇本、拉高規格整台,再正式演出。」

「我們希望為劇團招募一些新的演員,因此聯合了其他七家劇團,在國家戲劇院舉辦新人演員的甄選。」謝念祖感性表示,「這是劇場界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也因為這次疫情,意外地讓各個劇團能夠團結起來,也讓那些在煎熬當中的,好的表演藝術者能夠對未來多一些信心、多一點希望。」

「因為疫情的產生,既然沒辦法開源就做節流;再來就是過去許多員工都是超時工作,我們就是利用這段時間休假。然後劇團也想說有沒有其他的可能性,因此我們開了一些網路的短視頻,去嘗試別種平台的創作。」謝念祖提出全民大劇團的因應方案,也導引出線上直播節目的可能性。

藝文活動減少因而誕生新的發展,就是結合科技應用、動畫與影音等數位化的網路資源,以電腦、手機、平版等為媒介,在家裡欣賞或探訪博物館展覽、音樂廳演奏會、劇團演出、藝文場館等虛擬實境導覽服務。國立故宮博物院也順勢推出「720°VR走進故宮」,線上模擬故宮博物館的參展路線,故宮南院的網站則彙整線上資源,提供展覽主題的進階認識與觀賞機會。

469k4qpuso3rjk4egv52rbj542yrc4
Photo Credit: Xiquinho Silva CC BY 2.0

以往國內外劇場的網路直播大都是為戲迷服務,內容主要是將以往的舊作錄影採線上播放,或是創作劇場元素的相關影片、搞笑短劇、推廣介紹等,還有將無法對外公演的新作品放在網路發表。戲迷可藉此重溫經典,也能從其它面向認識藝術創作。只是劇場演出的經費來源大多仰賴票房收益,若將新作品做免費線上直播,可能會影響觀眾未來的購票意願。

台北市立國樂團在3月21日推出了國內首度的網路直播音樂會《望春風》,直播當時觀眾反應熱烈,市立國樂團團長鄭立彬表示:「音樂會直播同時在線人數超過了3400人,還滿驚訝的。」藉此嘗試未來疫情結束後,國內藝文界是否也能在網路平台有所作為。

台北歌劇劇場將舞劇《迷靈之戀》與歌劇《短促的人生》全面開放直播,並以鋼琴伴奏方式折衷呈現,燈光、服裝、表演都如同正式演出,又沒有正式演出的完整樂團編制,並採四個鏡位分成四個影片鏈結,讓觀眾可以自選觀看角度,直播後累計超過15000次的觀看次數。製作統籌陳仕弦表示,「若不演出,補助單位無法驗收,補助款就無法核銷,最後只能用線上直播的方式呈現。多鏡位讓觀眾不必純然接受導播的單一視角,能夠隨時換位看戲的感覺,這是現場演出做不到的。」

劇場最大的特點是臨場感與一次性,每場演出都是絕無僅有的呈現,有著線上直播無法取代的特殊性,但隨著網路科技發展,網路流量的效益讓人無法忽視,而民眾踴躍參與台灣第一次音樂會直播,也讓文藝產業在疫情衝擊下出現了新的生機。

防疫新生活  國家交響樂團推線上音樂會(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防疫期間樂迷無法到現場欣賞演出,NSO國家交響樂團 推出線上音樂會,首場將在5月24日登場,樂團21日進 行排練,盼能換個方式繼續用音樂療癒人心。

「我們不這麼認為耶!」葉向華指出,舞台劇的魅力在於一種充滿「儀式感」的場所,觀眾與演員在同一個空間一起呼吸,表演會隨著觀眾的反應而有所變化,觀眾也會被現場的氛圍感動,有種身心洗滌的互動,這是線上直播沒有的感觸。「舞台劇的特色就是沒有距離、獨一無二,每天的演出都會因為現場狀況的不同而不一樣,沒有觀眾的網路演出,會讓現場表演的特質走味。」

郎祖筠也表示,劇場是很獨特的空間,感受表演者的身體能量,或現場音響效果等,「轉成數位化變成大家可以透過線上觀看表演,這必需搭配網路、現場演出、未來科技的走向等配套,原本劇場所有的收入就是賣票,不能再靠賣票,劇團的損失會非常大。」

春河劇團家庭喜劇彩排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的看法是,創作是有一個很明確的對象,不管是電視、網劇或是電影,受眾者都很不一樣。我覺得不太可能直接把劇場轉換成影像,變成是一個影像作品。這種呈現對劇場反而是種傷害,因為觀眾看了會覺得很奇怪,可能對於喜歡劇場的人,會知道影片想要呈現的概念是甚麼,但對於能否吸引更多新的觀眾,我是非常存疑的。」謝念祖表示。

表演藝術的存在有一定限制,除硬體設備與技術要求,其實有些節目性質並不適合在線上呈現,需要劇場將戲劇的感染力帶給觀眾。以往劇場表演藝術團隊對於網路直播功能多半持觀望態度,今年由於武漢肺炎疫情重挫市場,表演藝術團隊才開始將發表方式轉往網路。

謝念祖指出,「要做好直播或轉播,都需要足夠的設備,以現在的狀況來說,一般中小型的劇團,可能都沒有能力負擔。所以目前直播我認為是不可行的,但是劇團倒是可以朝短視頻的角度來重新創作。」

而且最關鍵的地方在於網路發表作品,能否將流量變成現金,緩解劇團的財務危機。而且線上直播看似門檻低,只要有手機,人人都可以隨時開直播,但若要做出好口碑,其實費用並不低,需要專業團隊在經費、人力、硬體上提供奧援。像專業的現場演出直播,就要做到多鏡位切換、確保網路訊號品質,而表演藝術類型的不同,也會影響製播成本,這對於沒收入的藝文團體而言,無異是雪上加霜。

十鼓擊樂團將辦跨海線上直播音樂會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十鼓擊樂團2018年受駐休士頓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台灣 書院等單位邀請,前往美國德州進行多場演出,大受當 地樂迷歡迎;今年再度獲邀前往美國德州演出,受疫情 影響,23日將以跨海線上直播呈現,盼藉音樂會為全球 疫情祈福。

為了振興藝文產業發展,文化部配合行政院的「振興三倍券」,加碼推出每份價值新台幣600元的「藝FUN券」,將採電子票券方式發行,並指定以「藝文專用、不限區域使用」為原則,共計發行200萬份,持有電子票券的民眾則可於藝文展演場館及音樂展演空間、書店及唱片行、電影院及藝文展演預購票券等,全台超過一萬家以上店家及工藝、文創等個人工作室使用。

文化部長李永得強調,藝FUN券會是很有感的政策,加上行政院振興三倍券衍生的一兆商機,兩者加乘,估計可為藝文產業創造至少250億元的產值。國家表演藝術中心董事長朱宗慶也透露,國表藝三館一團會配合三倍券、文化部藝Fun券,推出加碼方案,希望藉此機會建立消費者的藝文消費習慣,爭取更多觀眾進到劇場。

李永豐表示,振興三倍券的商機未必流入藝文產業,但藝FUN券如同及時雨,也能讓更多家長願意帶著孩子欣賞藝文演出。「在這當下推出藝FUN券剛好可以補足這部份,所以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措施。」林佳鋒則認為,無論是振興三倍券或藝FUN券,都是帶動消費行為的引信,「尤其限定藝文專用的藝FUN券,對於藝文消費行為非常有幫助。」

文化部推藝FUN券 振興藝文產業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謝念祖認為政府的三倍券、藝FUN券:「很好啊,就是各個產業,各憑本事,努力找自己的客群,請他們把錢花在自己身上。其實我覺得政府在這方面能做的已經有做了,接下來就是看每個團隊的體質如何,體質好的是有機會撐過去,體質不好的就會很辛苦。」

「藝文消費券也許幫得上一些忙,那是不是也能夠針對劇場表演藝術有藝文消費券。只是如果這樣說,電影產業會說也要,出版業也會想要,所以這個其實很複雜。因此對我來說,能幫得忙很有限。」謝念祖也坦言有些疑慮。

政府推振興方案、發三倍券、再推藝FUN券,盼能挽救藝文產業。不過朱宗慶認為,光靠紓困金刺激藝文消費,恐怕還不夠。「替藝術家創造更多舞台,藝文產業才可以越挫越勇。」面對這次疫情重創表藝產業,或許藝文產業的創新會成為關鍵。

文化部公告藝文產業紓困振興辦法,希望能幫助藝文產業,但其實紓困與振興是不同的問題,紓困之餘,還要振興。政府紓困的做法常常只是發錢補貼,但若沒有弄清楚藝文產業的特性,一味的撒錢不但無法真正幫助到藝文團體,反而會釀成更多危機,害慘藝文產業。

李永得公布藝FUN券振興方案(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一般產業就算因為疫情受創很深,景氣會在疫情降溫後自動反彈恢復元氣,但藝文產業卻不會,因為比起每天必須的吃喝玩樂,逛展覽看表演並非必要支出,因此在疫情爆發期間會被優先割捨,而疫情過去後,被延期的表演全部集中一起出來,民眾的消費預算有限,並不會因此去補看回來。

促進民生消費的振興券及藝文展演的面額為200元,但一張舞台劇的門票遠超出這個金額,劉怡汝表示,「打折」不是振興藝文展演最好的消費方式。「兩廳院如果開始這麼做,表演團體也得跟著做,長遠來說,玩折扣遊戲不是最好的方法。」劉怡汝表示,兩廳院站在平台的角色,接下來的主要職責應該是「炒熱氛圍」。

2020下半年台灣的疫情狀況趨緩,兩廳院以受到疫情影響的團體為優先,表演檔期已經排得非常滿,表演藝術活動又逐漸活絡起來。朱宗慶打擊樂團《Bling Bling大冒險》重啟售票公演,故事工廠重新詮釋《我們與惡的距離》舞台劇版,果陀劇場《我的大老婆》從高雄開往北展開巡演,全民大劇團推出全新音樂劇《倒垃圾》,邀請觀眾倒掉上半年鬱悶的心情,重新開始下半年的新生活。

果陀劇場我的大老婆 原定首演改無觀眾演出
Photo Credit: 果陀劇場提供
果陀劇場舞台劇「我的大老婆」受武漢肺炎疫情衝擊, 原定29日晚間的首演改為無觀眾演出,全劇導演梁志民 (右)與演員范乙霏(左起)、許瑋甯、姚坤君、曾國 城、王琄合影。

對於劇場的未來發展,葉向華其實挺有信心。「不管大環境如何變化,只要不放棄就會有機會;只要懷抱希望,就能實現夢想。」郎祖筠認為,所有劇團這麼辛苦地讓自己存活下來,「整個劇場界都很努力的繼續做許多創作,就是希望在未來能帶給大家更多更好的作品。」

劉怡汝表示,兩廳院在這段時間,除了會加強宣傳力度、給予表演團體更大的支持,更重要的是讓觀眾對「走進劇場」再次產生信心。「兩廳院會持續和觀眾溝通,針對疫情到底都做了些什麼、有哪些防護措施,讓大家覺得進場看表演其實很安全。」

開放場館 劉怡汝:兩廳院已做好準備
Photo Credit: 兩廳院提供
國家兩廳院藝術總監劉怡汝26日表示,一旦疫情過去, 兩廳院已經做好各項安全準備,除了戴口罩之外,也會 做到實聯制,務必讓民眾可以安心欣賞表演,開始全面 防疫新生活。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後疫情時代/電影產業】「靠天吃飯」的影視圈將經歷未知的延續,還是M型化的加劇?


「後疫情時代」的近未來:我們的生活可能發生哪些改變?:

COVID-19新冠肺炎雖然不是人類歷史上造成最多死亡的傳染病,卻可能在不遠的未來徹底改變人們的生活習慣,乃至於全球化的進程。 從微觀的生活層面來看,舉凡人們的社交方式、飲食習慣、娛樂型態,甚至工作模式,都會因這次疫情產生長久的改變。從巨觀的全球層面來看,這次疫情也會讓全球的產業產業鏈重新洗牌,打亂過去全球化所形塑的世界秩序。 因此《關鍵評論網》試圖從COVID-19對各行各業的影響開始,重新描繪出疫情過後的世界。包括日常生活的飲食、娛樂、醫療、交通,到國家層級的產業、國防等領域,初探「後疫情時代」可能的百工群像與生活樣貌。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