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關鍵全球視野

美國慎防「網路珍珠港事件」,否則俄國干預大選只是開始

2018/07/21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文:Joseph S. Nye(哈佛大學教授,著有《權力的未來》)

多年以來,美國前國防部長萊昂・帕內塔(Leon Panetta)等政治人物都警告過爆發「網路珍珠港事件」的危險。一段時間以來,我們已經知道潛在的敵人已經在我們的電網中安裝了惡意軟體。電力可能會在短時間內被大範圍切斷,造成經濟停擺,各類破壞事件以及人員傷亡。2015年12月俄羅斯在對烏克蘭的多手段混合戰爭中就使用了這種攻擊,雖然只持續了幾個小時。而在更早之前的2008年,俄羅斯利用網路攻擊破壞了喬治亞政府對俄軍的防禦。

然而至少在目前來看,網路武器似乎更擅長於釋放信號或散佈混亂,而不是物理破壞——更多的是輔助性武器而不是獲勝的手段。每年都有數百萬人入侵其他國家的網路,但只有大約六個人了造成了嚴重的物理(而非經濟和政治)破壞。正如羅伯特・施密德(Robert Schmidle),邁克爾・蘇梅耶(Michael Sulmeyer)和本・布恰南(Ben Buchanan)所指出的那樣:「從來沒有人被網路殺死過。」

在這方面美國的原則是堅持國際法——包括自衛權——也適用於網路衝突,並可以依照相應導致的物理破壞使用任何武器來回應網路攻擊。鑒於網路戰的警報依然未能解除,也許這種威懾態勢已經起作用了。

但也許我們的關注點是錯誤的,真正的危險不在於大規模的物理破壞,而是在未達常規戰爭門檻的敵對灰色地帶中的衝突。 2013年俄軍總參謀長瓦列裡・格拉西莫夫(Valery Gerasimov)提出了混合戰爭學說,將常規武器、經濟脅迫、資訊操縱和網路攻擊融為一體。

冷戰期間,資訊就被大規模用於迷惑和分化敵人。如今基本的模式並未改變,改善的只是傳播虛假資訊的速度和成本。相對於那些攜帶大量現金和機密的傳統間諜,電子手段更快、更廉價、更安全,也不容易被抓住把柄。

如果俄羅斯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認為自己的國家已經陷入與美國的鬥爭中,但又礙於核戰爭的風險而無法使用高水準的武力,那麼也許網路就是件「完美武器」。而這正是《紐約時報》記者大衛・桑格(David Sanger)的重量級新書的書名,他認為除了「常常用來破壞銀行、資料庫和電網」之外,網路攻擊「還可以用來腐蝕統合民主本身的公民理念。」

俄羅斯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中實施的網路干擾相當具有創新性。俄羅斯情報機構不僅破解了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的電子郵箱,還通過維基解密和其他網站一點一點地釋放消息來塑造美國新聞內容;他們還利用美國的社交媒體平台傳播虛假新聞並激化對立的美國人群體。駭客攻擊是非法行為,但使用社交媒體去散播混亂則不然。而俄羅斯資訊戰創新的高明之處,就在於將現有技術與在一定程度上撇清關係——同時又稍稍低於公開攻擊的門檻——的能力相結合。

美國情報機構曾就俄方這一策略向歐巴馬(Barack Obama)提出警示,而歐巴馬則在2016年9月與普亭會面時警告對方不要貿然行事。因歐巴馬擔心俄羅斯會將攻擊升級,破壞選舉設施或投票設備,進而危及希拉蕊(Hillary Clinton)的勝選,所以不願公開抨擊俄方或採取強硬行動。大選結束後,歐巴馬立刻將此事公之於眾,驅逐了一批俄羅斯間諜還關閉了一些外交設施,但美方應對的弱點抵消了任何阻嚇作用。而由於川普(Donald Trump)總統將這個問題視為對其勝選合法性的政治挑戰,他的政府也未能採取有力措施。

打擊這種新武器需要制定一項戰略,以組織包括所有政府機構在內的廣泛國家級應對行動,並強調實施更有效的威懾。懲罰可以通過有針對性的報復在網路領域內進行,並通過實施更強有力的經濟和個人制裁來實施領域外懲罰。我們還需要實施抵消性威懾——令攻擊者的工作成本高於其所獲得的收益。

有許多方法可以令美國成為一個更堅固也更具復原能力的目標。所採取的步驟包括對州和地方選舉官員進行培訓;要求使用紙質記錄作為電子投票機的備份;鼓勵選舉策劃者和各黨派使用加密和雙因素認證等措施來改善網路環境;與企業合作消滅社交媒體機器人;要求核實政治廣告的資訊源(正如在電視上那樣);禁止外國發佈政治廣告;推動獨立的事實核查;還有就是提高公眾的媒體素養。上述這些措施都成功限制了俄羅斯對2017年法國總統大選的干預。

在這方面外交也可以發揮作用。即使美蘇在冷戰期間是針鋒相對的意識形態死敵,但雙方也能夠談判達成協議。鑒於俄羅斯政治制度的威權性質,所謂不干涉俄羅斯選舉的承諾可能毫無意義。儘管如此,依然可能建立限制資訊攻擊強度和頻率的規則。在冷戰期間,雙方都不會處決對方的間諜,《海上事故協定》也限制了近距離海軍監視的騷擾程度。眼下達成此類協定似乎不太可能,但未來值得探討。

最重要的是,美國必須證明網路攻擊和操縱社交媒體是必須付出代價的,因此也無法成為低於武裝衝突水準戰爭的完美武器。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2018.—網絡是件完美武器嗎?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若貿易戰真造成傷害,也是歐洲和中國過度反應川普政策的下場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