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關鍵全球視野

誤解「經濟學入門」:讓利潤最大化的不是企業,而是人

2018/09/11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文:Simon Johnson(麻省理工學院斯隆管理學院教授,合著有《燃燒的白宮》一書)

在全美各地,新生們正在進入大學——並開始接觸「經濟學入門」課程。這門入門課程通常會教授在很大程度上令人放心的資訊:如果允許市場發揮作用,就必然會獲得良好的結果——如生產力增長、工資增長以及大眾普遍共用的繁榮。

不幸的是,正如我某本著作的合著者詹姆斯・郭(James Kwak),在其新書《經濟學主義:壞經濟學和不平等的興起》中所指出的那樣,「經濟學入門」遠遠無法涵蓋這門學科的所有內容,甚至如果拿來指導明智政策制定的話,實際上可以被認為是存在誤導性的。市場有可能是好的,但它們也極易受到各類濫用行為的影響——有些甚至出自知名私營部門從業者之手。這不是理論上的問題;它是我們當前政策辯論的核心,包括剛剛提出的重要新立法法案​​。

一個核心問題是市場激勵機制會獎勵那些自利的個人行為,而不考慮社會的利益或成本。我們通常忽略了自身行為對他人的溢出效應或「外部性」。「經濟學入門」教科書雖然確實在某些事件背景下(例如污染)討論過這一問題,而人們也「普遍同意」:如果想擁有潔淨空氣、潔淨的水以及減少其他污染物,就需要對破壞環境行為加以規管。

不幸的是,川普(Donald Trump)的政府並不在這一「普遍同意」的行列中,因為該政府正忙於在一系列活動中廢止環保措施。《紐約時報》報導說目前有76個廢止程序正在進行中。而這一政策背後的理念直接來自「經濟學入門」的帶頭幾個章節:別去打擾市場。在此之下美國只會迎來更嚴重的污染——包括更多的溫室氣體排放。

這裡還存在一個更深層次的問題。「經濟學入門」中有一個普遍的假設,即企業應該最大化其利潤,而這對其股東和社會也是最有利的。但是這一「企業」的概念只是以特定形式組織起來的人群的簡稱,是人——而不是企業——在做決定。要瞭解這些決策的性質和影響,我們需要密切關注公司高管和董事會成員的激勵機制。

自1970年代以來,那些運營企業的人越來越著眼於通過獎金,股票期權等形式來增加薪酬。股票價值雖然大幅增長,但其中大部分都在最富有的那10%美國人手裡。與此同時,工資中位數卻幾乎沒有增加——這跟與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那段時期大相徑庭,那時生產率不斷提高,令工資得以穩步增長。

到如今,企業是為高層管理人員和董事會成員利益服務的。投資者有時會獲得不錯的收益,儘管有很多情況下,都是內部人員通過為自己開出過分慷慨的報酬,執行高風險操作或實施其他更為欺詐性的做法,來攫取超出本分的好處。那種薪酬委員會只有在高管們在某些指標參照下,拿出真正高業績表現時才會開出相應薪資的想法,已經近乎可笑了。

這也是麻塞諸塞州聯邦參議員伊莉莎白・華倫(Elizabeth Warren)提出新的《問責資本主義法案》的背景。那些超大型企業需要獲得聯邦許可(而不是現行的州許可方案),而其中會包含具體的義務——特別是要考慮包括工人在內的所有公司利益相關者的利益。為了使這一舉措更具意義且提高總體透明度,普通(非管理層)員工應該在董事會中獲得一些代表權。這一方案在德國行之有效,而德國也是一個勞動者長期得到尊重的國家。

華倫還支持一項源自於Vanguard(一家共同基金公司)創始人約翰・柏格爾(John Bogle)的提案,該提案要求大型企業,只有在獲得股東和董事的壓倒多數支持後,才能有政治方面的花費。

這些提案背後的基本法律理論是合理的,康乃爾大學法學院教授羅伯特・霍克特(Robert Hockett)和其他傑出人士連署的一封信中也清楚地闡述了這一點。大企業被授予了極大的權利,包括個人高管的有限責任,並從一群不一定瞭解彼此(或企業發起人)的人身上,彙集了大量資金。此舉最初的目的是使私營部門能夠進行具備更廣泛潛在影響的大規模風險投資,例如修建運河和鐵路。

美國理論上已經限制了大企業的活動,比如一旦企業獲得壟斷權力或以反競爭的方式行事,司法部就會採取行動。實際上,近年來無論是在共和黨還是民主黨政府的治理下,反托拉斯法的執行已經大大減少。

華倫提出了一個更廣泛的反思。大企業仍然可以做出貢獻,但它們需要以更加透明的方式對自身行為負責。對高級管理人員的激勵措施將有所調整,而運營這些企業將不再僅限於填滿自己的口袋。工人們將不再受到如此差勁的待遇,而更多的人甚至可能開始相信可以讓所有人共同繁榮的美國夢。

在《問責資本主義法案》之下,資本主義的合法性——私有制以及對市場機制的依賴——將大大加強。因此不管人們喜歡與否,這都將是一場期末考試。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8.—讓資本主義免遭「經濟學入門」課的荼毒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飢餓的人不自由:安南一肩扛起的「非洲綠色革命」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