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關鍵全球視野

「北馬其頓」領銜的巴爾幹和平,成為各國保護主義的最大諷刺

2018/09/30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文:Javier Solana(前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北約秘書長及西班牙外交部長。現任西班牙高等管理學院全球經濟和地緣政治中心主任及布魯金斯協會傑出研究員)

隨著歐洲迎來秋天,是時候收穫整個巴爾幹半島長達數月艱苦外交工作的成果。9月30日,前南斯拉夫馬其頓共和國(FYROM)將舉行一次帶有協商性質的公民投票,此次公投的結果有可能導致該國更名為北馬其頓共和國

這可不僅僅是語言遊戲。如果全民公投獲得通過,就可能結束馬其頓和希臘政府間長達27年的紛爭。希臘強烈反對這個北方鄰國在不加限定的情況下使用「馬其頓」,因為希臘有一個地區名字與之相同。此外,古馬其頓王國的文化和歷史意義對現代希臘而言至關重要。

如果很大一部分馬其頓選民出席投票並支持更名及相關事項,那麼所需的憲法修正將更有可能在馬其頓議會獲得通過。在這種情況下,最終發言權將留給希臘議會,希臘議會也必須就更名事宜做出投票選擇。

由於這場名稱糾紛,希臘一直阻止前南斯拉夫馬其頓共和國(這是該國自1993年來臨時使用的稱謂)加入北約和歐盟。但3個月前,馬其頓和希臘政府最終達成了化解雙邊爭端的協議。通過馬其頓公投提問明顯可以看到他們協定的內容:「你是否接受馬其頓共和國和希臘共和國之間的協議,從而支援我國加入北約和歐盟?」

歐洲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德麗卡・墨格里尼,以及聯合國秘書長負責處理命名糾紛的私人特使馬修・尼米茲(Matthew Nimetz),都在確保談判取得成功方面發揮了關鍵的作用。尼米茲最初介入這個問題始於1994年,他一直警告外交明星們不會在短期內再次達成如此有利的協定。

值此民族主義再次抬頭之際,這份以橫跨希臘、前南馬其頓共和國和阿爾巴尼亞邊境的湖泊命名的《普雷斯帕協議》,為世界政壇帶來了一股清新之風。馬其頓總理薩耶夫(Zoran Zaev)及其希臘談判對手齊普拉斯(Alexis Tsipras),為此份協定的達成表現出非凡的膽略和負責任的領導力。兩者都不得不花費大量的政治資本,直面國內的民族主義勢力和由反對黨帶頭提出的不信任動議。

《普雷斯帕協議》為解決其他地方的爭端提供了一種可行的模式,因為它體現了一種基於雙方共同長期利益而提出的整體衝突解決方式。例如,其中一篇文章指出,「在新工業革命時代……,國家和社會間的合作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深入,尤其是在社會活動、技術和文化領域。」

長期爭鬥各方發表的這份聲明,對一直陷於種族和民族身份爭端的地區而言不啻於一種激勵。巴爾幹半島——而且不僅限於巴爾幹半島——迫切需要基於民眾真正關切事項所提出的新的解決方案,而這一點恰恰體現在《普雷斯帕協議》當中。

RTX4XAM8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事實上,上述地區另一場長期凍結的爭端很有可能因達成解決方案而迅速解凍。在2011年,歐盟啟動了塞爾維亞和科索沃之間的對話,並隨之帶來了行動自由、貿易自由、經濟機會、安全、公正、互聯互通以及其他許多方面的重大利益。

儘管雙邊關係逐步正常化,但兩國之間的根本爭端仍未能得到解決。雙方均敏銳認識到「維持現狀」令他們付出高昂的成本,阻礙他們加入歐盟的努力並為兩國經濟都造成了不可持續的負擔。

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Aleksandar Vučić)和科索沃總統塔奇(Hashim Thaçi)過去幾個月來一直在配合墨格里尼加快談判進度,旨在達成一項明確、全面及具有法律約束力的協議。當然,歐盟沒有權力決定衝突解決的條件,而且顯而易見的是,地方領袖才是談判進程達成任何協定的關鍵要素。

對話現階段,成功的關鍵在於保持謹慎而溫和的態度。武契奇和塔奇能留下什麼樣的政治遺產,將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他們制定與歐盟基本價值觀相符的現實提案的意願。2位領袖均有機會避開極端主義立場,並仿效希臘和馬其頓政府的遠見。

希望更小一些的是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BiH)局勢,儘管目前並未制定有效的選舉法,但上述地區定於10月7日舉行大選。自1995年戰爭結束以來波赫一直陷入地區和行政混亂,是一個治理難度極大的國家。民族中心主義繼續主導其政治,即將舉行的這場選舉競爭也不例外。

更為複雜的是,分裂主義政治家米洛拉德・多迪克(Milorad Dodik)剛剛卸任其作為斯普斯卡共和國(又稱賽族共和國,是波黑被劃分而成的2大主要自治實體之一)總統的最後任期。多迪克令人不安地決定競選波黑三方總統。讓我們祈禱滲透到該地區其他國家的更具建設性態度,最終能夠滲透到波赫,民族間倡議能夠得到擁戴,而這恰恰是波士尼亞民間社會一直竭盡全力宣導的內容。

過去數十年來巴爾幹地區經歷了更多挫折而非進步,幾乎沒有什麼疑問。但如果說《普雷斯帕協議》表明了什麼,那就是當發揮外交創造力和政治意願的時候,根本沒有不能解決的衝突。如果即將到來的關鍵幾周能夠取得預期的結果,那麼這個上世紀末曾被民族主義蹂躪的國家,可能公然挑戰今天全球盛行的沙文主義潮流。在這樣一個如此之多的國家似乎執意築牆的時刻,目睹巴爾幹修築溝通的橋樑既具諷刺意味,又令人感到深深的滿足。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8.—巴爾幹的新動力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民粹崛起不是法西斯再現,而是自由主義者自食惡果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