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關鍵全球視野

西非毒品戰爭:藥物濫用者應該送進醫院,而非監獄

2018/10/11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政府往往把濫用藥物者視為道德淪喪的一群,忽略他們同時也是病患,需要治療。這造就了一種令人害怕的環境,連醫生也不敢開出合理的處方藥。他們擔心部分藥物遭濫用,讓自己也被冠上毒販的惡名。

文:Olusegun Obasanjo(前奈及利亞總統,西非藥品委員會主席、全球藥品政策委員會委員)
譯:王國仲

這裡的藥品法律亟需改革。為了減少非法毒品交易造成的危害,同時確保人民能取得基本藥物和服務,政府必須停止懲罰用藥成癮者。

無論你觀察西非的哪個地方,藥品相關法律都是失敗的。儘管有嚴格的量刑規範和零容忍政策,但毒品使用量仍在增加,販毒者卻不受懲罰。正如已故的前聯合國秘書長安南(Kofi Annan)曾寫道:「毒品摧毀了許多生命,但錯誤的政府政策卻帶走了更多。」

在西非,關於麻醉藥品的一項問題是法律該如何適用。在我的國家奈及利亞,技術上能對任何持有違禁藥品的人判處徒刑(最高25年)。但實際上,能夠支付罰款或聘請律師的人,往往得以完全避免受罰。大部分情況下,監獄裡關的都是小毒販、送貨員或以個人為單位的使用者,大咖們逍遙法外。

另外一個問題是,政府往往把濫用藥物者視為道德淪喪的一群,忽略他們同時也是病患,需要治療。這造就了一種令人害怕的環境——不只政府不願進口,醫生也沒有開出合理的處方藥。他們擔心部分藥物會遭到濫用,讓自己也被冠上毒販的惡名。例如2013年,在全奈及利亞,因為愛滋病及其併發症而痛苦死去的21萬人中,沒人能取得嗎啡。即使在迦納(西非藥物相關法律最寬鬆的國家),人均嗎啡的使用量也只有世界平均的2%。

總而言之,西非的藥品法律顯然弊大於利。我們需要新的方法,將藥物使用合法化並優先提供治療。

現在,我們就能立刻採取某些措施、做出改變。在各地,診所和對外聯繫小組成員可以為藥品注射者提供乾淨針頭,防止血液傳播疾病的擴散。同時,醫生能為想戒掉海洛因的人提供美沙酮。其他措施,例如諮詢和疾病檢測,也能減少藥物濫用對社會、經濟和民眾的傷害。

政府層面的改革需要更長時間實施,但我們也已經取得了一些進展。稍早,我擔任主席的西非藥品委員會(WACD)發布了《西非示範藥物法》(Model Drug Law for West Africa)。這是一項線上資源,旨在幫助區域內的決策者更新他們的藥品規範守則、為每個公民制定保障健康和福利的政策。

《示範藥物法》中的主要建議之一是解除對藥物濫用者的牢獄威脅。這能讓他們更容易尋求支援,醫生和專業衛生人員也願意開出止痛劑處方,不必擔心違法問題。《示範法》還提供一些策略,幫助當局更新量刑規定,使法官在做出判決時有更多的空間來考慮減刑。

當然,這些改變並不是獨立進行。由於涉入毒品交易的多數犯罪集團也從事其他非法活動:走私貨物、武器、人口買賣等,執法官員必須集中精力,在各個方面(如貪汙和洗錢)打擊犯罪組織。販毒只是不法分子的資金來源之一,針對犯罪者的行動應該要更加全面。

有的政府已經開始進行法律改革。奈及利亞去(2017)年通過了一項新政策,液體嗎啡的生產流程精簡化,讓醫生們更容易為臨終患者開出止痛藥處方箋。在塞內加爾的首都達卡,海洛因成癮者現在可以取得美沙酮。這種降低危害的策略已被證實,能幫助人們重建遭毒品破壞的生活。迦納的立法者們也正在討論新法案,考慮取消對初次吸毒者的懲罰。

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西非示範藥物法》只是一個起點。為了保護我們的社區,領導人們必須動用他們的政治權力,來捍衛西非人民的安全、健康、人權和福祉——藥物成癮者當然也包括在內——。安南是正確的:毒品對人體有害,但法律可以不必如此。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8.—West Africa’s Failed War on Drugs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4150萬的非洲「移民」,是人類發展不可或缺的存在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