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關鍵全球視野

令人沮喪的歐洲議會選舉,民族主義者將直擊歐盟核心?

2018/11/08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文:Joschka Fischer(1998年至2005年擔任德國副總理兼外交部長,強烈支持1999年北約對科索沃的干預,隨後反對伊拉克戰爭。在參與1960年代和70年代的反建制抗議活動後投身政治,為德國綠黨創立的關鍵人物,領導綠黨近20年)
譯:王國仲

說2019是決定歐盟成敗的一年,一點都不誇張。彷彿嫌英國脫歐、義大利債務問題還不夠棘手一般,歐洲選民也將投票決定,是否把歐盟的韁繩,交到即將從內部摧毀組織的民族主義者手中。

政治上來說,2019年對歐盟至關重要。英國預計在3月29日脫歐,隨著在5月份舉行的歐洲議會選舉,歐盟各主要機構的領導者也將重新洗牌。根據議會席位的分配情況,我們能看到會員國、歐盟內部機構,以及議會之間權力的重大調整。

歐盟內部機構新的權力分配情況,會反映在人事任命之上:歐盟委員會、歐洲理事會和歐洲央行的新任主席,亦會產生新的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如果民族主義和歐盟懷疑論者成為歐洲議會中最大的派別,這些任命可能會和過去產生巨大落差。

即使在最基本的問題上,歐盟會員國都比以往任何時候來得更加分裂。過去支持歐洲的廣泛共識已經被復興的民族主義取代。東西對抗(南北的情況也差不多)更加嚴重。我們有充分理相信,這些衝突和分歧將影響新議會組成,以多數決解決問題也變得更加困難。

目前共同組閣、相對保守的歐洲人民黨(European People’s Party,EPP)和社會主義者與民主人士進步聯盟(Progressive Alliance of Socialists and Democrats,S&D)似乎難以在下次選舉中取勝——尤其是S&D,甚至面臨存亡關頭——新角逐者正摩拳擦掌,包括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的中間派政黨共同前進!(La République En Marche!),還有部分激進的歐洲懷疑論或民族主義黨派。

有鑑於民族主義政黨在這次選舉周期前所未有的突出表現,其他歐洲相關選舉議題不得不暫居二線。這是一場關於歐洲及其民主未來的競賽。部分會員國最近的發展,正挑戰歐盟的基本原則(如法治和權力分立)。這些民主體制、歐洲團結和主權問題,都將直接經由選票檢視。

AP318990318390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無庸置疑,在這個快速變化的世界中,議會選舉將對歐洲未來產生深遠影響。美國現任總統對歐盟充滿蔑視;大眾談論著「西方的結束」;懷抱報仇主義的俄羅斯正在歐洲邊陲和敘利亞發動戰爭;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正將土耳其推向專制道路;中國則有意成為世界級霸權。

更糟的是,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決定退出1987年和蘇聯簽訂的《中程導彈條約》,這帶來新一輪軍備競賽的威脅。隨著氣候變遷加劇、各國爭奪人工智能產業領導地位等議題,風險仍懸而未決。

在這樣令人沮喪的背景下,歐洲將何去何從?他們是否會設法維持主權,或者因為內部的不團結,更依賴其他勢力?

親歐盟主義政黨得想辦法讓歐盟的世界地位成為主要議題,否則將慘敗給民族主義政黨。民族主義者想重返過去,親歐盟者必須為未來提供答案。

毫無疑問,明年民族主義者的勝選,將直擊歐盟核心、將其捲入另一場深刻的危機之中——代表歐盟基本價值的失敗。威脅的規模極大,親歐盟者不能只再按牌理出牌。不少會員國內部的動盪引發了選舉算計,他們必須跟上腳步、適應現狀。

就我而言,我預估明年的選舉將引發歐洲的巨大變化。無論是好是壞,歐洲問題已被政治化,現在則是做出決定的時候。要不是民族主義重生,就是歐盟民主與團結的勝利。哀傷的是,親歐盟派無法仰賴外國援助。反之,歐洲更要保持警惕,避免他國干涉其事務,包括選舉。

近年來,有許多關於歐洲「民主赤字」的討論。不過,在歐洲議會爭取多數席位,其實是民主勢力的一大機會。親歐盟派必須及早覺醒、掌握機會,否則他們的敵人將取而代之。

© Project Syndicate,2018.—Europe’s Coming Year of Reckoning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與其抱怨中國把手伸入非洲,歐盟何不主動出擊?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