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關鍵全球視野

人民對主流政黨冷漠,將讓右翼黨派更容易「民粹化」

2018/11/15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支持脫歐與否,正逐漸取代黨派,成為決定英國政治意識形態的主要因素。具體而言,受訪者中有九成表態自己是「脫歐派」或「留歐派」,卻只有不到三分之二的人稱自己為某黨派支持者。

文:Guy Verhofstadt(前比利時首相、歐洲議會自由民主聯盟黨團主席,《歐洲的最後機會:為何歐洲國家必須組成更完美聯盟》〔Europe’s Last Chance: Why the European States Must Form a More Perfect Union〕一書作者)
譯:王國仲

支持脫歐與否,正逐漸取代黨派,成為決定英國政治意識形態的主要因素。在英國之外,脫歐對未來局勢的影響,也迫使歐洲人民表態。

2016年脫歐公投和其後與歐盟的一系列談判尚未決定英國的未來,更在國內引發全面的身分認同危機與文化衝突。在英國選民以48%至52%選票贊成退出歐盟的兩年後,我們可以肯定的說,前首相卡麥隆(David Cameron)在保守黨內的長期策略引發了極大反彈。

脫歐後,英國的政治和社會生活比以往更加分裂。雖然贊成者持續發表關於分離的花言巧語(有時甚至帶有暴力和攻擊性),但最近有成千上萬希望留在歐盟的民眾在倫敦街頭遊行,希望舉行公投,否決政府任何與脫歐有關的協議。

根據英國國家社會研究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Social Research)的一份新報告,支持脫歐與否,正逐漸取代黨派,成為決定英國政治意識形態的主要因素。具體而言,受訪者中有九成表態自己是「脫歐派」或「留歐派」,卻只有不到三分之二的人稱自己為某黨派支持者。

英國選民對脫歐或留歐日益增長的情緒,對政黨結構帶來嚴峻挑戰——各黨派內部對該議題皆有著嚴重分歧。先前倫敦的示威遊行,意味著這些歧異無法被迅速解決。諷刺的是,歐洲規模最大的親歐盟草根團體的根據地就在英國。因此,即使英國政府能夠在未來幾週內與歐盟完成談判,英國內部關於英歐關係的激辯也將持續許久。

減少分歧、治癒英國破碎政治的方法之一,是成立一個密切且靈活的「組織協議」。如歐洲議會建議的一般,這會是促進跨境合作的好方法。在英國脫歐的同時,既能保證不踩到英國政府的紅線,又能維持歐盟決策完整性。

英國脫歐也對歐盟政治產生深遠影響。歐洲議會委託進行的民意調查發現,自脫歐公投以來,對歐盟成員國的總體支持度大幅增加。痛苦的脫離過程與其導致的分裂,似乎讓人們認知到身為歐盟成員的優勢,以及民粹主義所耗費的成本,同時鼓舞了仍支持自由、開放社會的人們。

最近的政治發展似乎證實了這些發現。儘管對歐盟持反對態度的瑞典民主黨原先預期能在九月份大選取得成功,他們卻遭其他較溫和的政黨翻盤。隨著對歐盟的支持逐漸增加,瑞典民主黨不得不放棄退出歐盟的提議。

同樣的,縱使義大利右翼聯盟黨領袖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及其民粹主義支持者加強對布魯塞爾(按:歐盟重要機關所在地)的反對,他們也得放下以往退出歐盟或歐元區的立場。

這些例子似乎代表著歐盟懷疑論的改變。反歐盟黨派已不再公開提倡歐盟的解構,將重心放在推動中右翼政黨走向極端民粹和民族主義。

為了擊潰這些政黨,溫和、自由和民主派不能只維持現狀。他們必須證明,民粹主義者只不過藉由反對歐洲共同議題,將其狹隘的政治利益,置於人民利益之上。更重要的是,親歐派必須為移民、失業等問題提出更務實、可行的解決方案。

近期在巴伐利亞和黑森舉行的地方選舉,以及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宣布退休,皆突顯傳統中右翼和中左翼政黨的危機。正當主流政黨努力適應政治冷漠的選民和歐洲政治的新兩極體系時,小黨則以更精簡的改革願景擴大影響範圍。

不過,這些小黨不僅限於新興民粹主義者(如德國另類選擇黨,AfD)。從波蘭最近的市政選舉可以發現,自由民主黨派更有打擊民粹主義的能力。儘管右翼法律與公正黨(Law and Justice, PiS)將媒體泛政治化,溫和派與親歐盟政黨皆取得重大成功。

英國脫歐、類似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這樣的民粹主義者崛起、政治家和選民互動的媒體環境大幅改變,導致政治意識形態比以往來得更加脆弱。環境為民粹主義者製造窗口,但同時也為追尋歐盟價值觀、組成新國家與泛歐洲運動的人們帶來機會。

歐洲人民渴望改變。仍支持歐盟的大多數民眾,必須讓他們的聲音被聽見。

© Project Syndicate,2018.—The Brexitization of European Politics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川普的權力在期中選舉後將被削弱的三個理由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