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關鍵全球視野

川普的權力在期中選舉後將被削弱的三個理由

2018/11/16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川普不僅僅是一個走極端的政客。他患有伊恩・休斯最近所謂的「心智失常」,腦子裡充滿了仇恨、偏執和自戀。

文:Jeffrey D. Sachs(哥倫比亞大學可持續發展教授、衛生政策與管理教授、哥倫比亞可持續發展中心主任、聯合國可持續發展方案網路主任)

川普(Donald Trump)執政鬧劇的核心,是一位走極端的總統是否可以違背大部分美國人的意願,實施走極端的政策日程。到目前為止,答案是否定的,期中選舉讓這種可能性更加降低了。但川普的日益失望可能導致他鋌而走險,給美國的民主和全世界造成可怕的後果。

川普的極端政策思想都沒有受到公眾支持。公眾反對去(2017)年共和黨支持的公司稅減稅計畫、川普取消平價醫療法(歐記健保)的方案、退出伊朗核協定,以及提高對中國、歐洲和其他地區的關稅。與此同時,與川普不遺餘力地支持化石燃料(煤炭、石油和天然氣)相反,公眾更支持投資可再生能源以及留在《巴黎氣候協定》中。

川普用三種方法實施他的激進日程。第一種方法是依靠共和黨在國會兩院的多數優勢,不顧群眾的強烈反對通過立法。這種方法成果過一次,即2017年減稅計畫,因為共和黨的「金主」們堅持要採取這一措施;但在取消歐記健保的問題上它失敗了,有三位共和黨參議員投了反對票。

第二種方法是用行政命令繞過國會。在這方面,法庭一再進行干預,最近一次是在選舉前夕,聯邦地區法院叫停了Keystone XL管道。該專案受到環保主義者的強烈反對,因為川普政府沒有為其行為作出「合理解釋」。川普一再地、危險地濫用權力,而法院一直在頑強阻擊。

川普的第三種伎倆是煽動民意支持他。但是,儘管他經常煽動民意,或者也許是因為這種煽動和它們的粗俗,川普政府自上臺以來的反對率一致高於支持率。目前,他的反對率是54%,而支持率是40%,強烈支持率只有25%。川普從未獲得過持續的支持。

在川普本人稱之為對其總統地位的全民公投的期中選舉中,眾議院和參議院的民主黨候選人都大勝他們的共和黨對手。在眾議院,民主黨獲得全國5700萬張選票,共和黨只有4900萬張。在參議院,民主黨以4900萬票對3400萬票領先。

最近三個選舉週期(2014、2016和2018年)合計,民主黨參議院候選人以1.2億張選票對1億張選票領先共和黨候選人。儘管如此,共和黨仍保持了參議院微弱多數。每個州只能有兩名參議員,不管其人口規模如何。共和黨贏得的席位往往來自人口較少的州,而民主黨在主要沿海和中西部諸州勝出。比如,懷俄明州選出了兩位共和黨參議員來代表近58萬人,而有著3900萬人的加利福尼亞州,選擇了兩位民主黨參議員。民主黨贏得了更多選票,但共和黨贏得了更多席位。

但失去了眾議院控制權的川普,將無法實施任何不受歡迎的立法。只有得到跨黨派支持的政策有機會通過參眾兩院。

在經濟方面,未來幾個月的川普貿易政策支持率將會下降,因為美國經濟已經從公司減稅的「極樂」中冷靜下來,而日益增加的全球貿易政策不確定性正在惡化商業投資,預算赤字和利率都在上升。川普為提高關稅所提出的偽善的國家安全藉口也會早到政治上,也許還有來自法院的挑戰。

誠然,川普可以繼續任命保守派聯邦法官,並通過共和黨占多數的參議院批准。而在戰爭與和平的問題上,川普將幾乎完全不受國會或公眾的監督,這正是二戰以來美國政治體系的一大陣痛。和他近期的前任們一樣,川普很有可能讓美國深陷於中東和非洲戰事,哪怕群眾根本不理解和支持這麼做。

儘管如此,還有三個理由認為川普對權力的把持在未來幾個月中將被嚴重削弱。首先,通俄門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會很好地記錄川普、他的家庭成員和親信幕僚的瀆職行為。穆勒在選舉期間保持低調。我們可能很快就能從他口中聽到些什麼。

其次,眾議院共和黨將開始調查川普的稅務和個人商業交易,包括通過國會傳票手段。有很強的理由認為川普有嚴重的逃稅行為(如《紐約時報》最近所列出的證據),並利用總統職務之便為家庭謀取利益(一宗已經法院允許繼續進行的訴訟指控他違反了憲法酬金條款)。川普可能會忽視或反擊傳票,導致重大政治危機。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是,川普不僅僅是一個走極端的政客。他患有伊恩・休斯(Ian Hughes)最近所謂的「心智失常」,腦子裡充滿了仇恨、偏執和自戀。據川普的兩位近距離觀察者所言,面對日益嚴重的政治障礙、對稅務和商業交易的調查、穆勒的發現,以及高漲的政治反對,總統對現實的把握「可能將進一步削弱」。我們可能已經通過川普自選舉以來的反覆好鬥看到了這一點。

未來幾個月可能對美國和世界特別危險。隨著川普的政治地位的削弱,並且所面臨的障礙增強,他的心智不穩定將成為一個越來越大的威脅。他可能爆發雷霆之怒、炒掉穆勒,甚至可能發動戰爭或宣佈緊急狀態來重塑權威。我們尚未看到狂怒的川普,但也許很快就會了,因為他的施展空間在不斷地縮小。果真如此的話,美國憲政秩序的表現將經受考驗。

© Project Syndicate, 2018.—衰落的特朗普權力和高漲的憤怒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只有美國能做到不打貿易戰,同時限制自由貿易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