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關鍵全球視野

只有美國能做到不打貿易戰,同時限制自由貿易

2018/11/21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為總體貿易政策,關稅是粗放的,不夠精確。美國將承受高昂的代價,最終可能無法實現大幅降低貿易赤字或其他有意義的收益。

文:Robert Skidelsky(英國上議院議員,現為華威大學政治經濟學教授)

幾乎所有自由派都支持全球化,反對經濟民族主義。他們忽視了證據表明,當前形式的全球化與民主危險地互不相容。

在2011年的著作《全球化悖論》(The Globalization Paradox)中,哈佛大學的丹尼・羅德里克(Dani Rodrik)說,民族國家、民主和全球化互相矛盾:我們可以擁有其中任意兩個,但無法同時擁有全部三個(他稱之為「三元悖論」)。放眼全球,「民族」正在以民主的名義革全球化的命。

今(2018)年,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啟動第一輪中國商品關稅,而中國以牙還牙時,這一點便已經表露無遺。川普還撕毀了兩個重要國際貿易條約,並威脅要退出世界貿易組織。

美國轉向經濟民族主義的觸發因素,是貿易赤字隨著美國經濟復甦而擴大——2017年達到5660億美元,並還在增長。但更深層次的原因是一種正確的感覺:由此導致的經常帳赤字,如果用短期資本流入即「熱」錢融資,便不是「良性」的。

經常帳赤字意味著一國進口多於出口。這些超額進口可能導致「好」就業崗位淨損失。21世紀的第一個10年,600萬製造業崗位消失。鐵鏽帶造就了川普:「應該重建密西根了,我們再也不會讓他們把你們的飯碗從密西根搶走了。」他在2016年對歡呼雀躍的底特律人群說。

川普的保護主義也有地緣政治根源。金屬進口導致許多企業關門。中國的「中國製造2025」戰略計畫是一套高科技產業政策,旨在讓中國成為未來產業的全球主導者。它嚴重依賴從美國竊取先進技術。如果中國製造2025取得成功,那麼美國的經濟和政治未來前景黯淡。

用嚴格的經濟學理論講,你的交易夥伴的政治特徵應該是無關緊要的。但在戰略競爭的世界中,國際商業可能——也常常——是政策的工具,不應該僅僅因為它與寶貴的自由貿易原則相抵觸,就不能在這一環境中使用它。19世紀經濟民族主義「急先鋒」弗雷德里希・李斯特(Friedrich List)指出,自由貿易需以世界和平為前提。

有選擇的關稅對於保護相關行業或阻止其他國家竊取尖端科技或許非常有用。但作為總體貿易政策,關稅是粗放的,不夠精確。美國將承受高昂的代價,最終可能無法實現大幅降低貿易赤字或其他有意義的收益。

有沒有辦法在不導致貿易戰的情況下限制自由貿易?經濟學家弗拉基米爾・馬什(Vladimir Masch)提出了獨創的「有補償的自由貿易」(CFT)計畫,可以在不干擾世界經濟體系的情況下實現合理的保護主義目標。

根據這一計畫,決策者將為每年的貿易赤字設定一個上限,並限定交易夥伴的盈餘。(需要從盈餘夥伴獲得產品,可以不計入交易夥伴的出口限額。)在美國的例子中,這一上限將大大影響中國、墨西哥、日本和德國,它們在2017年分別貢獻了3750億、710億、690億和640億美元的美國貿易赤字。

根據CFT,貿易盈餘國可以將出口縮減至設定的限額。但如果其政府向交易夥伴國政府支付等於超額出口價值的罰款,它也可以出口超過限額的量,罰款可以來自出口商,也可以用外匯儲備。(收取國政府可以將罰款用於擴大自身的投資計畫。)但如果盈餘國想超額出口而不付罰款,那麼它的盈餘出口將被禁止。

這一「智慧」保護主義對於粗放的關稅有諸多優勢。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是,它會自動防止貿易戰。因為CFT只對貿易國的盈餘加以限制,盈餘國減少其從美進口量的措施都會自動降低其允許的出口值。

其次,CFT將一次性面臨每個交易夥伴的政府補貼、價格和貨幣操縱,以及其他國際貿易骯髒伎倆。與曠日持久且往往徒勞無功的貿易條約「扯皮」不同,它立刻可以產生結果。

第三,通過實現全球經濟參與者的金融和貿易安排再平衡,CFT代表著通向解決當前僵局的一步。CFT不是一套完整的方案,因為它沒有解決應該誰遷就誰的問題。必須改革全球支付系統來解決這個問題,引導對稱性地調節全球失衡。

第四,由於美國的地位,它採取CFT將「助推」不太情願的貿易盈餘國接受這樣一套支付系統。全球金融需要在平衡的支付系統所確定的界限內運行。

第五,從對美國的經濟收益看,實施CFT將刺激離岸企業和就業崗位回歸,從而恢復美國的工業潛力和社會平衡。

從歷史角度看,CFT必然會單方面啟動布雷頓森林體系的稀缺貨幣條款(第7條),該條款允許國際貨幣基金(IMF)宣佈持續貿易盈餘的國家的貨幣為「稀缺」,允許其他成員差別對待該國商品。這與關貿總協定(世貿組織的前身)第12條相一致,後者規定任何國家「為了捍衛外部金融狀況,可以限制允許進口的商品價值量。」

簡言之,CFT將解決貿易赤字,克服關稅的侷限性,打擊貿易操縱,糾正當前的主流經濟理論,也是邁向重新制定可行的全球支付系統的必要措施。它能夠簡明扼要地克服羅德里克三元悖論:同時擁有民族國家、民主和全球化。

但只有一個民族國家,即美國有實力實現這一點。如此,它將阻止世界向惡性經濟民族主義的奪命狂奔。光是出於這一理由,馬什計畫也值得認真考慮。

© Project Syndicate, 2018.—有補償的自由貿易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非洲再生能源革命,創造遠超過產業本身的就業機會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