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關鍵全球視野

歐盟與聯合國空有雄心壯志,卻是阮囊羞澀的窮光蛋

2018/12/17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文:Jeffrey D. Sachs(哥倫比亞大學可持續發展教授、衛生政策與管理教授、哥倫比亞可持續發展中心主任、聯合國可持續發展方案網路主任)

如今,全球和地區層面的公共品和服務提供非常不足。聯合國體系、歐盟和其他多邊組織都承受著很大的壓力,因為它們的預算不足以滿足責任。

一些自由市場理論家可能仍然認為,應該由以利潤為動機的公司,而不是政府來運轉世界,但經驗表明絕非如此。在提供健康和教育等全民重要服務;高速公路、鐵路和電網等基礎設施;以及科學研究和早期技術等撥款方面,政府起著不可或缺的作用。向富人徵稅然後將收入轉移給窮人也需要政府。否則,我們的社會將變得非常危險,不平等、不公正、不穩定——就像今天的美國。

成功的高收入國家政府,至少要對國民收入課以25%的稅收,才能實現這些功能。在世界最成功的的經濟體中——主要是北歐社會民主國家——國民收入的50%都被政府徵用為稅收。它們用這些收入行使三大關鍵功能:公共服務、公共投資,以及從富到窮的轉移支付。

急需這三大公共功能的不僅限於國家層面。鄰近國家組成的聯盟——如歐盟和非盟——需要跨境公共服務、公共投資和轉移支付,並且常常同時涉及到幾十個國家。地區集團需要足夠的地區預算實現關鍵功能。同樣地,聯合國作為一個整體,也需要足夠的預算為遏制氣候變化、保護海洋、消除貧困、阻止核擴散,以及通過安理會在衝突演變為全球災難之前撲滅等方面的全球措施提供資金。

歐盟、非盟和其他地區集團應該構建基於可再生能源(如風能、太陽能和水能)而非化石燃料的地區電網。這些集團還應該講資金從最富裕地區轉移到最貧窮地區,以消除持續貧困。它們應該超越國界保護自然,加大科學技術投資力度以利用數字革命。

但這些多邊合作可以動用的預算資源十分稀缺。許多歐盟成員國對國民收入課以25%或以上的稅收,以滿足國家和地方層面的公共支出,而可用於歐盟預算的資金只占成員國總國民收入的1%。歐洲投資銀行可以提供更多的資金,但只是面向能夠按市場標準融資的投資項目。

資金不足的原因是顯而易見的。稅收在國家和地方政府管轄區域徵收,它們激烈地保護著自己的稅收特權。國家政府只同意將國民收入的1%轉移給布魯塞爾用於歐盟層面的目的。

結果是歐盟空有雄心壯志,卻阮囊羞澀。更糟糕的是,歐洲民族主義者(如英國的脫歐派)宣稱歐盟預算過於龐大,而不是太小。沒有一個國家能夠堅持拿出區區1%的國民收入。歐盟也很有可能連這個微小的預算也無法自己維持。歐盟層面的公共服務、投資和轉移支付相對真正有效的聯盟所要求的的水準,只是九牛一毛。

而全球層面的情況甚至更加糟糕。聯合國常規預算只有每年27億美元,或世界90兆美元總收入的0.003%。其年度總收入,包括成員國為維和與人道主義行到所繳納的附加會費,大約在500億美元,或世界總收入的0.06%——遠遠比不上真實需求。聯合國成員國正確地採取了果斷的措施,如可持續發展目標(SDG)和巴黎氣候協定,但缺乏實施這些措施的金融手段。

雖然聯合國預算規模很小,但美國政府總是攻擊聯合國機構臃腫、鋪張浪費。美國大約繳納了其27億美元常規預算的22%,或每年6億美元,但平均到每個美國人頭上,還不到2美元!加上維和與其他支出,美國每年繳納的聯合國會費大約在100億美元,或人均30美元。如此吝嗇讓美國砸了自己的腳。全球投資需求長期得不到滿足給美國以及世界所造成的最終成本可能高達數十萬億美元。

除了通過聯合國實現的支出,高收入國家還以官方發展援助(ODA)的形式直接向窮國支付。每年的總ODA淨值大約在1500億美元,或出資國總收入的0.3%;而ODA長期承諾占出資國總收入的比例為0.7%。由於這些全球支付規模過小,極端貧困仍然遍佈全球。而富裕國家早就做出的每年向窮國至少提供1000億美元的氣候相關融資的承諾也始終沒有兌現。

世界必須認真地讓多邊資金與多邊需求相匹配。歐盟應該迅速將歐盟預算提高到歐盟收入的2%,並隨著時間進一步增加。類似地,世界應該至少將2%的世界收入用於全球公共品和服務以消除極端貧困,遏制氣候變化,保護自然,拯救數百萬赤貧者免於早亡,確保所有兒童有學可上,以及通過聯合國保持和平。

應該考慮全球稅收——公司所得、離岸帳戶、國際金融交易、億萬富翁淨財富、污染等——來為承受壓力的聯動世界買單。如果我們能拿出創造力、合作和遠見,就能動員新收入,讓巨大的全球財富轉變為可持續的全民福利。

© Project Syndicate,2018.—為國際合作提供融資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雖然無法抓住華為的馬腳,但照樣要拉進企業黑名單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