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關鍵全球視野

英國脫歐下一步:如果議會不能決定,就交給人民吧

2018/12/26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其本人所在黨內的分歧看,梅伊將被迫依靠工黨議員讓她的協定在議會獲得通過。沒人知道工黨議員會如何投票,而該黨所面臨的激勵也是模棱兩可。

文:Robert Skidelsky(英國上議院議員,現為華威大學政治經濟學教授)

所以,英國首相梅伊(Theresa May)將繼續留下來戰鬥。下議院保守黨確認了他們對她的領導有信心——投票結果並不漂亮,200票對117票。難以想像換一位英國首相會遭遇如此連續的領導危機。梅伊算不上頑固強硬的鐵娘子,她開始了新一輪努力,要從歐洲領導人口中榨取更多的讓步,讓她的分手協議更能夠被她的政黨乃至大部分老百姓所接受。

2016年6月,英國人民決定離開歐盟。公投的結果十分接近:51.9%對48.1%。援引《里斯本條約》第50條,英國應該在2019年3月29日脫離歐盟。但愛爾蘭問題、保守黨內部政治,以及議會算計讓英國脫歐程式並不那麼坦蕩蕩。

英國和愛爾蘭共和國有著共同的陸上邊界,一邊是愛爾蘭,它將留在歐盟;另一邊是北愛爾蘭,它是英國的一部分。因此,英國脫歐將導致北愛爾蘭位於歐盟關稅聯盟之外,而愛爾蘭在它之內。因此,梅伊需要痛苦地努力確保一個防止有通關檢查的「硬」邊界的協議。

這不僅關乎經濟上的便利。這是名副其實的生死存亡問題。1922年,愛爾蘭脫離英國獨立時,有六個主要信奉新教的郡,以權力下放政府(devolved government)的形式留在了英國。縮水版英國有兩項遺產留了下來:英國和新愛爾蘭國之間的自由貿易和勞動力自由流動。

對英國的不完全勝利在主要信仰天主教的愛爾蘭共和國持續作祟;直到1999年,愛爾蘭憲法一直說要實現全島的「重新統一」。與此同時,北愛爾蘭不斷縮小的新教人數,越來越頻繁地強調英國聯繫。該地愛爾蘭民族主義者和新教團體經過了30年的武裝衝突,造成3600人死亡,直到1998年的《受難日協議》在北愛爾蘭成立了一個統一派和民族派分享權力的執行委員會,以及一個英國-愛爾蘭委員會(British-Irish Council),才實現了與愛爾蘭共和國關係的調和。

邊界的硬化將破壞《受難日協定》所保證的脆弱和平。如果權力分享協定破裂,雙方的暴力派便會摩拳擦掌。為了避免這一結果,梅伊的計畫應運而生——英國退出歐盟但「暫時」留在關稅聯盟,在此期間與歐盟進行自由貿易協定談判,並以保證北愛爾蘭和愛爾蘭之間的開放邊界為「兜底」保證。

好像這還不夠糟糕似的,議會分裂為留下和離開兩派。這一分裂在執政的保守黨和反對的工黨之間都有存在。

留歐派可分為三個陣營:視歐盟的「社會市場」方針為保護英國工人的辦法的左翼;算計脫歐的經濟成本商業和金融利益;以及希望英國在歐洲的政治統一過程中扮演建設新角色的理想主義者。

脫歐派也由三個陣營組成:認為布魯塞爾是一心想要扼殺自由企業的「超級國家」的柴契爾派;構想英國為全球自由貿易體系的一個獨立部分的局部重疊的群體;以及想要捍衛英國文化身份和排斥外國人的「落後者」。

儘管公投結果已定,但議會很重要,因為梅伊被迫承認議會擁有她所達成的一切協定的最後決定權。這給了留歐派在第二次「人民投票」中推翻2016年的結果的希望。

議會各股力量的組成表明,梅伊在2017年舉行提前大選是一個災難性的決定,導致她失去了保守黨多數。保住議會席位的317為保守黨議員又按照二比一的比例分為兩派,一派支持梅伊提出的脫歐計畫,另一派希望英國在不達成協議的情況下「出局」。

反對黨——257位工黨議員、35位蘇格蘭民族黨以及少數其他成員——對梅伊的協議的支援也非常不確定。類似地,10位北愛爾蘭民主聯盟黨議員——政府現在需要他們的支援——也分裂為希望與愛爾蘭自由貿易的一派,以及擔心英國其餘部分退出關稅聯盟後,北愛爾蘭被愛爾蘭吸收合併的一派。愛爾蘭民主聯盟黨拒絕接受一切特殊安排或「兜底」,來讓北愛爾蘭留在關稅聯盟以代替英國-歐盟自由貿易協定。

從其本人所在黨內的分歧看,梅伊將被迫依靠工黨議員讓她的協定在議會獲得通過。沒人知道工黨議員會如何投票,而該黨所面臨的激勵也是模棱兩可。一方面,與脫歐派一起投票扼殺梅伊的協議有可能導致大選,工黨有望從中勝出。另一方面,工黨黨魁柯賓(Jeremy Corbyn)可能沒有多大興趣接受梅伊傳給他的爛攤子。

不難理解會有這樣的誘惑:「如果議會不能決定,就交給人民吧。」但「人民」到底需要回答什麼問題,現在並不清楚。因為不喜歡第一次投票的結果而尋求第二次投票,這樣做等於是在玩火。此外還需要考慮一個進一步的問題:脫歐派憎惡歐盟,甚於留歐派愛戴歐盟。如果留歐派贏得第二次選舉,沖天的怨氣將在多年時間裡擾亂英國政治。因此,1月份議會最終投票時,但願梅伊能夠實現友好分手。

© Project Syndicate, 2018.—英國退歐的持續痛苦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覺得2018是「政治正確」失去意志力的一年?那就大錯特錯了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