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關鍵全球視野

覺得2018是「政治正確」失去意志力的一年?那就大錯特錯了

2019/01/04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歐洲,2019年的前景將主要取決於3個因素:英國脫歐、德國總理梅克爾和法國總統馬克宏推動歐盟改革,以及5月份的歐洲議會選舉。

文:Javier Solana(前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北約秘書長及西班牙外交部長。現任西班牙高等管理學院全球經濟和地緣政治中心主任及布魯金斯協會傑出研究員)

2018年的可悲之處在於它將不會因任何政治或外交上的成就而被銘記。雖然國際秩序自2017年起已遭侵蝕,但2018字才是全球政治環境徹底陷入混亂,易燃和敵對的一年。這一切絕非巧合,因為這些可能是最適合描述川普(Donald Trump)治下的美國的3個形容詞。

自2018年1月川普政府宣佈對進口太陽能電池板和洗衣機徵收關稅以來,這一年的特點是不斷升級的「貿易戰」,主要——但不是唯一——由美國對中國發動。眼下的關稅糾紛嚴重損害了世界貿易組織,也加深了中美之間的相互不信任。

中國去(2018)年取消了國家主席的任期限制,令人們不禁憂慮習近平所謂的新時代是否意味著發端於鄧小平改革的集體領導制走向終結——這些改革本身就是為了糾正對毛澤東的個人崇拜。而此舉也可能預示著進一步偏離鄧小平的標誌性外交政策限制。

同樣,俄羅斯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在3月份不出意外再次當選。在普亭的領導下,俄羅斯一直在重新崛起為一股地緣政治勢力。然而由於其過度依賴本國油氣資源,其經濟基本上陷入了停滯。在缺乏增長的局面下普亭只得依靠外交政策來支撐其國內知名度。

例如,普亭的競選新聞秘書就對英國政府對謝爾蓋(Sergei Skripal)和尤利婭・斯克里帕爾(Yulia Skripal)遭神經毒劑襲擊的回應表示歡迎,因為這或許能在大選前動員起更多的普亭支持者。而克里姆林宮最近封鎖亞速海烏克蘭港口的決定,可能也有提高普亭國內支持率的用意。目前的危險在於美國和俄羅斯都將停止執行1987年的《中程導彈條約》,也因此對歐洲構成了新一輪嚴重威脅。

與此同時,中東依然是世界上一些最殘酷暴力衝突的戰場。雖然伊斯蘭國節節敗退,但還遠遠算不上被消滅——與川普聲稱的相反——並且敘利亞內戰的死亡人數仍在攀升。儘管2016年停擺的談判至少已經恢復並取得了一些進展,葉門的人道主義災難也在不斷惡化。在阿富汗,這場被普遍視為美國歷史上持續時間最長的戰爭仍在延續,據估計塔利班現在控制的領土要比自2001年該政府被推翻以來的任何時候都多。

儘管上述衝突的局面最近有所改變,但川普政府中東總體戰略的基礎在2018年仍然未被撼動分毫。美國已經重申了對以色列、沙烏地阿拉伯和阿聯酋三國軸心的支持,以將其作為對抗伊朗的堡壘。5月川普政府將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遷至耶路撒冷。同月它拋棄了2015年的《伊朗核協議》,並重新開始濫用一系列域外制裁,這反映出美元的武器化程度不斷提高。

此外,通過在10月份記者哈紹吉(Jamal Khashoggi)謀殺案中與沙烏地政府而非本國情報機構站在同一陣線,川普已經明顯表明反對伊朗並購買美國武器就是取悅他的最快捷方式之一,而他對中東的這種明確態度的後果,是令整個地區的軍事強硬派紛紛得勢。事實上以色列和伊朗2018年就發生了雙方之間的首次直接軍事衝突

川普還以某種方式為2018年全球民粹主義的蔓延助推了一把。在拉丁美洲,墨西哥總統羅培茲・歐布拉多(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和巴西總統當選人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的事例表明,「民粹主義」可以包含各種意識形態。雖然兩人都聲稱自己代表「人民」、反對「精英」,但左派歐布拉多的選舉部分來自於對川普的譴責,而波索納洛則秉承川普式的右翼民族主義,還得到了巴西國內眾多精英的支持。

俄羅斯哲學家亞歷山大・杜金(Aleksandr Dugin)經常被視為克里姆林宮的主要理論家之一,他認為「民粹主義應該將右翼價值觀與社會主義、社會正義和反資本主義聯合起來。」在他心目中這種「大一統的民粹主義」,在義大利目前包含反建制五星運動和民族主義聯盟黨的執政聯盟身上,得到了最好的展現。

10月,義大利政府通過提出違反歐盟財政規定的預算來對歐盟發起挑釁(所幸已經平息)。義大利領導人以對「主權」的過時解讀來為自身政策正名,這跟英國的脫歐派極為相似,而後者的反復無常正使英國的未來籠罩在不確定性之下。

2018年當然也有一些積極的事態發展。美朝之間緊張局勢的緩和,以及兩韓之間更加和睦的關係都是好消息。很多功勞歸功於韓國總統文在寅,是他利用平昌冬季奧運會的機會與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展開了接觸。川普隨後對外交的關注——催生了他與金正恩之間的歷史性峰會——也應受稱讚,雖然他的政府在邁向朝鮮半島無核化方面只取得了一些象徵性進展。

美國期中選舉的結果也是好消息。民主黨重掌眾議院,意味著從2019年1月開始川普的政策將受到更多制衡。共和黨控制的參議院也有令人歡迎的事態發展,包括最近譴責沙烏地王儲穆罕默德・本・沙爾曼(Mohammed bin Salman)謀殺哈紹吉的決議,以及終止美國對沙烏地在葉門軍事行動的支持的決議——該決議在兩黨的同時支援下得到通過。

在歐洲,2019年的前景將主要取決於3個因素:英國脫歐、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和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推動歐盟改革,以及5月份的歐洲議會選舉。在每種情況下,人們都希望民主,法治,歐洲一體化和多邊主義的支持者能占到上風。

那些反對上述原則的人都度過了相當不錯的一年。但他們若是因此覺得那些秉承這些原則的人們,已經失去了培養合作與和諧精神的意志(以及能力),那就是大錯特錯了。

© Project Syndicate, 2019.—2018年終於過去了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在川普粗暴的保護主義之下,還是有國家獲得好處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