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關鍵全球視野

抱怨美國貿易赤字,但川普卻自毀高等教育產值

2019/01/26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文:Anne O. Krueger(前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第一副總裁、現任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級國際研究學院國際經濟學高級研究教授,以及史丹佛大學國際發展中心高級研究員)

美國的高品質大學是其之所以偉大的關鍵因素之一。每年,來自全世界的頂尖學生爭相申請美國的研究生和大學生專案,美國大學也在全球排名中佔領了大部分頂尖位置。此外,美國大學所進行的基礎研究也是創新和經濟增長的主要推動力,更誕生了大部分諾貝爾獎。

美國大學為各種學生、研究人員和其他經濟行為人提供服務。頂尖研究型大學不但吸引最優秀、最聰明的學生,也吸引高科技公司競相進駐,如矽谷和波士頓。與此同時,全美國的公立和私立大學都提供優秀的四年制學位計畫。社區學院則提供職業訓練,也是無數其他高中畢業生獲得四年制學位的途徑。

公立和私立院校之間的競爭確保了全面的出色水準,美國的高等教育長期以來一直是重要出口行業。《華盛頓郵報》的凱薩琳・蘭貝爾(Catherine Rampell)指出,美國「教育出口規模與(美國)大豆、煤炭和天然氣加起來的總量差不多。」在美學習的外國學生人數3倍於美國的海外留學生,2017年美國高等教育部門為美國經常專案貢獻了約340億美元盈餘。

外國學生進入美國大學能帶來諸多優勢。首先,這些學生通常支付全額學費(特別是大學生),這使得大學可以為需要的美國人提供更多助學金。在研究生層面,一大半電腦科學和工學專案註冊學生出生在外國,能夠留在美國工作。沒有他們,美國高科技公司將面臨比現在更加嚴重的人才短缺。

最後,外國學生的存在也豐富了美國人自身的大學體驗。此外還有一個附加的軟實力收益:許多外國學生回國後成為堅定的美國支持者,並能夠以此影響國家的外交政策立場。

到2016年,在美學習的外國學生人數一直在增長,但在2016年下降了3%左右,2017年又下降了6.6%。初步報告表明,2018年又下降了7%。下降的部分原因可能在於一個事實:其他國家認識到擁有頂尖大學的重要性,並更加努力地吸引外國學生、留住本國學生。

但更重要的因素是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的政府。川普宣誓就職以來,學生簽證獲取難度增加,已在美國大學註冊的外國學生也需要擔心他們是否能夠回國再回來。不受歡迎的氛圍——川普臭名昭著的旅行禁令便是縮影——讓越來越多的一流學生不再追求來美國接受高等教育。

平心而論,美國高等教育部門本身也有問題。比如,多年來不斷上漲的學雜費用導致怨聲載道。但人們常常忘了,從領先大學中所獲取的知識也比以前更加寶貴了,特別是在生物化學、電腦科學和環境研究等領域。即使在其他領域,大數據等創新也大大加強了我們的理解,擴大了商業、醫藥和公共政策等領域的實踐應用的範圍。

換句話說,你很少能聽到關於特斯拉和福特比價的抱怨,或者關於今天的福特和20世紀20年代的T型車的比價的抱怨。對於目前學費成本的上漲,其中很大一部分顯然來自知識的進步,亦即四年制學位的程度進步。正如今天的汽車比100年前的汽車價值更高,四年制學位也是如此。

當然,即便知識有所提升,其他成本也在水漲船高。據一份波士頓諮詢集團(Boston Consulting Group)對13所美國學院和大學的研究,「監管合規可以解釋高等教育機構非醫運營費用增幅的3%-11%。」而隨著新尖端領域和私人部門高薪機會的出現,吸引和留住教職人員的成本也在升高。

作為局部解決方案,學院和大學提高了財務援助,為更多學生抵扣「標價」(全額學費)。事實上,一些大學的預算有高達一半用於財務援助。但是,支付全額學費的外國學生數量越多,這一預算負擔就越小。

在他動輒抱怨美國貿易赤字的同時,川普卻自毀前程,下令政府收緊簽證要求,因此而削減了美國高等教育出口,也傷及了高等教育本身。在其他國家競相支持本國大學的時候,美國應該加大吸引外國學生的力度。這樣做不會給美國造成任何成本,而能夠吸引經濟所需要的人才,也讓更多的美國人更加受得起高等教育。

© Project Syndicate, 2019.—特朗普的人才流失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4月主題徵文

專題下則文章:

全球資金稀缺可說是南半球的悲劇,但對非洲卻是一個巨大的機會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