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敘利亞僵局源於西方國家不作為,與一系列的戰略錯誤

2019/02/15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西方顯然已經被現實打了一個耳光:隨著伊斯蘭國塵埃落定,事實證明目前呈現的敘利亞在政治方面與其戰前版本並沒有什麼不同。

文:Javier Solana(前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北約秘書長及西班牙外交部長。現任西班牙高等管理學院全球經濟和地緣政治中心主任及布魯金斯協會傑出研究員)

2018年3月,敘利亞總統阿薩德(Bashar al-Assad)駕車穿過大馬士革市郊東古塔(Eastern Ghouta)滿目瘡痍的街道並拍攝了影片。當時距離敘利亞內戰爆發已有7年,阿薩德的部隊正在從那些在該地被圍困了5年的反對派手中收復失地。雖然這些展現一個看似春風得意的阿薩德勝利回歸的片段顯然都是些宣傳。但卻依然為延續多年的悲慘衝突留下了註腳:敘利亞成為了廢墟,但阿薩德仍然存在。

僅靠數位無法反映這場人道主義災難的嚴重程度,但數位卻提供了必要的視角。 2011年戰爭爆發時敘利亞有2100萬人。近八年後,其中約有50萬人死於暴力(主要由親阿薩德部隊造成),超過550萬人登記為難民,國內還有六百多萬人流離失所。而在敘利亞以及許多其他情境下,這些數字也證明了一個所謂「國際社會」不過是虛有其表。

聯合國安理會內部的深刻分歧使其無力對敘利亞危機做出一致反應。這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北約對利比亞進行軍事干預的結果,而安理會授權——俄羅斯和中國棄權——執行該行動之時也正是敘利亞各方的敵對行動初現端倪之時。對利比亞的干預超出了其人道主義授權範圍,並開始將重點轉為顛覆該國領導人格達費(Muammar el-Qaddafi),而他本人也在落入叛亂分子之手後被殘酷殺害。

這一事件使得俄羅斯和中國更加無法信任那些以「保護責任」——作為應對格達費暴政的原則——名義進行的任何軍事干預。遭否決的安理會議案不斷累積,迄今為止俄羅斯已經否決了12項有關敘利亞的決議。就連歷史以來僅僅動用過11次否決權的中國也阻止了其中的6項決議。中俄兩國的其中一項聯合否決行動阻止了將敘利亞事件提交國際刑事法院的動議,推翻了早先安理會批准轉介利比亞事件的一致決議。

隨著多邊行動陷入癱瘓,敘利亞戰爭的進程轉而被主要國際大國地緣政治利益所左右。任何看似維護人道主義的舉措都被壓縮成相對較小且相當無益的決議和具體協議,例如美俄所締結的摧毀敘利亞政權化學武器協議以及旨在懲罰公然違反該協議者的可疑轟炸行動。而唯一被證明是相對正確——且富有成果——的共識則是針對伊斯蘭國的鬥爭,使得該組織元氣大傷,但仍未被擊敗。

基於上述困難,針對敘利亞問題的外交舉措顯然永遠無法順利推進。事實上,大國之間持續不斷的相互指責正是前聯合國秘書長安南(Kofi Annan)放棄擔任聯合國特使和阿拉伯國家聯盟敘利亞問題特使的原因之一。然而,談判的失敗不是——如今也仍然不是——不可避免的。因為這一失敗不僅源於重要的背景因素,還源於西方通過行動或不作為所犯下的一系列戰略錯誤。

首先,儘管美國一直不願直接出手干預敘利亞,但它從未掩飾其顛覆阿薩德的熱情。戰爭開始後不久,歐巴馬政府(以及歐盟)就明確宣佈其目標是實現政權更替,導致安南所領導的外交努力付諸東流。而正如已故知名敘利亞編年史家派翠克・塞爾(Patrick Seale)所指觀察到的那樣,對政權更迭的癡迷「可不是一項和平計畫。」事實上這一手段只會使阿薩德轉攻為守並在那些本就極端分散的反對派之間激發出各類不切實際的期望。由於錯過了安南於2012年召集的第一次日內瓦和平會議所創造的機會,外交努力最終陷入了不斷挫敗的循環。

與此同時,面對在一個《歐洲鄰邦政策》成員國內部爆發的衝突,歐盟顯得過於被動。別不記得正是敘利亞戰爭觸發的恐怖難民危機于2015年撼動了歐盟的根基——最重要的是——導致了空前的人類苦難。但即便如此,歐盟及其成員國依然畏首畏尾,只會修修補補(比如與土耳其達成難民安置協定)而不是從根本上堅決解決問題。

事到如今,西方在敘利亞問題上的迷失是顯而易見的。川普政府在少數駐敘美軍撤軍問題上所發放的混亂資訊展現出了一幅極不光彩的景象。目前也尚不清楚美國打算如何制衡伊朗對敘利亞的影響力,以及拿什麼去回報為抗擊伊斯蘭國做出重大貢獻的庫德人。西方顯然已經被現實打了一個耳光:隨著伊斯蘭國塵埃落定,事實證明目前呈現的敘利亞在政治方面與其戰前版本並沒有什麼不同。

這並不意味著阿薩德完全沒有受到打擊,能再次肆意施行自身的意志。但在缺乏可行替代方案的情況下,儘管阿薩德在俄羅斯和伊朗的直接支持下犯下了殘酷罪行,但他依然能夠左右敘利亞的近期走向。很顯然,如果人們在錯誤的政策(比如政權更迭)上投入的時間和資源越多,放棄那些政策就越發艱難。但西方如今已經無路可走,只能打破其幻想,坐下來更認真地——同時在各個層面——就敘利亞問題展開談判。

© Project Syndicate, 2019.—西方對敘利亞的幻滅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人力資本指數」前四名都是東亞經濟體,怎麼辦到的?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