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關鍵全球視野

生育率下降造成人口收縮,反而為人類帶來福祉

2019/02/25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生育率加速下降將為這些國家帶來巨大的利益,同時也有助於降低全球可持續發展的現實難度。幸運的是,實現這樣的下降並不需要中國一胎化政策那樣令人無法接受的脅迫。

文:Adair Turner(能源過度委員會主席、前英國金融管理局主席)

自2016年1月1日中國取消其一胎化政策以來,年度出生率在經歷了當年高達1786萬的臨時性增長後,現在實際已經回落,從2015年的1655萬下降至2018年的1523萬。難以重現的嬰兒潮其實並不應令人感到驚奇。

其他成功的東亞經濟體都沒有實行過一胎化政策,但他們都有著遠低於人口替代水準的生育率。日本的生育率是每名女性1.48個孩子,而韓國為1.32,臺灣僅為1.22。幾乎可以肯定,中國的生育率將遠低於人口替代水準(replacement level),即使現在解除對家庭規模的一切限制。

隨之而來的人口下降將不可避免。聯合國中期預測顯示,東亞地區總人口將從今天的16.4億下降至2100年的12億。這也絕非東亞地區所特有的現象。伊朗的生育率(1.62)目前遠低於人口替代水準,而越南的1.95同樣也比人口替代水準略低。在絕大多數美洲地區,從加拿大(1.56)到智利(1.76),生育率已經遠低於2,或者正在快速下降至人口替代水準。

顯而易見的模式是成功經濟體有著較低的生育率:智利的生育率遠低於阿根廷(2.27),而且印度相對富裕的馬哈拉斯特拉邦和卡納塔克邦的生育率已經下降到1.8左右。而在相對貧窮的北方邦和比哈爾邦邦,仍然可以看到3以上的生育率。

我們應當始終謹慎推斷人類行為的普遍規則,但正如布里克(Darrell Bricker)和艾比森(John Ibbitson)在其近著《空空蕩蕩的地球:全球人口衰退的震盪》(Empty Planet: The Shock of Global Population Decline)中所提出的那樣,我們似乎可以確定一條人類行為規則。自從美國和西歐生育率在20世紀90年代首次降至2以下,就僅有來自貧困國家的第一代移民才能帶來較高的生育率(例如在美國,1990至2010年間的平均生育率僅略高於2)。

在女性受過良好教育並擁有自由選擇權的所有成功經濟體,低於人口替代水準的生育率是不同個人行為的平均結果。有些女性(通常約占15至20%左右)選擇不要孩子,很多人選擇要1到2個,當然還有人要的更多。所有人的選擇都應當得到尊重;而平均而言,人們的選擇很有可能導致最終逐步減少人口。

許多人譴責這樣的人口收縮,因為這意味著更少的勞動力要被迫支撐越來越多的老年人口。但儘管像日本所經歷的那種非常迅速的人口減少可能難以管理,但略低於人口替代水準的生育率(比如1.8)不僅可以控制,而且還能為人類福祉帶來好處。

提高平均退休年齡可以確保養老金體系收支平衡,同時將創造動力讓全社會推動健康老齡化,並因此讓人們在曾經被公認的老齡階段仍能享受到良好的身心健康。勞動力輕度匱乏會導致勞動者數量略微減少,這將有助於抵消自動化對實際工資和不平等狀況所產生的不利影響。

與此同時,放眼全球,最終全球人口越少,因糧食需求增加、零碳經濟對某些生物能源需求,以及保護生物多樣性和自然美的美好願望而導致的土地使用競爭就越不嚴重。

只要是自由選擇的結果,那麼最終人口的逐漸下降應當受到歡迎。相比之下,以俄羅斯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或巴西總統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為首的男性沙文威權主義者,卻將人口增長視為國家的當務之急,並將高生育率視為女性的責任。就連許多非沙文主義評論人士都認為人口衰退存在某些不正常或不可持續的因素,他們認定老齡化社會必然不那麼活躍,因此大規模移民是對人口衰退所採取的必要對策。

但只要女性有權自由選擇,那麼沙文威權主義人士的勸誡就會失效。而那些提出以移民作為過度誇大問題必要解決方案的人們則必須面對一個簡單的現實:那就是,如果所有地球人都能享受繁榮和自由選擇,那麼來自其他星球的移民,將不太可能成為由此導致的全球人口下降的可行對策。

但這樣的全球人口衰退可能還要等一個世紀以後。事實上,對人類福祉最嚴重的人口挑戰不是低生育率和人口老齡化,而是高生育率和快速人口增長,這樣的高增長在巴基斯坦、中東絕大部分地區和非洲依然隨處可見,這些地區的總人口數按照聯合國的統計,可能會從今天的13億增長到2100年的45億,哪怕非洲的平均生育率屆時降低到接近人口替代水準(達到聯合國中期預測值2.14)。

布里克和艾比森聲稱,生育率的下降可能比聯合國中期預測所顯示的更為迅速。但近期的人口下降卻慢於聯合國10年前的預測。結果導致2050年世界人口預測已經從聯合國2008年預測的92億增加到2017年最新修訂的98億。在埃及和阿爾及利亞等某些北非國家,生育率的下降之勢更是在達到人口替代水準之前就已經開始逆轉了。

由此帶來的人口增長,無論在北非還是撒哈拉以南地區非洲,將會加大實現快速經濟增長或創造就業機會,以吸納快速增長的勞動年齡人口所需的人均投資的難度。而無法充分就業的年輕人反過來很可能威脅到今後數十年的政治穩定。

生育率加速下降將為這些國家帶來巨大的利益,同時也有助於降低全球可持續發展的現實難度。幸運的是,實現這樣的下降並不需要中國一胎化政策那樣令人無法接受的脅迫。教育年輕女性、提供避孕措施、幫助她們擺脫保守宗教或政治領袖的沙文主義要求就已經足夠。這理應成為人們優先關注的事項。

© Project Syndicate,2019.—人口下降的兩大歡呼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委內瑞拉危機不在於馬杜洛能否硬撐,而在於他還能撐多久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