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關鍵全球視野

委內瑞拉危機不在於馬杜洛能否硬撐,而在於他還能撐多久

2019/02/23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去幾年來,世界各國經歷許多急劇的經濟衰退,但委內瑞拉肯定是其中最慘烈的之一。很明顯的,查維茲主義在今日已無法生存,政權垮台後,委內瑞拉亟需大規模人道援助與財政支持。

文:Anne O. Krueger(前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第一副總裁、現任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級國際研究學院國際經濟學高級研究教授,以及史丹佛大學國際發展中心高級研究員)
譯:王國仲

在國際社會開始支持委內瑞拉反對派領導人(和目前的臨時總統)胡安・瓜伊多(Juan Guaidó)之前,尼古拉斯・馬杜洛(Nicolás Maduro)就已經窮途末路了。很明顯的,查維茲主義在今日已無法生存,政權垮台後,委內瑞拉亟需大規模人道援助與財政支持。

過去幾年來,世界各國經歷許多急劇的經濟衰退,但委內瑞拉肯定是其中最慘烈的之一。該國的實質GDP(已經過通膨調整後)損失甚至比二次世界大戰時受戰火肆虐的國家還慘,其通貨膨脹率今年預估將達到10,000,000%,官方匯率比黑市價格高出100倍以上。貶值如此迅速,報價在發布前就失去意義。

在此情況下,糧食(90%仰賴進口)極度短缺,委內瑞拉人的平均體重減輕了10.9公斤,更有300萬人(約佔人口的10%)逃離這個國家。斷水、斷電、飢荒機乎爆發,都是馬杜洛總統殘暴、無能統治下不變的特徵。

1960年代,委內瑞拉的GDP在拉丁美洲排名首位,可達美國的80%。今天,只剩不到美國的30%,遠低於智利、巴西、墨西哥和哥倫比亞。相較之下,1990年哥倫比亞的人均GDP還不到委內瑞拉的一半。

坐擁世界最大的石油儲藏量,碳氫化合物佔委內瑞拉出口收入的90%以上。不過,石油產量已從1990年代末期每日350萬桶的高峰,下降到2018年約130萬桶,未來幾年的產量估計將下降至70萬桶。

實際上,雖然油價持續上升,由於缺乏維護與投資、原物料遭竊、馬杜洛任用缺乏經驗的軍事盟友擔任管理人員、石油工人外流(他們在別地方能賺到更多錢)等因素導致石油出口量不斷下跌。一位委內瑞拉國有石油公司(Petróleos de Venezuela, S.A.,PDVSA)的工人告訴《華爾街日報》,他每月的收入(經購買力評價調整後)約僅有8美元。

委內瑞拉的困境,有很大部分原因是自找的。儘管石油價格上漲,但查維茲主義掛帥的政權放任2014年的財政赤字膨脹至GDP的24%。由於當年油價仍在高點,政府加印鈔票以填補資金缺口。雪上加霜的是,政府進行過於嚴格的價格管控,導致零售商必須將產品虧本出售。

除了這些笨拙的經濟調節嘗試外,政府對異議分子的持續壓迫與對民主制度的侵蝕讓事情變得更加嚴重。在馬杜洛的監管下,政府已經失能。2016年,政府雇員被告知每周只要工作兩天,以節省電力(國家仍然遭遇大規模停電)。

馬杜洛在去(2018)年5月以不正當手段贏得選舉後,今(2019)年1月,舉行了他的第二次就職典禮。作為回應,許多拉丁美洲國家、加拿大、美國和一些歐盟成員根據委國憲法規定,承認國民議會議長胡安・瓜伊多為其合法總統。此外,作為委內瑞拉石油出口的主要市場,美國對馬杜洛政權實施制裁、凍結銀行帳戶,並將其支付石油的款項轉入另一個帳戶,並將交由瓜伊多運用。

面對群眾抗議,馬杜洛持續訴諸恐嚇、監禁,並讓異議分子挨餓,同時賄賂軍事領導人以尋求他們的支持。現在的問題不是馬杜洛能不能繼續硬撐,而是在於他還能撐多久。他的任期不可能無限地持續,當他垮台時,委內瑞拉亟需協助。

首先,他們需要大規模人道援助,包括醫療重新補給、開放學校、恢復公共交通和其他重要服務。此外,還得向嚴重營養不良的人們提供食物。

與此同時,委內瑞拉需要進行改革、結束通貨膨脹、恢復總體經濟穩定與經濟活動。它還需要財政支持,進口物資、修理機器和設備。這些不僅適用於石油產業,也包含其他所有經濟部門。

重建委內瑞拉會是個漫長的過程。戰爭時,敵軍封鎖鐵路樞紐和電廠等關鍵基礎設施,導致生產力下降。委內瑞拉彷彿持續在和自己在進行全面戰爭——忽略日常維護工作,導致重要運營中心失能。十多年來,投資也屢受阻礙。

因此,眼下挑戰是恢復穩定的總體經濟和商業環境,同時改善委內瑞拉公民的生活,讓他們繼續支持政治改革。不過,即使在條件遠優於委內瑞拉的國家,這也很難做到。

人們希望委內瑞拉的下一任領導者和國際社會能了解現階段的挑戰,並採取必要行動,在重建期間維持社會和平。委內瑞拉人民最終能在隧道盡頭看到光明,但艱難的日子還很長。

© Project Syndicate,2019.—What Next for Venezuela?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儘管伊朗政權面臨重重困難,但指望其迅速崩解顯然不切實際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