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美國當然能戰勝委內瑞拉,但過去顛覆政權的下場往往是一場災難

2019/03/11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委內瑞拉的鄰國和世界領導人必須將美國軍事選項擱置一旁。委內瑞拉需要調停並走向新選舉,而非戰爭。

文:Jeffrey D. Sachs(哥倫比亞大學可持續發展教授、衛生政策與管理教授、哥倫比亞 可持續發展中心主任、聯合國可持續發展方案網路主任)、Francisco Rodríguez(獨領經濟學公司首席經濟學家、前委內瑞拉總統候選人Henri Falcón顧問)

一個月前,委內瑞拉國民議會議長胡安・瓜伊多(Juan Guaidó)宣佈接管目前由馬杜洛擔任的委內瑞拉總統權力,如今,委內瑞拉政治危機仍然遠遠沒有結束。緊張局面升級,全方位內戰可能性越來越高——而在幾周前,這一情形還不太可能。2月23日,委內瑞拉邊境的暴力衝突造成至少4人死亡,幾百人受傷,政府軍隊朝試圖將援助車隊迎進委內瑞拉的反對派開火。

馬杜洛(Nicolás Maduro)政權是一個極權、軍國化、時刻準備著殺戮平民來維持權力的政權。委內瑞拉社會被嚴重撕裂,一邊是馬杜洛的前任查維茲(Hugo Chávez)所激發的革命者,另一邊是龐大忿忿不平的反對派。雙方彼此蔑視。因此,問題複雜又實際:如何幫助委內瑞拉遠離內戰,走向和平民主的未來?

對於這個艱巨的挑戰,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的算盤完全是錯誤的。美國選擇承認瓜伊多為委內瑞拉總統——一些拉丁美洲國家亦然——並禁止與馬杜洛政府進行石油貿易,押注於這樣的壓力已足以顛覆政權。一位美國前高級官員告訴《華爾街日報》,「他們認為這無非是一次24小時行動。」

此類誤算始於川普上臺之前。2011年中,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和國務卿希拉蕊(Hillary Clinton)宣佈敘利亞總統阿薩德(Bashar al-Assad)必須「下臺」。類似地,2003年,小布希(George W. Bush)在美國入侵伊拉克後不久宣佈「任務完成」。所有這些例子都說明,美國這個超級大國是多麼傲慢,一再忽視地方現實。

馬杜洛有能力抵擋住巨大的美國壓力,對於委內瑞拉軍方的密切關注者來說不足為奇。集中的指揮結構和對軍事情報的控制,再加上掌控著委內瑞拉經濟大局的高級軍官的個人利益,使得軍隊幾無可能調轉槍頭針對馬杜洛。美國的挑釁可能引起軍事指揮官和較低級軍官之間的裂痕,但這只能使血腥內戰的概率變得更高。迄今為止,直接控制軍隊的高層軍官仍無變節跡象。

馬杜洛黃金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面對政權更迭無法迅速實現的局面,川普政府和一些委內瑞拉反對派開始認真考慮採取軍事行動。回應川普在最近的一次講話中的言辭,瓜伊多在2月23日寫道,他將正式要求國際社會「保持所有選項」。類似地,自封為川普陣營中的委內瑞拉專家的共和黨參議員馬可・盧比歐(Marco Rubio)在推特上警告說,馬杜洛的行為已經打開了「24小時前還沒有擺上檯面的多邊行動」的大門。

事實上,這些思想似乎早已出現在川普的腦海中。前聯邦調查局執行局長安德魯・麥凱比(Andrew G. McCabe)最近在他的書《威脅》(The Threat)中披露,川普在2017年的一次會議上說,他認為美國應該和委內瑞拉開戰。麥凱比引用川普的話說:「他們有的是石油,並且就在我們後門口。」這些評論與川普2011的說辭遙相呼應——歐巴馬「受騙」沒有要求利比亞用一半的石油換取美國幫助其推翻獨裁者格達費(Muammar al-Gaddafi)。

美國軍事干預並非只受經濟和商業利益驅使。對馬杜洛採取嚴厲手段是盧比歐的佛羅里達州的許多古巴裔和委內瑞拉裔選民所支持的,而佛羅里達州又是2020年總統競選的關鍵戰場。

美國軍事干預的支持者時不時援引巴拿馬和格林伍德的例子,作為美國主導的迅速政權更迭的例子。但是,與這兩個國家截然不同,委內瑞拉擁有10萬以上裝備精良的大軍。當然,美國可以戰勝委軍,但是,只要你不對極權政權的暴行視而不見就能明白,就像美國在中東發生過多次的那樣,顛覆政權的嘗試最後常常是一場災難。

即使沒有軍事干預,美國的制裁政策如果能夠保持下去,必定會造成饑荒。通過減少委內瑞拉與美國的石油貿易,並威脅制裁與委內瑞拉國有石油公司有業務往來的非美國企業,川普政府已在實施近段時間以來懲罰最嚴厲的經濟制裁。但從經濟上孤立這個基本靠石油出口收入養活自己的國家未必能帶來政變,反而可能造成大規模饑餓。

委內瑞拉的鄰國和世界領導人必須將美國軍事選項擱置一旁。委內瑞拉需要調停並走向新選舉,而非戰爭。2019年,它還需要一個緊急政治停戰過渡期,以阻止惡性通貨膨脹,恢復食品和藥品流動,重新組織選舉名冊和機構,在2020年舉行和平可信的選舉。

務實的方針包括由現任政府繼續控制軍隊,同時由反對派支持的技術官僚控制金融、央行、計畫、人道紓困、衛生服務和外交事務。雙方同意2020年全國大選時間安排,以及受國際監督的日常生活去軍事化,恢復公民和政治權利以及國內人身安全。

聯合國安理會應該負責監督這一方案。聯合國憲章第七章給予安理會「確定一切威脅和平、擾亂治安或侵略行為」,並採取行動「恢復國際和平與安全」的使命。安理會也是合適的務實機構,美國、中國和俄羅斯都有為委內瑞拉尋找和平解決方案的金融和政治利益。三國可能已經準備就2020年選舉路徑達成一致。令人鼓舞的是,教宗方濟各以及墨西哥和烏拉圭政府也都提出為實現和平的調停提供便利。

川普和其他美國領導人說,談判的時機已經錯失。他們的信條是在必要時就要進行一場短暫迅速的戰爭。世界領導人——首先就是拉丁美洲領導人——應該慶幸認識到災難性戰爭的風險,這場戰爭可能持續多年,並廣泛蔓延。

© Project Syndicate,2019.—如何避免委內瑞拉戰爭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機器人崛起威脅的不是人類工作,而是「人性」本身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