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關鍵全球視野

美國財政赤字主因是「減稅」,跟貿易戰一點關係都沒有

2019/04/01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川普有這樣的思維,是因為他無知。而他的無知成為美國公共討論的核心,主要是因為他的幕僚(平心而論,他們一旦忤逆川普,就會失去飯碗)、共和黨以及美國CEO(他們沒有拒絕川普的瞎扯淡)的唯唯諾諾。

文:Jeffrey D. Sachs(哥倫比亞大學可持續發展教授、衛生政策與管理教授、哥倫比亞可持續發展中心主任、聯合國可持續發展方案網路主任)

唐吉訶德與風車搏鬥。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與貿易赤字搏鬥。兩場戰鬥都是荒謬的,但至少唐吉訶德還帶有理想主義色彩。川普的戰鬥則充斥著無知之怒。

儘管川普承諾,對加拿大和墨西哥、歐洲以及中國的嚴厲貿易政策會讓赤字消失,但日前美國商品與服務國際赤字被曝擴大至6210億美元。川普相信美國貿易赤字反映了美國交易夥伴的不公平的手段。他宣佈要結束這些不公平手段,與這些國家談判更加公平的貿易協定。

但美國的貿易赤字並非其他人的不公平手段所帶來,川普的談判也無法扭轉貿易赤字的增加。相反,赤字是宏觀經濟失衡的指標,而川普自己的政策——特別是2017年減稅——加劇了這一失衡。其持久性——事實上,是它的逐步擴大——任何學過兩個星期本科國際宏觀經濟學的人都能夠預測到。

考慮某甲,其收入為X,支出為Y。如果我們考慮某甲得自其商品和服務「出口」的收益,以及其在商品和服務「進口」上的支出,立刻就能清楚地看到,如果其收入大於支出,就會出現出口對進口的盈餘。赤字意味著某甲支出多於收益。

我們對一個經濟中的收入和支出進行加總(包括私人和公共部門)也是一樣的。當一個經濟的國民總收入(GNI)高於國內支出時,它就會產生經常項目(國際收支的最廣義指標)盈餘,當其國內支出高於GNI時,就會產生經常項目赤字。經濟學家用「國內吸收」一詞指代總支出,加總國內消費和國內投資支出。於是,經常專案可定義為GNI與國內吸收的餘額

要點是需注意收入超出消費的部分等於國內儲蓄。因此,收入超出吸收的部分,可以等價地表示為國內儲蓄超出國內投資的幅度。當一個經濟儲蓄多於投資時,它就會產生經常專案盈餘;當它儲蓄少於投資時,就會產生經常項目赤字。

注意,貿易政策在整個等式中都沒有出現。經常專案赤字純粹是宏觀經濟指標:儲蓄相對投資的短缺差額。美國外部赤字並不能影響或構成加拿大和墨西哥、歐盟或者中國的不公平貿易措施的指標。

川普有這樣的思維,是因為他無知。而他的無知成為美國公共討論的核心,主要是因為他的幕僚(平心而論,他們一旦忤逆川普,就會失去飯碗)、共和黨以及美國CEO(他們沒有拒絕川普的瞎扯淡)的唯唯諾諾。

美國從經常項目盈餘向長期經常項目赤字的轉變始於20世紀80年代裡,主要原因是雷根(Ronald Reagan)、小布希(George W. Bush)和川普總統的一系列減稅。減稅沒有輔之以政府消費削減,這降低了政府儲蓄。政府儲蓄的下降可以部分通過私人儲蓄上升抵消——比如當企業和家庭認為減稅是暫時性措施時。但這樣的抵消總體是不完全的。因此,減稅總是導致國內儲蓄減少,而這反過來又讓經常專案陷入更深的赤字。

聖路易斯聯邦儲備銀行的資料表明,20世紀70年代,美國政府平均儲蓄為GNI的-0.1%,而私人儲蓄平均為GNI的22.2%。因此,國內儲蓄是GNI的22.1%。在2018年的前三個季度,美國政府儲蓄為GNI的-3.1%,而私人儲蓄為GNI的21.8%,因此國內儲蓄為GNI的18.7%。反過來,美國經常項目平衡從20世紀70年代0.2%的GNI的略有盈餘,轉變為2018年前三季度的2.4%的GNI的赤字。

拜2017年美國減稅所賜,政府儲蓄可能減少約GNI的1%。在預計增稅的情況下,私人儲蓄的升幅可能半之,商業投資的微增和住房投資的下降的總體印象較小。因此,淨結果可能是經常項目赤字增加,可能在GNI的0.5%左右。

因此,川普自己的主要稅收政策正是國際失衡略有加劇的主要原因。再次說明,貿易政策與這一結果沒有什麼關係。

但貿易政策絕非對全球經濟無關緊要。絕非如此。川普所幻想的敵人讓世界經濟變得更加不穩定,美國和大部分世界其他國家的關係發生了顯而易見的惡化。川普本人遭到大部分地區的唾棄,全世界對美國領導力的尊重都在下降

當然,川普的貿易政策不但是為了改善美國的外部平衡,也代表了錯誤的遏華和削弱歐洲嘗試。其客觀結果是新保守主義世界觀,即國家安全是民族國家間的零和鬥爭。美國競爭對手的經濟成功被視為美國全球主導力的威脅,因此也是美國的安全威脅。

這些觀點反映了美國政治長期以來的好鬥和偏執的特點。它們讓國際衝突永久化,而川普和他的支持者們卻讓它們野蠻生長。從這個角度看,川普的思維混亂的貿易戰也是可以預見的,一如它們在解決宏觀經濟失衡方面的徹底失敗。

© Project Syndicate,2019.—美國貿易戰的危險的荒謬之處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極左極右的民粹政策,無助解決困頓的經濟問題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