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關鍵全球視野

川普似乎準備走向「重整核軍備」的極端

2019/03/28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6年選戰期間,川普便一再發出警告——他說日本和韓國應該發展自己的核武器作為自衛手段。這一觀點大錯特錯。邏輯表明,如果更多國家獲得核武器,那麼使用核武器的可能性就會增加。

文:Javier Solana(前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北約秘書長及西班牙外交部長。現任西班牙高等管理學院全球經濟和地緣政治中心主任及布魯金斯協會傑出研究員)

十年前,在成為美國總統後的第一次歐洲之行期間,歐巴馬(Barack Obama)於布拉格做了一次歷史性演講。令聽眾十分高興的是,歐巴馬說,無核的世界令人渴望,也可以實現。此前從未有過美國總統發出這樣的宣言,也成為當年晚些時候歐巴馬贏得諾貝爾和平獎的原因之一。

歐巴馬還在布拉格向捷克——以及整個歐洲——保證美國永遠不會背棄他們;這是《北大西洋公約》第5條所承諾的集體防務原則,它是永久性的、無條件的。這些話現在聽上去像是史前遺跡。

歐巴馬的繼任者川普(Donald Trump)質疑這一北約的重要支柱,違背了近70年來的外交傳統。更糟糕的是,他最近還宣佈準備讓美國退出與俄羅斯簽訂的《中程導彈條約》(INF),即1987年以來保證歐洲安全的根本條件。儘管歐巴馬政府後來逐漸將核裁軍列為次要日程,但川普似乎準備走向另一個極端:重整核軍備。

平心而論,INF條約這樣的雙邊協定是冷戰末期的產物,在當今多極世界中已不足夠。根據該條約,美國和俄羅斯都不能擁有射程500-5500公里的陸基導彈,而大約95%的中國導彈射程恰恰在此範圍內。

此外,美國和俄羅斯各自指責對方違反了INF條約,協議已形同虛設。但對美國來說,更加明智的策略是重申對該條約的承諾,從而施壓同樣受到違反INF條約指控的俄羅斯也這樣做。占得先機的美國能夠更好地將同樣的規範框架擴展到中國。

相反,作為《交易的藝術》(The Art of the Deal)的作者,川普遵循了一位從未達成過他不想撕毀的交易之人的建議:他的國家安全顧問約翰・波頓(John Bolton)。2002年,在小布希(George W. Bush)政府任職的波頓便摒棄了1972年《反彈道飛彈條約》,川普上臺後,他更是抨擊INF條約與伊朗的聯合全面行動計畫(JCPOA)。極有可能,他的下一個目標將是新START。新START由歐巴馬和時任俄羅斯總統梅德維傑夫(Dmitry Medvedev)2010年在布拉格簽訂,將在2021年到期,無法形成展期一致。

隨著國際裁軍構架的逐步崩塌,開發新型核武器的新的競賽浮出水面。這些武器的可能用途受到了草率的討論,冷戰最黑暗的日子眼看就要捲土重來,但這一回會更加危險,因為不受《核武禁擴條約》(NPT)約束的其他國家(如北韓)也加入了核俱樂部。

在川普執政的第一年中,其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的煽動性的公開喊話,讓華盛頓與平壤的關係達到了幾十年來最緊張的程度。儘管川普隨後放棄了「火與怒」的威脅,給了外交一次機會,但其政府的對朝方針並未考慮任何有效的外交武器。這帶來了另一種類型的草率:空洞的大肆吹捧。

最終,美國外交決策者之間的缺乏共識以及談判雙方的預期不一致,再加上川普本人的「即興發揮」,導致其與金正恩的最新峰會失敗。目前,急需重新組織,特別是將其他地區力量納入進來,並將波頓和政府中的其他鷹派隔離得更遠。

與此同時,兩個沒有簽署NPT的國家:印度和巴基斯坦最近也爆發了軍事衝突。起因是2月印度查模和喀什米爾邦遭到恐怖襲擊。喀什米爾曾經被美國前總統柯林頓(Bill Clinton)認為是 「全世界最危險的地方」,實際上係三方共有:印度、巴基斯坦和中國。自20世紀90年代末巴基斯坦向全世界展示其核力量以來,印巴關係從未如此緊張。更糟糕的是,最近的動盪表明,核武器的存在並不足以防止衝突。相反,它提高了小摩擦升級為生存威脅的風險。

最後,在中東,川普政府也在積極散播核擴散的種子。放棄JCPOA的決定完全適得其反,只能反映出川普盲目支持以色列(它也不是NPT簽署國)和沙烏地阿拉伯。事實上,川普政府甚至在尋求向沙烏地政權輸出核材料而不部署必要的防護的可能性。

顯然,川普對於一個事實無動於衷:沙烏地阿拉伯王儲穆罕默德・本・沙爾曼(Mohammed bin Salman)從未排除開發核武器,也沒有把嚴格的國際原子能機構檢查機制當回事。但是,一步錯誤就可能將中東陷入核軍備競賽——在如此動盪的地區,這絕對是最糟糕的情景。

2016年選戰期間,川普便一再發出警告——他說日本和韓國應該發展自己的核武器作為自衛手段。這一觀點大錯特錯。邏輯表明,如果更多國家獲得核武器,那麼使用核武器的可能性就會增加。

冷戰讓我們能夠瞭解當我們「一股腦」地追求某些地緣政治利益,而對對最重要的利益——國際安全視為不見時,會帶來什麼風險。十年前,歐巴馬在布拉格強調,美國是唯一一個曾經使用過核武器的國家,因此它有確保核武器永遠不會再次使用的歷史責任。美國摒棄這一責任、引領新一輪核擴散將是一個悲劇。

© Project Syndicate,2019.—回到核懸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美國財政赤字主因是「減稅」,跟貿易戰一點關係都沒有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