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關鍵全球視野

非洲投資潛力巨大,但政治名聲和形象卻令人望而卻步

2019/04/08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非洲融資缺口令人擔憂地不斷擴大。光是基礎設施保守估計,非洲年融資需求就高達1300億美元,而可用資源只能覆蓋不到一半。

文:Guillaume Arditti(巴黎政治大學國際關係講師)

2018年行將結束之際,美國將現有發展機構合併為美國國際發展融資公司(IDFC)。這家新機構擁有600億美元股本和債務融資能力——比它的各家前身高出一倍有餘——按日程將在今(2019)年年底投入運營,這是美國發展政策的一個大動作,特別是針對非洲的大動作。它還反映出世界日益認識到,巨大的投、融資缺口是非洲未來的一大生存威脅。

非洲的潛力毋庸置疑。在過去20年中,非洲進入了結構性變化時期,目前正在加速的起點。進步的——雖然並不平均——政治穩定讓眾多非洲國家不再那麼依賴原材料出口,開始成為消費經濟。比如,麥肯錫(McKinsey)預測,2015-2015年非洲消費者支出將增加6450億美元。

但仍然存在艱巨的挑戰。IMF最近預測,到2035年,非洲每年必須創造2000萬個新工作崗位——是當前速度的兩倍——才能吸收新進勞動力大軍。這需要巨量投資。但現有的三大主要非國家融資來源無法滿足這些需要。

流向非洲的官方發展援助(ODA)在2014-2016年間有所下降,隨後基本不變。本地金融部門,包括非洲大銀行,都受到了大宗商品價格下降的影響,大受掣肘。國際銀行也因為新監管標準提高了非投資級國家的成本和資本消費量,而從非洲大量撤退。令人驚訝的是,這一全球金融危機的附帶傷害並沒有引起熱議。

因此,非洲融資缺口令人擔憂地不斷擴大。光是基礎設施保守估計,非洲年融資需求就高達1300億美元,而可用資源只能覆蓋不到一半。據麥肯錫研究,2015年實際資本支出為4150億美元。非洲平均年GDP增長預計將超3%,未來10年需要額外的7500億美元資本支出融資。

現有主要融資資源都無法克服這些挑戰。IDFC的目標是制衡中國影響並與歐洲機構競爭,但它也無法大幅改變非洲國際融資流模式。

非洲需要新類型的投資者。好消息是另類資金源正在積累,這是前所未有的現象。普華永道(PwC)預測,全球退休基金、保險公司、主權財富基金和高淨值個人所持資產價值,將從2012年的115兆美元增加到2020年的195兆美元。

這些投資者顯然對近幾年來歐洲和美國市場非常低的收益率不滿意。此外,流動性資產仍然波動極大。許多投資者現在都對非洲交易屬於「高風險」的標準觀點敬而遠之,只將它們與高收益率的美元或歐元投資相比較。

這一感知上的變化有資料支撐。2016年,穆迪(Moody’s)發佈報告指出,1983-2015年間非洲項目融資違約率為世界第二低,只有2.7%,這反映出這些項目相對較高的戰略重要性。因此,通過更加保守的工具,而非「高風險,高回報」的私募股權交易來投資非洲的概念正在逐漸穩固。

私人部門債務基金是這類投資的最好的工具。這些基金全球總規模接近6400億美元,但市場仍主要集中在北美和歐洲。儘管私人債務基金在2017年募資規模高達1000億美元以上,但流向非洲的資金少之又少。

因此,這些資金投資非洲的潛力巨大。哪怕非洲未來10年的7500億美元的預計額外投資需求只有三分之一通過債務融資,也意味著2500億美元需求。這說明,為尋求為能提供長期穩定回報的實體資產融資的投資者,與需要融資的專案牽線搭橋是一個巨大的機會。

但是,即使他們對非洲違約風險的感知已經改變,潛在新來者仍然對非洲的名聲和形象望而卻步。他們無可厚非,因為非洲國家在全球治理、營商便利程度和腐敗排名的媒體報導不絕於耳。

在這方面,發展金融機構可以在讓仍然害怕「非洲風險」的新投資者免于擔心方面扮演核心角色。流向非洲的年度ODA規模超過500億美元,投資於54個非洲國家中的大部分的公共和私人部門,其出資者常常包括世界級工業巨頭。DFI也是促進非洲私募股權投資的工具,2012-2017年總規模接近240億美元,投資對象包括基礎而是、電信、銀行和消費品等。顯然,在非洲體面地營商是完全可能的。

非洲投、融資缺口是對非洲的未來的一個重大威脅。國際上日益認識這一點值得歡迎,來自美國和其他國家的幾十億美元額外發展援助亦然。但非洲需要新投資者,特別是私人部門債務基金,來填補缺口,實現其巨大的潛力。

© Project Syndicate, 2019.—填補非洲融資缺口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與中國「一帶一路」的歐洲國家,正在危害自己與歐盟的未來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