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關鍵全球視野

若與巴勒斯坦之間沒有和平,以色列就不會有民主

2019/04/25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以色列的猶太性被強化,而其民主被損害,納坦雅胡的連任可能為它敲響喪鐘。他已經表態準備吞併存在非法猶太人定居點的約旦河西岸,而他的一些盟友甚至想更進一步,將整片西岸劃歸以色列的絕對控制範圍。

文:Javier Solana(前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北約秘書長及西班牙外交部長。現任西班牙高等管理學院全球經濟和地緣政治中心主任及布魯金斯協會傑出研究員)

納坦雅胡贏得了第五個以色列總理任期(也是連續第四個),即將超過以色列開國元勳本-古里安(David Ben-Gurion),成為以色列就任時間最長的領導人。但納坦雅胡的以色列無法與本-古里安相提並論,後者努力將以色列的猶太性質與民主結合起來。哈特利(L. P. Hartley)在《傳信人》(The Go-Between)的開頭寫到:「過去是一個被遺忘的國度:他們做事風格不一樣。」

以色列的猶太性被強化,而其民主被損害,納坦雅胡的連任可能為它敲響喪鐘。他已經表態準備吞併存在非法猶太人定居點的約旦河西岸,而他的一些盟友甚至想更進一步,將整片西岸劃歸以色列的絕對控制範圍。

無論如何,兩國方案的前景日益渺茫,人口現實意味著以色列要想保護其猶太身份,唯有通過犧牲民主實現。納坦雅胡的選舉更是坐實了這一點,他的利庫德黨在阿拉伯社區投票站安裝攝影機,這遭致恐嚇選民的指控。認為納坦雅胡的策略僅僅是選舉伎倆實在過於天真:很多理由表明,他在即將開始的新任期不會有所收斂。

納坦雅胡日益強硬的政策屬於國際關係學者所謂的「安全困境」症候,即一國最大化其安全的措施常常導致不安全加劇。吞併約旦河西岸部分或全部,以色列將毫無必要地挑起與巴勒斯坦以及其阿拉伯鄰國的緊張,最終危害其地區地位。儘管如此,擴張主義基調已經深入以色列社會,令它陷入了一個陷阱,而這個陷阱的挖掘者則是某些能夠從衝突永久化中獲益的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集團。

納坦雅胡深陷多宗腐敗指控,他將選舉界定為對其公開寬恕的全民公決。儘管很快就可能被起訴,但他將被允許留任。與此同時,他的右翼盟友們可能會默許授予他豁免權的立法手段,只要他兌現吞併計畫。在這裡,我們看到以色列民主衰敗的兩條線索——領土擴張和對行政部門制衡削弱——是緊密相關的。結論顯而易見:沒有與巴勒斯坦的和平,就不會有以色列的民主。

納坦雅胡缺乏國內誘因去改變路線,因此我們只能寄希望於國際社會能向其政府施加壓力。但在這個日益由「強人」主導的世界——所謂強人,就是必須不惜一切代價補償他們的不足的弱者——納坦雅胡有可能獲得通行證。因此,他不厭其煩地與反自由主義的支持者套近乎,比如匈牙利總理奧班(Orbán Viktor),儘管奧班採取反猶立場

但對納坦雅胡來說,沒有哪個國內外盟友像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那麼寶貴。川普將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遷往耶路撒冷,可謂為了納坦雅胡的連任鞠躬盡瘁。首先,他承認以色列對戈蘭高地的主權,接著又將伊朗革命衛隊列為恐怖組織——美國從未給其他國家的武裝力量貼上這一標籤。納坦雅胡在白宮出現過一次——他的紅領帶與川普交相輝映——正式接受第一份大禮,也不失時機地邀功後一舉動。

川普在戈蘭高地問題上的決定可能成為非常危險的先例。以色列在1967年的六日戰爭中,從敘利亞手中奪得這片土地,接著在1981年正式吞併了它,兩次都視聯合國安理會一致決議為無物。儘管美國44次阻止聯合國譴責以色列,但對這些決議它沒有行使否決權,因為武力吞併領土的合法化被認為是一條紅線。川普治下的美國不再如此,他不但給納坦雅胡亮了綠燈,也為偏好原始實力政治甚於國際法的所有「強人」打開了方便之門。

目前,毫無疑問,不論川普的女婿庫許納(Jared Kushner)提出什麼和平計畫,最後都是死路一條。川普政府在聯合以色列和某些阿拉伯國家——主要是沙烏地阿拉伯和阿聯酋——反對伊朗方面取得了重大進展,但它完全忽視了巴勒斯坦。當然,現在輔佐川普的反對伊朗「鷹派」而言,巴勒斯坦問題顯然只是癬疥之疾。他們認為該衝突無關緊要,希望一直如此。

幾十年的互相爭奪和衝突給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造成了巨大的代價(特別是後者),心理上和經濟上都是如此。如今,就連國際社會也日益陷入分裂,失去了方向。進展全無的局面很容易產生悲觀和冷漠——將兩國方案束之高閣。

但如我的密友阿莫斯・奧茲(Amos Oz)在他去世前夕所說,很有可能,在以色列出生的人長大後會認識到美國總統杜魯門(Harry S. Truman)的領導思想:「讓人去做他們不想做的事並喜歡這樣的能力。」當這一天到來時,我們都必須準備好把握機會。這意味著那些仍然夢想著以色列國和巴勒斯坦國各占一邊,和平共處的人必須努力保持希望之火——如今比任何時候更甚。

© Project Syndicate,2019.—以色列沒有和平就沒有民主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成立非洲自貿區將影響十多億人健康,這是個令人警惕的疏忽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