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關鍵全球視野

《商船法》徒增運輸成本,美國能擺脫長達99年的貿易束縛嗎?

2019/05/16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文:Anne O. Krueger(前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第一副總裁、現任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級國際研究學院國際經濟學高級研究教授,以及史丹佛大學國際發展中心高級研究員)
譯:王國仲

1920年通過的《商船法》(The Merchant Marine Act,規定只有美籍船隻能在美國港口間輸送貨物)一直是對美國經濟的保護主義式拖累。與其慶祝它即將到來的100歲生日,執政者應想辦法擺脫它的束縛。

當你使用相同方法長達99年,情況還越來越糟,換個法子大概會是最佳解方。美國國會在1920年通過《商船法》(也稱為瓊斯法案),以保護美國航運業和國家安全。但該法案摧毀了整個產業,還為企業、消費者與環境帶來大量負擔。是廢除它的時候了。

瓊斯法案規定,所有在美國港口之間運輸貨物的船都得掛著美國國旗,這些船隻必須完全在美國組裝、一些主要部件由美國製造;船舶擁有者和船員至少有75%是美國人。另外,如果美籍船隻要在國外整修,政府將加課50%的稅。

在相同國家的兩個港口間航運稱為「沿海航運」(cabotage)。世界經濟論壇(The World Economic Forum)認為瓊斯法案是世界上最嚴格的沿海航運法;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則把美國排在海事服務法規限制程度的第三位,僅次於中國與印尼。

長久以來,這類保護主義式法條一再拖累美國經濟,對國家安全的傷害也日益明顯。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的柯林.格拉柏(Colin Grabow)、伊努.瑪納克(Inu Manak)與丹尼爾.艾肯森(Daniel Ikenson)去(2018)年發表的一篇重要研究佐證此觀點(他們的研究對本文貢獻良多)。

我們從國安角度切入。從2000年以來,符合瓊斯法案規範、1000噸以上的美國船舶數量從193艘減少至99艘。當美軍在2002-2003年間將物資運往波斯灣時,美國商船只佔了其中6.3%,外籍船隻比重則有16%(剩下由美國軍方運送)。

美國造船和運輸業務也變得非常昂貴,美製沿海航運級貨櫃船成本約為1.9億至2.5億美元/艘(相較之下,外國製同級船隻僅需3000萬美元)。另外,由於符合瓊斯法案標準的船舶非常昂貴,船東不會輕易替換它們。一般來說,商船使用年限大約是20年,但符合瓊斯法案規範的船隻已有65%以上服役超過30年。這不僅讓它們效率低落,更可能帶來危險。2014-2016年間,美國建造的船舶總噸數不到100萬噸,同時中國和韓國共生產1.4億噸。

部分統計顯示,美籍船隻的日常營運成本幾乎是外籍船隻的三倍。報告指出,雇用美國船員的費用是外籍船員的五倍。合法美國船隻從墨西哥灣沿岸運送原油至美國東北部的成本為5-6美元/桶;他國船隻從墨西哥灣送油到加拿大東部卻只要2美元/桶。

由於沿海和五大湖區航運成本高昂,1960年代至今,這些航線上運輸的貨物量已經減少了一半左右。同時,鐵路貨運量增加50%、城市間卡車運輸量上升200%。目前,只有2%美國國內貨運由水路完成,這個數字在歐洲是40%。

如能廢除瓊斯法案,許多貨物就能透過水路,更便宜的運送至美國各地。值得注意的是,1960年至今,不受法條約束的美國對加拿大與美國對墨西哥航運量提升了300%。

瓊斯法案迫使公司選擇陸運,增加成本、讓商品價格不必要地提高,還讓高速公路變得更加擁擠。不僅如此,卡車、鐵路、空運排放的二氧化碳是水路的145倍。

負面影響不只於此。由於波多黎各無法以陸路連結美國本土,加上僅有少數符合法規的船隻往返,他們付出的代價更加沉重。儘管美國提供更優惠石油價格(他們的鄰國多明尼加也向美國購買),但由於高昂運費,波多黎各向委內瑞拉或其他供應國購買石油的成本反而更低。當2017年瑪麗亞颶風帶來毀滅性衝擊,川普(Donald Trump)也僅宣布暫停實施瓊斯法案10天——遠不足以讓他國船隻帶來當地急需的援助。

讓波多黎各和美國各州承擔高額運費沒有任何好處,更對美國同胞造成歧視;其他外國船隻和船員每天都在進出美國港口,因此宣稱瓊斯法案能保護國家安全也毫無意義;二氧化碳排放量增加將導致高額代價,因此環保主義者也該感到憤怒。

瓊斯法案在過去99年中摧毀了美國商務航運,它必須被廢除。美國水域中航行的船舶該考量的就是成本。如果沒有這類保護主義法律,美國造船業或許終能具備競爭力。

瓊斯法案實施越久,美國航運業花費就會越高、衰退也會越明顯。與其慶祝它即將到來的100歲生日,執政者得想辦法擺脫它的束縛。

© Project Syndicate,2019.—Mayday for American Protectionism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