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關鍵全球視野

川普迷失於「伊朗漩渦」,得在顏面盡失與發動戰爭間做出抉擇

2019/07/18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川普而言,他希望在避免戰爭的前提下,極盡所能的向伊朗政權施壓。但問題在於,在波斯灣高壓的政治環境下,兩者的界線可不怎麼明確。過去經驗表明,給予壓力通常會成為軍事衝突的導火線。

文:Joschka Fischer(1998年至2005年擔任德國副總理兼外交部長,強烈支持1999年北約對科索沃的干預,隨後反對伊拉克戰爭。在參與1960年代和70年代的反建制抗議活動後投身政治,為德國綠黨創立的關鍵人物,領導綠黨近20年)
譯:王國仲

隨著川普(Donald Trump)政權在伊朗問題上空轉,人們逐漸想起當年歐巴馬(Barack Obama)政府和歐洲各國竭力尋求伊朗議題解方的原因。川普與其顧問正重啟失敗的戰略,承受再次爆發毀滅性中東戰爭的風險。

想知道川普究竟要在伊朗取得什麼成就,我們大概只能用猜的。比起2015年美國退出的核武協議,他是否準備了「更好的」版本?他和顧問們是否認為只要持續要求,伊朗領導人就會交出政權,甚至退位?他們會不會嘗試藉軍事力量達成政權轉移?

很可能連他們自己也搞不清楚,因為以上情形都不會發生。

肯定的是,川普已經退出聯合全面行動計畫(Joint Comprehensive Plan of Action,JCPOA,也就是2015年開始實施的核協定),完成他的政見之一。眼下的問題是,他和執政團隊似乎沒想清楚再來會發生什麼事。

川普制定政策的少數規律之一,就是贏得其核心支持者的支持。競選時,川普反對美國介入境外糾紛,因此可以合理推測支持者不樂見美國在中東引發另一場戰爭。若和伊朗爆發軍事衝突,傷亡人數會比阿富汗與伊拉克戰爭來得更高,獲勝的機率也更低。

對川普而言,他希望在避免戰爭的前提下,極盡所能的向伊朗政權施壓。但問題在於,在波斯灣高壓的政治環境下,兩者的界線可不怎麼明確。過去經驗表明,給予壓力通常會成為軍事衝突的導火線。

與強硬的國家安全顧問約翰.波頓(John Bolton)不同,川普宣稱藉暴力達成伊朗政權轉移並非其目標。然而,就目前情況看來,發號施令的彷彿仍是當年引導前總統小布希(George W. Bush)入侵伊拉克的那些新保守主義者。

2003年以來,美國執政者在中東的挪騰空間大幅縮小,情況因此更加危險。伊朗的戰略地位遠比當時強大,正是因為美國在伊拉克戰爭中顛覆其競爭對手。儘管緊張局勢升級,伊朗還是能得到俄羅斯與中國的物資與外交支援,離「遭到孤立」還差得遠。

至少從1979年王朝政權被推翻後開始,西方政權對伊朗政策就一直以自己的想像為基礎。長久以來,美國領導的西方世界藉經濟制裁迫使伊朗改變政策和行為。但這種方法(再加上美國在該區犯下的許多其他錯誤),實際上卻使伊朗變得更強大。其軍事部隊(或聽令於該政權的代理人軍事組織)遍布伊拉克、敘利亞和黎巴嫩,一路延伸至地中海和以色列北方邊境。儘管伊朗經濟因制裁承受壓力,卻沒有崩盤的跡象,國家安全仍牢不可破。

回應川普退出JCPOA、重新實施制裁的決定,伊朗威脅重啟提煉武器級濃縮鈾。如果他們順利取得核武,該區立即爆發戰爭、出現核武軍備競賽的可能性(還有對歐洲安全造成的威脅)都是巨大的。

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發生,歐洲在21世紀初、美國入侵伊拉克後,就開始與伊朗進行核談判。但要等到歐巴馬主政,西方世界的整體戰略才發生改變。既然川普現在否定前朝取得的多項進展,結果顯而易見。歐洲的約束力太弱,不足以阻止伊朗發展核武。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防止核武擴散,JCPOA更致力於讓伊朗融入國際社會。和歐洲各國一樣,歐巴馬承認孤立伊朗未能奏效;在當地發起另一場戰爭也絕非解方。川普政權反轉前朝政策的同時,封鎖了唯一一條可行的路。

兩千多年以來,伊朗一直是個獨特的政治與文化實體,今後也將屹立不搖。唯一的問題是,這個古老且自豪的文明,該在當地和世界舞台上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在找出令人滿意的答案前,中東地區將持續動盪,戰事波及世界其他地區的可能性也繼續增加。

自歐巴馬開始退出中東以來,伊朗、沙烏地阿拉伯和以色列皆積極爭取地區主導權。另外,在JCPOA帶來美、伊和解前景的同時,卻無法緩解這些長期競爭對手間緊張的關係。同時,伊朗藉由敘利亞內戰與其他衝突強化自身地位。沙烏地和以色列面對現況已相當不安,若伊朗又重拾核武計畫,將把中東地區推向大規模戰爭的浪頭。

為防止伊朗獲得核武,必須付出重大外交努力,並為伊斯蘭共和國(Islamic Republic)制定計畫,使其扮演具建設性的區域和國際角色。即便如此,中東的穩定仍仰賴內部行為者。過去一世紀的經驗證明了這點。

未能合理解釋退出JCPOA的原因,川普已迷失在伊朗漩渦中。不久後,他可能不得不在顏面盡失與發動戰爭間做出抉擇。無論他怎麼選,都會讓死忠支持者失望,並讓中東、甚至世界局勢變得更加險峻。

© Project Syndicate, 2019.—Trump’s Lose-Lose Iran Strategy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失真的非洲GDP:哪個數據才是有意義的參考指標?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