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關鍵全球視野

川普與強森的崛起,在於反對黨未能滿足因全球化而流離失所的工人需求

2019/07/31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一個顯而易見的答案,能夠回答這兩個頗受尊敬的民主國家如何讓精神錯亂者掌權,並允許他們推行不受歡迎的政策問題。但還有一個答案是更深層次的。

文:Jeffrey D. Sachs(哥倫比亞大學可持續發展教授、衛生政策與管理教授、哥倫比亞可持續發展中心主任、聯合國可持續發展方案網路主任)

全世界最受尊重也最具影響力的兩個民主國家——英國和美國——最終是怎麼讓川普(Donald Trump)和強森(Boris Johnson)成為掌舵人?川普稱強森為「英國川普」完全有道理。這也絕不僅是性格或風格相似的問題:它同時反映了政治體制的明顯缺陷,而最終導致這樣的人獲得權力。

川普和強森都是愛爾蘭物理兼心理學家伊恩・休斯(Ian Hughes)所謂的「精神錯亂患者」。川普經常撒謊、傳播種族主義,而且曾有過大規模稅務欺詐行為。美國特別法官羅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在其對川普2016年總統競選長達22個月調查所得出的結論報告中,描述了川普屢次妨礙司法公正的案例。川普二十多名女性指控性侵犯,並曾在錄音中大肆吹噓這種行為,他還指示他的律師非法支付封口費,而這種行為構成了競選資金使用的違規

強森的個人行為也同樣毫無節制。他也被普遍認為長期說謊,個人生活一片混亂,包括兩次婚姻失敗和成為首相之前顯而易見的國內爭執。他曾屢次因撒謊和其他不名譽行為而遭到解雇。他於2016年領導英國脫歐運動時的主張已經被事實證偽。擔任英國外交大臣時,他曾兩次洩露秘密情報,一次是法國有關利比亞的情報、另一次是英國有關伊朗的情報。像川普一樣,他在所有年齡段都有很高的不支持率,而且擁有隨選民年齡而攀升的支持率。

川普的任職記錄已經進一步體現出一個政治難題。他的政策往往不受歡迎,而且很少反映絕大多數公眾輿論。他最重要的立法勝利——2017年減稅法案——即使在當時也頗具爭議,而且現在依然如此。他在氣候變化移民沿美墨邊境修築隔離牆削減社會開支終止歐巴馬醫改關鍵條款、退出伊核協議以及許多其他問題上的立場也同樣如此。川普的支持率一直低於50%,目前僅約為43%,卻擁有53%的不支持率

川普利用緊急法和行政命令來推行他不受歡迎的議程。雖然法院已經推翻了許多法令,但司法過程緩慢、曲折而且具有不可預測性。在實踐中,在憲法搖搖欲墜的約束下,美國正在與想像中的一人統治無限接近。

強森的情況可能非常相似。在與歐盟進行的脫歐談判暴露了脫歐運動在2016年全民公投前的謊言和誇大其詞後,公眾輿論轉而反對英國脫歐這一強森的標誌性問題。儘管公眾和議會多數派強烈反對無協議脫歐,但強森已經承諾,如果他未能通過談判達成替代方案,那麼無協議脫歐就將成為他的選擇。

有一個顯而易見的答案,能夠回答這兩個頗受尊敬的民主國家如何讓精神錯亂者掌權,並允許他們推行不受歡迎的政策問題。但還有一個答案是更深層次的。

顯而易見的答案是,川普和強森都贏得了近幾十年來感覺被社會所拋棄的年長選民的支持。川普尤其吸引那些因貿易和技術進步而流離失所的老年白人男性保守主義者,而且在某些人看來,美國民權運動、女權運動和性權利運動也同樣是不被這些白人老年男性所接受的一部分。強森則吸引那些遭到去工業化沉重打擊的老年選民,還有那些渴望回到英國掌握全球權力的光榮歲月的人。

但這並不能充分說明原因。川普和強森的崛起還反映出更深層次的政治失敗。反對他們的政黨,分別是民主黨和工黨,未能滿足因全球化而流離失所的工人需求,從而導致這些人走向右傾。但川普和強森所追求的政策——在美國為富人減稅,在英國無協議脫歐——卻恰恰與其支持者的利益相悖。

共同的政治缺陷來源於政治代表體制,尤其是兩國首先越過標誌線的投票體制問題。在單一成員區選出簡單多數代表導致英美兩國不像西歐比例代表制那樣出現多個政黨,而是促成了兩國兩大主要黨派的形成。兩黨制導致政界贏家通吃,既不能代表選民的利益,也無法產生必須通過談判和制定政策而讓兩個或更多黨派接受的聯合政府。

以美國為例。川普主宰共和黨,但僅有29%的美國人認為自己是共和黨人,27%認為自己是民主黨,38%認為自己是獨立人士,這38%的人不認同任何一個黨派,但又找不到任何一方可以代表自己。通過在共和黨內部掌權,川普以比競爭對手希拉蕊(Hillary Clinton)更少的選票進入總統辦公室,但卻擁有更多選舉團代表的支持。鑒於僅有56%符合條件的美國人參與了2016年投票(部分因為共和黨故意增加投票難度的努力),導致川普僅得到27%合格選民的支持。

川普控制著一個代表不到三分之一選民的政黨,並且主要通過頒佈法令來進行管理。以強森為例,不到10萬名保守黨黨員選舉他成為領袖,從而導致他成為首相,儘管其支持率僅有區區31%(不支持率卻達到47%)。

政治學家預測兩黨制將代表中間選民,因為各個政黨為贏得屬於自己的半數及額外選票都會逐步靠攏政治中心。但實際上,近幾十年來,競選融資一直主導著美國的黨派政治,因此政黨和候選人都被吸引到右翼討好富有的捐贈者。(美國聯邦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正在試圖通過從小規模捐助者那裡籌集大部分資金來打破大資金瓶頸)。

在英國,任何一個主要政黨都不代表反對脫歐的多數選民。但英國政治體系可能仍會導致某個政黨的某個集團,為國家作出多數選民都反對的歷史性長期選擇。最可怕的是,贏家通吃政治已經導致兩個危險人物在公眾普遍反對的情況下贏得了國家權力。

沒有哪種政治制度能將公眾意志完美地轉化為政策,而危險的激情也往往會迷惑、誤導或動搖公眾意志。設計政治制度是一項不斷變化的難題。但今天,由於過時的贏家通吃規則,全世界歷史最悠久也最受尊敬的兩大民主國家正危險地步入到困難時期。

© Project Syndicate,2019.——英美民主危機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民粹主義在西方造成嚴重破壞,但亞洲卻越來越相信它的甜言蜜語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