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關鍵全球視野

民粹主義在西方造成嚴重破壞,但亞洲卻越來越相信它的甜言蜜語

2019/08/08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民粹主義對亞洲而言並非一種全新現象。但促使人們支持今天亞洲民粹主義的主要是文化上的不滿,年齡偏大、社會觀點偏於保守的民眾感覺在自己的土地上成為陌生人。

文:李鐘和(高麗大學經濟學教授、亞洲研究所主任,曾任韓國前總統李明博的國際經濟事務高級顧問)

近年來,西方民粹主義的興起一直是無數討論的主題,而且理由非常充分:那就是民粹主義者誤導性的政策往往會產生嚴重的政治和經濟後果。現在,這樣的風險正波及到亞洲。

對於民粹主義並不存在明確的定義。它可能來自於意識形態、經濟、社會或文化領域。它可能反映出左翼或右翼觀點。而且往往要放在特定國家的大背景下進行解讀。

但民粹主義的各種反覆運算往往具有共同的特點。民粹主義政黨往往由一位充滿魅力的個人所領導,此人將「腐敗的精英」和「外來者」與「民眾」相對立。而民粹主義者則宣稱自己代表民眾的真實意願。上述方法在民眾對建制派領袖或政黨深感失望的情況下最為有效,這種失望往往來源於經濟和社會差距不斷深化、公開腐敗或不安全感提升。

但一旦掌權,民粹主義者會使局面進一步惡化。首先,他們常常會破壞代議制民主的基本制度,旨在約束機構過度擴張、防止權力濫用的制衡制度也不例外。他們聲稱上述制度限制了他們為「民眾」提供服務。

在拉丁美洲,玻利維亞的埃沃・莫拉萊斯(Evo Morales)、哥倫比亞的阿爾瓦羅・烏里韋(Álvaro Uribe)和委內瑞拉的烏戈・查維茲(Hugo Chávez)用公投實施了重大憲法改革,延長了總統的任期限制,並約束了反對黨、司法機關和媒體。由此導致了法治和機構品質不斷惡化的結局。

民粹主義分子的過往經濟記錄同樣也乏善可陳。經濟學家魯迪・多恩布希(Rüdiger Dornbusch)及塞巴斯蒂安・愛德華茲(Sebastián Edwards)認為,民粹主義經濟政策主要「強調增長和收入分配」,而很少考慮「通膨、赤字財政和外部約束風險,以及經濟因素對激進的非市場化政策會作何反應等問題。」因此,這會導致投資、經濟效率以及生產率增長的削弱——而這樣的趨勢從長遠看會損害大多數人的利益。許多拉美國家在20世紀70和80年代所爆發的經濟危機就反應了這種趨勢。

儘管今天的民粹主義分子並未追求瘋狂的宏觀擴張性政策,但他們仍然依賴於財政刺激和政府對市場的干預。例如,雖然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宣揚財政紀律,但支出的增加和收入的減少(尤其因為2017年實行的大規模降低企業稅)正迅速吹大聯邦財政赤字。同樣,川普積極鼓吹貿易保護主義

儘管民粹主義分子在西方造成了嚴重的破壞,但亞洲選民卻越來越相信他們的甜言蜜語。印度的納倫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印尼的佐科威(Joko Widodo)和菲律賓的羅德里戈・杜特蒂(Rodrigo Duterte)都是這方面的證明。

誠然,民粹主義對亞洲而言並非一種全新現象。在菲律賓,約瑟夫・艾斯特拉達(Joseph Estrada)就曾在1998年總統大選中以窮人捍衛者的身份獲勝——他的這種形象得到了長期扮演下層階級英雄的表演經驗的支持。但儘管他的確實施了全面的減貧計畫,但其中絕大多數影響都很小,尤其是因為受到了政治分肥的拖累。

同樣,塔克辛・欽那瓦(Thaksin Shinawatra),一位自我成就的電信大亨,於2001年當選泰國總理,這全要歸功於他精心塑造的「民眾」一員的形象,尤其是貧困農民。一旦掌權,他同樣實施了有利於窮人的政策,包括全民醫療保健,但期間設計缺陷卻導致服務品質低下和赤字激增。由於面臨一系列腐敗指控,2006年他遭到軍方驅逐。但他在泰國窮人中依然頗受歡迎

但促使人們支持今天亞洲民粹主義的主要是文化上的不滿。正如丹尼・羅德里克(Dani Rodrik)所說的那樣,在歐美部分地區,強有力的文化趨勢——如城市化及「後物質主義」(全面擁抱世俗主義、個人自治和多樣性)——正導致年齡偏大、社會觀點偏於保守的民眾感覺在自己的土地上成為陌生人。

這種意識助長了民粹主義,對他們而言,民眾是一個土著群體成員,他們的利益必須在移民、罪犯、民族和宗教少數族裔,以及世界精英面前得到捍衛。宗教傳統主義、法律和秩序以及國家主權等理念為像川普這樣(在法律上十分可疑的)打擊移民等歧視性政策提供了有用的口實。

恰恰是這種文化民粹主義正在亞洲盛行。杜特蒂通過將罪犯定為人民公敵來維持自身的聲望。而且,因為必須消滅敵人,對疑似吸毒和販毒人員的法外屠殺——從2016年7月1日到2018年9月30日間僅執法部門就殺害了近5000人——對法律和秩序起到了強化作用。莫迪的印度教民族主義導致他在今(2019)年春天的選舉中再次擴大了議會多數,雖然他的政府對選民的承諾並沒有完成。

現在,東北亞地區正在被民粹主義浪潮所席捲。韓國總統文在寅於2017年當選,他的支持者就是那些厭惡政界及商界精英相互勾結且未能滿足其需求的選民。他的政府奉行民粹主義的經濟政策,包括大幅增加最低收入及社會福利開支。

近期,亞洲民主動態調查顯示香港和臺灣的民眾,就像韓國民眾一樣,懷有極高的反政府情緒,而且非常不滿於經濟不平等。因此,民粹主義蓬勃發展的條件已經成熟。

為減輕民粹主義危險,負責任的亞洲領袖必須竭盡全力強化民主機構抵禦潛在破壞因素的能力,並同時確保選民充分瞭解民粹主義的糟糕記錄。最重要的是,他們必須通過採納側重於包容性增長的經濟發展戰略,從而為民粹主義分子的發展釜底抽薪。只有通過可信地解決民眾的經濟不滿,亞洲領導人才能防止他們的國家淪為虛假承諾和對文化不安利用的犧牲品。

© Project Syndicate, 2019.—民粹主義占據亞洲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無力還債是波多黎各的總督無能,還是美國政府的責任?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