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關鍵全球視野

艾爾多安忙於鞏固權力,但土耳其與歐美的關係並非無法挽回

2019/09/03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和土耳其民主的狀態一樣,土耳其與西方的關係也受到了傷害,但沒有達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文:Javier Solana(前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北約秘書長及西班牙外交部長。現任西班牙高等管理學院全球經濟和地緣政治中心主任及布魯金斯協會傑出研究員)

土耳其與西方的關係顯然正在經歷一個極其微妙的階段。在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治下,土耳其政府的外交政策日益反覆,國內民主範式也在遭到蠶食。土耳其及其名義上的西方盟友之間的日益分歧,進一步證明了全球合作的式微。但這並不是不可扭轉的。

最近的惡化主要是因為土耳其(作為一個北約成員國)採購並接收了俄羅斯S-400防空導彈系統。北約認為S-400與其自身系統不相容,美國並且認為其存在將威脅到其新的 F-35戰機安全,土耳其表示有興趣購買F-35戰機。作為報復,美國政府將土耳其踢出了F-35聯盟名單,並考慮要採取制裁

與此同時,艾爾多安也沒有息事寧人。他威脅要對敘利亞東北部進行軍事干預,這讓美國相當擔憂。美國試圖贏取時間與土耳其達成粗略的初步協議,在那裡建立一個安全區。庫德力量主宰著這一地區,並在打擊伊斯蘭國的戰鬥中起著關鍵作用,如今,他們只能寄希望於美國總統不會拋棄他們。

土耳其和歐盟之間的緊張也有所加劇,原因是土耳其政府最近決定派遣鑽井和勘探船在賽普勒斯周邊尋找新的碳氫化合物儲量。歐盟指責土耳其的行為違反了國際法,並已採取制裁。作為回應,土耳其宣佈中止阻止難民前往歐盟的2016年協議。儘管該協議的實際作用現在已經微不足道,但對歐盟-土耳其關係的改善具有象徵意義(儘管只是暫時性的)。

土耳其-歐盟關係自2005年以來急劇惡化,當時,土耳其(艾爾多安擔任總理)開啟了歐盟入盟談判。土耳其剛剛取消死刑——這是加入歐盟的先決條件之一——並且大約60%的土耳其公民對融入歐盟持支持態度。但如今,艾爾多安恢復了死刑,並且只有不到40%的土耳其人支持加入歐盟。

土耳其加入歐盟程式的停頓反映了幾個因素。2004年,歐盟吸收了十個新成員,大部分是中歐和東歐國家,此後,歐盟陷入了一種「擴張疲勞」,並因為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而加劇(此後只有克羅埃西亞一個國家加入歐盟)。在此期間,歐洲工程進入了一個內省階段,歐洲身份也出現了一種令人困惑的種族-宗教的主流解釋。土耳其作家、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奧罕・帕慕克(Orhan Pamuk)哀歎,歐洲「遠離了土耳其。」對於他這樣的熱心歐洲人,大衰退也成為大沮喪的開端。

與此同時,艾爾多安忙於鞏固權力,迄今為止,這一無窮無盡的任務一直讓他無暇旁顧。他對國家的控制日益收緊,這導致土耳其民主的一些基本支柱遭到破壞,如言論自由。儘管歐盟譴責了這一趨勢,但毋庸置疑,反民主政府已經在其內部滋生。在有爭議的2017年全民公投中,土耳其選民以微弱多數支持政治制度改為總統制,一位歐盟領導人特立獨行地恭喜了艾爾多安:匈牙利總理奧班(Orbán Viktor)。

和奧班一樣,艾爾多安擅長動員支持自己的公共觀點,即使這意味著「翻臉」。西方絕非其反覆無常的唯一受害者。比如,艾爾多安在敘利亞的矯揉造作便違背了起政府早先的「與鄰為善」的政策,其日益個人化的統治也影響到了土耳其經濟,扼殺了公共辯論,也讓公眾陷入了深度極化。

但儘管存在這些問題,土耳其仍是一個有活力的多元化社會,擁有極其堅韌的民主精神。最近的伊斯坦堡市政選舉說明了這一點,在3月份的最初投票中,艾爾多安的正義與發展黨(AKP)以微弱多數落敗,但伊斯坦堡決定重新投票。6月,伊斯坦堡市民不屈不撓,不知疲倦、成群結隊地回到投票箱前,讓主要反對候選人艾克雷姆・伊瑪摩格盧(Ekrem İmamoğlu)大獲全勝。伊瑪摩格盧憑藉資訊全面的積極選戰,拿下了AKP最具象徵意義的據點。自1994年艾爾多安本人成為市長以來,伊斯坦堡一直由AKP執政。總統的名言—— 「誰贏得了伊斯坦堡,就贏得了土耳其」,今天有了完全不同的含義。

和土耳其民主的狀態一樣,土耳其與西方的關係也受到了傷害,但沒有達到不可挽回的地步。艾爾多安似乎認為,他的國家的地緣戰略重要性讓他能夠繼續左右逢源。但並不擁有全權委託:畢竟,土耳其也需要西方。事實上,兩者在互相譴責之間和睦相處;它們有眾多共同挑戰,因此有的是合作機會。東地中海天然氣儲量的發現可能為賽普勒斯和平談判重啟提供激勵,同時也提振了歐盟-土耳其恢復邦交的動力。

土耳其對西方的態度不會一夜之間轉變。但最近——以及此前——的政治發展局勢表明,改變的潛力巨大。我們要銘記,早前土耳其追求的歐洲夢讓伊斯蘭主義者艾爾多安和世俗主義者帕穆克彼此靠攏,儘管他們之間差異巨大。

不幸的是,這個歐洲盟,以及它所代表的一切,現在遭到了阻撓。但土耳其押注於一體化——歐洲一體化——永遠不會晚。

© Project Syndicate,2019.—土耳其民主不利,但沒有出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肯亞殘疾人士就業困難,連圖書館都不開放他們去唸書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