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關鍵全球視野

一個關於貿易的進步主義邏輯:全球貧困人口和富國中下階層的利益必然對立?

2016/04/21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於那些既擔心關於富國不平等、又憂慮在世界其他地區貧窮的進步主義者來說,好消息是全球化確實是有可能兼顧這兩個方面的。

文:Dani Rodrik(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國際政治經濟學教授,著有《經濟規則》)

關於全球貿易體制的討論在美國從來就不是個熱門話題。公眾從未對世界貿易組織(WTO)或是如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和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PP)這類區域性貿易協定表示強烈支持,而反對的聲音​​雖然廣泛存在,卻也是分散各處,難以擰成一股勁。

但如今不同的是國際貿易已經成為了政治辯論的核心話題。美國總統候選人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川普(Donald Trump)同時將反對貿易協定作為自身競選活動的一個重要支柱。而從其他候選人的宣傳口徑看來,在當前的政治氣候下鼓吹全球化簡直就是選舉自殺。

關於貿易的民粹主義言論可能相當出格,但也沒什麼人能否認底層民眾確實受了委屈。全球化並沒有讓所有人的生活得到改善。許多工薪家庭都在中國及其他國家的低成本進口商品的衝擊下一蹶不振。而大贏家一直是金融家以及那些因市場不斷擴大而得益的專業人才。雖然全球化從來都不是推動發達經濟體內部不平等的唯一(或是最重要)力量,卻一直在為​​此助力。

而令貿易在政治顯得尤為突兀的原因是,它往往會以一種與其他的主要推動因素——比如科學技術——不同的方式激發人們對不平等現象的觀感。當一個人因為競爭對手實現創新並引進更好的產品而失去工作,這沒什麼好抱怨的。但如果對手通過將工作外包給一些國外企業,放任他們做一些在本國觸犯法律的事——比如禁止工人組織起來集體談判——而導致我失業,那我可能就有話要說了。

桑德斯大力呼籲重新修訂各項貿易條約,以便更好地維護勞動人民的利益。但這樣的論點立即激起了一片反對之聲,因為貿易協定的任何停滯或逆轉都將損害世界上最貧窮的人群,因為這些人失去了利用出口導向型增長來擺脫貧困的希望。正如較受歡迎且一貫理智的Vox.com新聞網頭條所言:「對於其他國家的窮人來說,沒有什麼比桑德斯的言論最更可怕了」。

但發達國家中對社會和公平問題更敏感的貿易規則,並非天然就會與貧窮國家的經濟增長發生衝突。全球化的鼓吹者們把這個議題套進了一個死框架,彷彿人們只能在現有貿易安排和全球貧困現象的持續存在之間做出非此即彼的選擇,並最終對全球化議程產生了反作用。這些進步主義者們多此一舉地強迫自己做出一個不願接受的抉擇。

首先,關於貿易如何惠及發展中經濟體的標準敘事,忽略了過往經驗中的一個關鍵點。即那些設法利用全球化牟利的國家(如中國和越南)會採用一些混合策略,一方面鼓勵出口,另一方又實施各類違反現行貿易規則的政策。補貼、國內製造比例,投資管制以及經常設置的進口壁壘,對於新的更高附加值行業的建立是相當關鍵的。為此那些只能依靠自由貿易的國家(立刻浮現在腦海的是墨西哥)已經陷入了困境

這就是為什麼收緊規則的貿易協定,實際上對發展中國家來說有眾多好處。如果中國在1980~90年代期間受到WTO式規則限制的話,就無法實現其非常成功的工業化戰略。在TPP框架下,越南​​得到了關於持續進入美國市場(美方現有障礙已然相當低)一些保證,而作為回報,該國必須服從針對補貼,專利規則和投資規則的限制條件。

其次,沒有什麼歷史記錄表明,貧窮國家只有在先進經濟體採取極低或者無壁壘的情況下,才能從全球化中受益。事實上,有史以來最成功的出口導向型增長經歷——來自日本、南韓、台灣和中國——都是在美國和歐洲設置的進口關稅出於中等水平時發生的,而且那時的關稅比現在要高。

因此對於那些既擔心關於富國不平等、又憂慮在世界其他地區貧窮的進步主義者來說,好消息是全球化確實是有可能兼顧這兩個方面的。但要做到這一點,我們必須用某些較為劇烈的方式來改變達成貿易協定的手段。

世界貿易體制目前由一種特別重商主義的邏輯所驅動:你降低壁壘,然後我也降低壁壘來作為回報。這種方式在促進貿易增長已經取得顯著的成功,但它幾乎沒有經濟上的正當性。現在世界經濟已經非常開放,「市場准入交換」導致的問題可比它解決的要多。

因此是時候擁抱不同的邏輯,引入「政策空間交換」,窮國和富國都需要開拓出更大的空間以追求各自的目標。前者需要調整經濟結構,推動新興產業,而後者必須解決在國內的不平等和分配正義問題。這需要對高速運轉的全球化車輪設置一點阻礙。

對此重新構建體制運作最好的辦法就是重寫多邊規則。例如WTO的「保障」條款可能會被擴大,以允許在進口產品與國內社會規範爆發明確衝突的情況下實施貿易限制(但必須遵從相關程序原則)——具體細節會在我的《全球化悖論》一書中陳述。同樣,貿易協定可以被納入「發展盒(development box)」並提供給貧窮國家,讓它們獲得追求經濟多元化的自主性。

進步主義不應該採納一個將全球貧困人口和富國中下階層的利益對立起來的,虛假而適得其反的敘述。只要有足夠的制度想像力,全球貿易制度可以進行改革,並令雙方共同得益。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5 – 一個關於貿易的進步主義邏輯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林佳賢

專題下則文章:

世界人口大遷徙創造了3種「移民超級大國」,以及「M7」的崛起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