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關鍵全球視野

擱淺經濟的救援直升機:厭惡財政擴張是一種原始思維,而不是務實考慮

2016/05/09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hoto Credit: Mike @ Flickr CC By SA 2.0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從前的恩師和長期同事艾肯格林(Barry Eichengreen)積極地警惕道:「看得出世界經濟正在下沉,應該充當管家角色的決策者束手無策。」

文:J. Bradford DeLong(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經濟學教授、國家經濟研究局副研究員)

對名義利率為零或接近於零的國家來說,財政刺激應該是無腦選擇。只要政府借貸利率低於通貨膨脹、勞動力增長和勞動生產率增長率之和,新增債務的分期償還成本就是負數。與此同時,增加支出的好處是巨大的。大型工業化經濟體或協調擴張的凱因斯貨幣乘數據信在2左右——這意味著增加1美元財政支出可以提振約2美元真實GDP。

一些人說,一旦經濟復甦、利率升高,政府有可能無法對財政政策進行合適的調整。但這一觀點似是而非。想追求壞政策的政府無論今天做出怎樣的決定都會這樣做。而即使這一風險確實存在,也可以用刺激所帶來的實實在在的好處抵銷:勞動力技能改善、商業投資增加、商業模式發展加速,以及有用的新基礎設施。

厭惡財政擴張是一種原始思維,而不是務實考慮。合格的經濟學家都能算出美國、德國和英國有著足夠大的財政乘數;足夠強的基礎設施、投資和其他需求提振措施的溢出效應;以及讓大幅擴張性政策成為最優選擇的充足的金融空間。

問題不在於財政刺激是否合適,而在於多少財政刺激合適。回答這一問題應該是一個簡單的技術官僚性成本收益分析。但是,大部分能從財政刺激中獲益的國家卻無動於衷。

面臨著一點,我從前的恩師和長期同事艾肯格林(Barry Eichengreen)積極地警惕道:「看得出世界經濟正在下沉,應該充當管家角色的決策者束手無策。」

德國20世紀20年代惡性通脹及隨後採取「秩序自由主義」(ordoliberalism,政府避免干預經濟)的經驗「致使德國人對宏觀經濟學避之不及」,艾肯格林寫道。類似地,在美國,對聯邦政府權力的根深蒂固的懷疑——特別是在權力被用來廢除奴隸制和推進公民權利的南方——導致美國人對反週期宏觀經濟政策懷有敵意。

「必須克服深深植根於歷史的思想和政治偏見才能結束當前的停滯,」艾肯格林推論說,「危機之後出現長期增長蕭條,此時不挑戰這些偏見更待何時?」

悲哀的是,這場爭論已不再是智識上的討論——如果它曾經是的話。結果,也許需要出奇制勝。央行應該承擔責任,實施「直升機撒錢」,將現金直接派發給會花錢的人。

德國、美國和英國的緊縮支持者懷疑央行,其思想根源與他們厭惡赤字支出立法如出一轍。但他們對央行的反對要弱得多。這是因為,如聯邦貿易委員會(Federal Trade Commission)經濟學家格萊斯納(David Glasner)所指出的,建立自動貨幣制度的嘗試——不管是基於金本位、傅利曼(Milton Friedman)的k百分比規則,還是斯坦福大學經濟學家約翰泰勒(John Taylor)的「基於規則的貨幣政策」 ——都遭遇了慘痛的失敗。

歷史也駁斥了芝加哥大學經濟學家亨利西蒙(Henry Simon)所呼籲的貨幣政策「規則而不是當局」。貨幣政策的設計任務不是構建規則,相反,是成立帶有明智的目標、價值和技術官僚能力的當局。

在相當現實的層面上,央行的行為永遠是「財政政策」,原因很簡單,它們的干預改變了未來政府本金和利息支付的現值。但在促進經濟復甦方面,央行顯然可以做得更多。它們擁有強大的監管權力要求受它們監督的銀行持有資本,向歷史上受到區別對待的借款人階級貸款,以及服務它們所在的社區。它們還擁有聰明的律師。

直升機撒錢可以有多種形式。其具體情況取決於給定央行的法律結構,以及央行行長在多大程度上願意採取超越傳統權限範圍的行動(在獲得政府其他部門將睜隻眼閉隻眼的直接或間接承諾的情況下) 。

成功重振經濟取決於確保增加的現金流入支出因低收入和缺乏抵押資產而飽受限制的人手中。此外,和採取財政刺激的政府一樣,產生積極結果的關鍵是排除一切對償付義務會變得無比艱鉅的擔心。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5 – 擱淺的經濟的救援直升機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林佳賢

專題下則文章:

如果60年前「布列敦森林體系」採用凱因斯的提案,會更適合2008年後的多極世界嗎?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