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美國施壓中國升值人民幣 小心害中國掉入「失落的20年」

2015/11/21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hoto Credit:Corbis/達志影像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施壓中國升值人民幣,可能導致中國重演上世紀日本「失落的一代」,陷入經濟低成長的陷阱。

作者:Jeffrey D. Sachs

如今,中國正在經歷日本上個世代經歷過的事:在美國要求限制出口規模後,經濟成長顯著減速。在1980年代末、90年代初,日本由於製造業出口突飛猛進,而被美國批評是「不公平的貿易者」。美國當時做出嚴厲且顯然可信的威脅,要限制日貨進口,成功迫使日本拉高日圓匯價,成為日本經濟成長戛然而止的部分原因。

這一幕可能正在重演,因為在美國促成人民幣被高估的壓力之下,中國經濟成長正在明顯放緩當中。圖1是1964年(日圓經常項目開放自由兌換時)至今日圓的實質(經通膨調整的)匯率變化。指數上升表示實質升值,意味著日圓在經相對物價水準變化修正後比其他貨幣相對更貴。

圖1:日元實質匯率(2007=100)

資料來源來源: Darvas (2015), Bruegel

資料來源來源: Darvas (2015), Bruegel

可以看到,日圓在20世紀60和70年代逐漸升值,這在意料之中,因為日本經濟在這幾十年中快速追上先進國家。接著美國開始對日本貿易施壓,迫使日本在1980年代中期開始同意大幅調整匯率,起自1985年所謂的「廣場協定」。

在多國干預之下,日圓大幅升值,1984—1988年間實質升值幅度約為50%。如圖2所示,日本出口成長率一落千丈。

圖2:日本年化出口成長率(3年移動平均值)

資料來源:IMF, 算法為(X/Xt-3)^(1/3) – 1,其中X為日本商品出口指數

資料來源:IMF, 算法為(X/Xt-3)^(1/3) – 1,其中X為日本商品出口指數

在那之後,國內投資熱潮暫時抵消了出口放緩的影響。日圓當時看似只會升值不會貶值,吸引大筆外國資金湧入日本。金融泡沫出現了。到了1990年,這場投資熱潮終於結束,資產泡沫破裂,日本開始了長達二十年的停滯。

儘管日本經濟長期表現低迷,但美國繼續向日本施壓,要求維持日圓被高估的匯價。1990年代和21世紀第一個十年,我一再詢問日本財務省高官,為何允許日圓不斷實質升值,因此拖累出口成長。答案永遠是一樣的:日本怕因為日圓貶值而遭到美國的貿易報復。

直到2012年日本銀行(央行)在「安倍經濟學」開始後採取量化寬鬆,日圓的實質升值趨勢才略為扭轉。不難想像,一些美國產業遊說集團正在抱怨日本操縱匯率,儘管2012年以來日圓只是略微貶值,之前還經歷了足以扼殺成長的升值。

如今,中國面臨所有事情重演的風險。中國2005年前後的出口繁榮,讓美國官員威脅要對中國實施貿易報復,除非中國當局採取措施限制出口、讓人民幣升值,並轉型為「消費導向成長」。這和過去向日本傳遞的訊息如出一轍。美國對人民幣升值的堅持,在2008年金融危機後更加緊迫。

到目前為止的結果可見於圖3。圖3是人民幣經常項目開始可兌換(1996年)至今的實質匯率。人民幣自2007年開始急劇升值。和日本一樣,這個升值點燃了足以威脅穩定的資本流入潮,因為人們認為人民幣就像之前的日圓,只會升值不會貶值。

圖3:人民幣實質匯率(2007=100)

資料來源來源: Darvas (2015), Bruegel

資料來源來源: Darvas (2015), Bruegel

和日本一樣,貨幣升值伴隨著金融泡沫。但是,如圖4所示,實質升值導致中國年出口成長快速崩潰,從15%以上(經三年時間區間平滑)下降到10%以下,現在又出現了金融崩潰。

圖4:中國年化出口成長率(3年移動平均值)

資料來源:IMF,算法為(X/Xt-3)^(1/3) – 1,其中X為中國商品出口指數

資料來源:IMF,算法為(X/Xt-3)^(1/3) – 1,其中X為中國商品出口指數

從2007年到2014年,人民幣實質貿易加權匯率升值了32%;到2015年5月(該指數最新月度數據),總升值幅度達到了40%。這部分反映了人民幣對美元的升值,也包括因為美元對歐元、日圓、韓元和其他貨幣的升值而對這些貨幣的有效升值。

儘管8月份人民幣對飆升的美元出現了3%的微小名目貶值,但它仍被大幅高估。人民幣實質升值應該與日圓和韓元最近的變動相比。 2015年5月,日圓實質匯率較2007年1月升值了約7%,韓元升值了約3%,因此,與亞洲競爭對手相比,中國出口商面臨的成本壓力更重了。

如果中國要提振減弱中的經濟成長、避免落入長期「日本陷阱」,人民幣似乎必須進一步貶值。很重要的一點是要注意到,中國出口成長中有很多不是對美國和歐洲出口,而是對非洲和亞洲出口,特別是基礎設施設備和其他機械的出口。儘管如此,來自美國和歐洲的政治壓力,例如對貨幣操縱、不公平貿易行為以及中國國內對於人民幣「地位」的錯誤觀念的指控,可能導致中國抗拒任何有意義的匯率調整。

人民幣貶值3%後一個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說:「從國內外經濟金融局勢看,人民幣不存在長期貶值的基礎。」最近幾週,中國人民銀行持續透過過拋售外匯捍衛人民幣匯價。

今年稍早,《經濟學人》雜誌說出了傳統西方思維:不要讓人民幣貶值的原因有四:貶值可能導致亞洲貨幣戰爭;中國公司存在大量美元計價債務;貶值可能導致美國重新指控中國操縱匯率;貶值可能讓中國在促使人民幣成為國際儲備貨幣的道路上遇到挫折。

正是這些判斷錯誤的理由,導致日本經歷了整整一個世代毫無必要的低成長。如今中國可能重蹈覆轍。

作者Jeffrey D. Sachs現任哥倫比亞大學地球研究所所長,並擔任聯合國千禧年發展計畫特別顧問,著作包括《終結貧窮》、《永續發展新紀元》等。

本文獲Project Syndicate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林佳賢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敘利亞僵局源於西方國家不作為,與一系列的戰略錯誤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