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關鍵全球視野

經濟困境不是因為消費不足,而是沒投資在這幾個地方⋯⋯

2016/02/03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hoto Credit: Kate Ter Haar @ Flickr CC By 2.0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短視的宏觀經濟學家說,世界消費不足;事實上,世界是投資不足。

文:Jeffrey Sachs(哥倫比亞大學可持續發展教授、衛生政策和管理教授、地球研究所主任;聯合國秘書長千年發展目標特別顧問)

2016年伊始,世界經濟正在經歷動盪。股市崩盤;新興經濟體疲於應付大宗商品價格暴跌;難民流入進一步動搖著歐洲;中國的增長因為資本流逆轉和貨幣高估而顯著放緩;美國則陷入了政治癱瘓。一些央行行長竭盡全力讓世界經濟保持增長。

要擺脫這一困境,需要遵循四個原則。首先,全球經濟進步取決於全球儲蓄和投資高企。其次,儲蓄和投資流應該從全球而不是國家角度去看待。第三,充分就業取決於與高儲蓄率匹配的高投資率。第四,企業部門的高私人投資取決於基礎社會和人力資本方面的高公共投資。讓我們逐一分析。

首先,我們的全球目標應該是經濟進步,這意味著全世界都獲得更好的生活條件。事實上,這一目標已經在2015年9月寫入了獲得聯合國所有193個成員一致同意的可持續發展目標。進步取決於全球高投資率:構建技能、技術和實體資本存量提高生活水平。經濟發展和日常生活一樣,沒有免費的午餐:不提高在​​知識、技能、機械和可持續基礎設施方面的投資率,生產率就會下降(主要是因為折舊),降低生活水平。

高投資率反過來取決於高儲蓄率。一項著名的心理學實驗發現,能抵擋住不馬上吃掉棉花糖的誘惑,進而在未來獲得兩個棉花糖的小孩,他們長大成人後成功的可能性比經不住誘惑的小孩更大。類似地,推遲即刻消費為未來儲蓄和投資的社會,將獲得更高的未來收入和更大的退休保障。(當美國經濟學家建議中國刺激消費、削減儲蓄時,他們其實是在傳播美國文化的壞習慣,美國人為美國的未來儲蓄和投資得實在太少了。)

其次,儲蓄和投資流是全球性的。中國這樣的國家,它的高儲蓄率超過了本地投資需要,可以支持儲蓄較少的世界其他地區的投資,特別是低收入的非洲和亞洲地區。中國的人口正在快速高齡化,中國家庭也在為退休而儲蓄。中國人知道,他們的家庭金融資產才是財務安全的主要來源,而不是數量眾多的孩子和政府社會保障。另一方面,低收入非洲和亞洲地區缺少資本而很年輕。他們可以從中國的高儲蓄中藉錢大量快速地構建教育、技能和基礎設施,支持自身的未來經濟繁榮。

第三,全球高儲蓄率不會自動轉變為高投資率;除非得到適當引導,否則高儲蓄率可能導致支出不足和失業。存入銀行和其他金融中介(如退休基金和保險資金)的錢可以用於生產性活動,也可以用於短期投機(如消費貸款和房地產)。摩根等大銀行家創造了鐵路和鋼鐵這樣的產業。反之,今天的資金管理人效仿的榜樣卻是賭徒甚至詐騙犯(如查爾斯龐茲)。

第四,如今,具有高社會回報的投資—如低碳能源、城市智能電網和資訊醫療系統—取決於政府與民間合作,其中公共投資和公共政策有助於刺激私人投資。這早已不是什麼新鮮事:鐵路網、航空、汽車、半導體、衛星、GPS、水力裂解技術、核電、基因組還有網路,都是拜公私合作所賜(通常但不總是從軍用項目起步) 。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當今的全球問題是世界金融中介沒有合理地引導長期儲蓄進入長期投資。大部分政府(美國就是顯例)在長期教育、技能培訓和基礎設施方面長期投資不足,這一事實進一步加劇了這一問題。私人投資不足主要是因為與之互補的公共投資不足。短視的宏觀經濟學家說,世界消費不足;事實上,世界是投資不足。

結果是全球需求不足(全球投資達不到充分就業水平下的全球儲蓄)和短期資本流波動頻繁(為了給消費和房地產融資)。這些短期資本流常常發生規模和方向的突然逆轉。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之前,流向亞洲的資本流突然中斷;而在2008年9月雷曼兄弟倒閉後,全球短期借貸突然乾涸,導致了大衰退(Great Recession)。如今,中國正面臨同樣的問題,資本流入突然之間轉變為資本流出。

給中國的主流宏觀經濟學建議—刺激國內消費和高估人民幣以降低出口—便是失敗的棉花糖測試。這一建議鼓勵人口迅速老齡化的中國社會和能讓中國的高儲蓄和工業產能大顯身手的世界過度消費、投資不足、提高失業率。

正確的政策是將中國的高儲蓄引向增加低收入非洲和亞洲地區的基礎設施和技能投資。中國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及其在全地區構建現代交通和通訊聯繫的「一帶一路」計劃才是方向正確的舉措。這些項目將讓中國工廠保持開足馬力,為當今低收入國家的高速增長生產所需要的投資品。人民幣也應該允許貶值,以使中國對非洲和亞洲的資本品出口更加便宜。

更一般地說,政府應該擴大國家和多邊開發銀行(包括亞洲、非洲、美洲和伊斯蘭國家的地區開發銀行),引導來自退休基金、保險資金和商業銀行的長期儲蓄,進入二十一世紀產業和基礎設施的長期公共和私人投資。中央銀行和對沖基金無法營造長期經濟增長和金融穩定。唯有長期投資(包括公共和私人投資)能夠讓世界經濟擺脫目前的動盪和低增長。

本文經Project Syndicate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為何美國聯準會的「量化寬鬆」政策比歐洲央行成功那麼多?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