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關鍵全球視野

到底應該支持或是反對TPP?經濟學家也說服不了彼此

2016/02/20 , 評論
Project Syndicate
Photo Credit: 陳彥霖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duces and delivers original, high-quality commentaries to a global audience. Featuring exclusive contributions by prominent political leaders, policymakers, scholars, business leaders, and civic activ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e provide news media and their readers cutting-edge analysis and insight, regardless of ability to pay. Our membership now includes nearly 500 media outlets – more than half of which receive our commentaries for free or at subsidized rates – in more than 150 countri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說到底,雙方的模型都沒有拿出足夠可靠的數字證明應該支持還是反對TPP。我們可以帶著一定確定性做出的唯一結論是:TPP將產生贏家和輸家。

文:Dani Rodrik(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國際政治經濟學教授,著有《經濟規則》)

幾十年來,自由貿易支持派和反對派爭論不斷,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TPP)是這一爭論的最新戰場。TPP由12個國家組成,它們加起來佔了三分之一以上的全球GDP和四分之一的世界貿易。

和往常一樣,該協議的支持者拿出量化模型,讓這一協議看上去應該獲得無腦支持。他們最喜歡用的模型預測,15年後真實收入將上升0.5%(美國)到8%(越南)不等。此外,該模型——由分別來自布蘭迪斯大學(Brandeis University)和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彼特里(Peter Petri)和普盧默(Michael Plummer)提出,基於他們和其他學者的眾多類似框架——預測,受影響行業的就業損失相對較小。

TPP的反對者提出了一個針鋒相對的模型,做出了截然不同的預測。該模型由塔夫茨大學(Tufts University)的卡帕爾多(Jeronim Capaldo)和聯合國貿易與發展會議的伊祖里耶塔(Alex Izurieta)以及前聯合國助理秘書長桑德拉姆(Jomo Kwame Sundaram)提出,預測TPP成員國都將出現薪資下降和失業率上升,兩大關鍵國家美國和日本的收入也會下降。

這些模型對於貿易的影響沒有分歧。事實上,卡帕爾多和他的合作者將彼特里-普盧默研究的一個早期版本的貿易預測作為出發點,區別主要來自關於經濟體如何應對自由化所帶來的貿易量變化的不同假設。

彼特里和普盧默假設勞動力市場具有充分彈性,經濟中受到負面影響的部分的就業損失必然會被其他部分的就業增長所抵消。失業從一開始就被排除——這一該模型的內生結果常常被TPP支持者所迴避。

發布支持TPP研究的彼得森國際經濟學研究所在其簡報語焉不詳地指出:「該協議將增加美國的薪資,但未必能改變美國的就業水平⋯⋯」這一薪資影響是該研究的一個結論,而就業「預測」也許在向電腦輸入任何數據之前就已經決定了。

卡帕爾多及其合作者提出了一個截然不同的展望:勞動力市場的逐底競爭,薪資和政府支出的下降將一直遏制總需求和就業。不幸的是,他們的文章在解釋模型如何起作用方面寫得很差,而他們的仿真計算細節也有些拙劣。

彼特里-普盧默模型完全來自幾十年的貿易學術建模,嚴格區分微觀經濟效應(決定不同部門間的資源配置)和宏觀經濟效應(與需求和就業的總體水平有關)。根據這一傳統,貿易自由化是一個微觀經濟學「衝擊」,影響就業的成分而不影響其總體水平。

經濟學家總是用這些方法分析貿易協議,因此與彼特里-普盧默模型更加相投。相反,卡帕爾多的框架缺少部門和國家細節,其行為假設非常模糊;其極端凱因斯主義假設也與其中期視角不太「搭調」。

麻煩在於真實世界並不非常配合貿易經濟學家的假設。貿易協議的批評者們提出了數不勝數的掌故來說明進口對受影響社區的工資和就業的消極效應。三名經濟學者——MIT的奧拓爾(David Autor)、蘇黎世大學的多恩(David Dorn)和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的漢森(Gordon Hanson)的最新實證工作表明批評者在某一(然後是某些)方面頗為中肯。

奧拓爾、多恩和漢森指出,中國出口擴張給美國造成了「巨大的調整成本和分配後果」。在產業因為中國進口品的競爭而遭受重創的地區,十多年裡薪資一直保持低迷,失業率很高。這些產業的就業下降是意料中事,意料之外的是其他產業並沒有出現補償性就業增長。

長期以來,貿易協議支持者堅持認為,發達經濟體的去工業化和低技能就業崗位損失與國際貿易關係不大;這些現象是新技術的產物。在當前的TPP爭論中,許多地位顯耀的支持者仍持有這一觀點。從新實證發現看,如此忽視貿易的立場是站不住腳的。(彼特里-普盧默模型確實表明TPP將加速就業崗位從製造業向服務業的轉移,而該協議的支持者並未宣揚這一結果。)

經濟學家沒有充分理解為何貿易擴張給薪資和就業帶來如此負面的後果。他們尚未提出好框架替代貿易支持者所使用的框架,但我們不能裝作我們所鍾愛的標準模型與現實沒有發生嚴重抵觸。考慮現有模型所強調的所有可能性,而不是將所有關注都集中到一點,這樣會好得多。

不確定性並不只限於宏觀經濟互動。彼特里-普盧默研究預測TPP的大部分經濟效益將來自非關稅壁壘的降低(如對進口服務的監管壁壘)和貿易投資障礙的消除。但對這些影響的建模比降低壁壘難不止一個量級。建模所需要的假設不標準,需要做許多自由發揮的捷徑處理。

說到底,雙方的模型都沒有拿出足夠可靠的數字證明應該支持還是反對TPP。我們可以帶著一定確定性做出的唯一結論是:TPP將產生贏家和輸家。也許該協議將刺激太平洋地區的投資和知識流,給世界經濟帶來急需的提振。也許不能。但如果你認為這一貿易協議和以往的貿易協議一樣,將帶來不對稱的好處,那麼你有充分的理由表示擔心。

本文經Project Syndicate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恐怖主義五大真相:每年死於邊開車邊發短訊的美國人,是死於恐怖攻擊的數百倍之多

關鍵全球視野:

關鍵評論網和全球頂尖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取得內容授權,每月將刊登4-8篇關於全球視野的獨家中文評論文章。Project Syndicate旗下有超過600位供稿者,其中包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頂尖大學教授、學者、國家外交官、公民活動領袖等等。對於關心全球議題脈動讀者的是每個月不可獲缺的精神食糧。

看完整特別報導